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2005年第四站冠军揭晓等



2005年第四站冠军揭晓

经过本刊读者E-mail、传真及电话、信函投票,《当代》文学拉力赛2005年第四站冠军评选结果:
长篇小说《像天一样高》荣获2005年第四站“《当代》最佳”称号。

“《当代》文学拉力赛”2005年第四站读者来信选登

刘伟刚
推荐:《像天一样高》。
读《像天一样高》不知怎么就会想到宁肯的《蒙面之城》。宁肯把目光选择在西藏,姚鄂梅则把目光选择在新疆。为什么他(她)们都把目光投向广漠、荒凉的西部,而不是熙攘、繁华的东部呢?姚的副标题是把此篇献给80年代,那姚心中的80年代又是什么呢?成长于80年代的我执拗、任性、向往自由,总觉得像笼中的小鸟,希望拥有自己的天空,有着一股撞倒南墙的劲头。梦醒了,人还在。《像天一样高》勾起了旧日的许多梦,自由、爱情、美好的事业……感觉真好!不是说忘记过去就意味背叛吗!毕竟读《蒙面之城》是2001年的事了,一年一个大变化呀,时代发展太快了!提点意见吧!本书限于篇幅,从情节、广度、思想深度来看我个人觉得没有《蒙面之城》读着过瘾。

屠志荣
读完第四期《当代》,没能像以往那样总有一两部作品会在我脑子里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面对这期《当代》权衡了许久,我才决定给姚鄂梅的长篇小说《像天一样高》投上一票。因在读这部小说时,我想到了俄国文学大师车尔尼雪夫斯基的《怎么办》。《怎么办》中的理想社会,因现实的冲击破灭了。《像天一样高》同样也没逃出破灭的厄运,只不过结局比《怎么办》好点。
作品中康赛的质变和小西的坚强的基础能厚实点更好。

王玉麟
《当代》第四期除姚鄂梅的长篇较为逊色外,其余的中短篇小说均具有引人入胜的魅力。酷暑时节,读这样的佳作,确是很好的享受。这几篇精品虽风格各异,但水准大致相当,难分伯仲。若一定评出冠军,我将自己的一票投给张庆国的中篇《子弹》。关心低层人们的生存状况的作品永远是有生命力的。确如编者所提示的,作家的生活功底在于“把看似荒谬的命运写得合情合理”,并令人掩卷沉思。

吴斌通
发誓以后再不读《当代》了,但还是割不断与《当代》这份情份。我不是说《当代》不好看,我可以说很痴迷《当代》。我想问如果一个青年不读《当代》,能在哪一本书上看到真实丰富的历史知识?我发现我这些年所读的《当代》,很少真有一种心平气和的作品,很少给我安静和黑夜的宁静。我真的非常害怕,我会不会变得激动亢奋,精神错乱?或许我说严重了。但这种情绪一定是明显的。
昨夜,我读了姚鄂梅的《像天一样高》。读着就想起了我第一次读《当代》的第一篇小说——张炜的《能不忆蜀葵》。不过《像天一样高》的语言一直散发着一种暧昧调情的调子,让我很不喜欢,但我还是忍受着读完,因为故事中有一个康赛的人物,纯真美好正直。
我真的想读一些宁静的东西,虽然我才是一个年少的人。

陈玲
我推荐的冠军是谈歌的《武松不是情种》。
本期作品一路读下来,心里累积起如山的沉闷和压抑,直到在《武松不是情种》的文字中读出亮色来。文章从捕头“应该算是刑警队长”,可是看《水浒》“武松应该属于代理公安局长”,于是后来干脆直呼“武松是现任公安部局长”的层层递进,到理论武松在征方腊时丢的那支胳膊曾“被他嫂子潘金莲摸过”,无不透澈着逻辑的精彩和精彩的逻辑。读者爱武松和作家爱武松果然大不相同。

穆雷
对于第四期杂志,我比较喜欢韩少功的《报告政府》,看了感觉震撼,也很辛酸。以前也读过不少监狱生活的描写,但韩少功的描写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无论是对犯人的残忍,还是对管教的形象,都描写得有血有肉。每一行都有自己的酸甜苦辣,不为外人所知,也很难为外行所理解。警察也不都象影视作品所描写的那样风光,他们也有自己的苦恼,包括对家人对子女的歉意。
另一个建议:建议编辑审稿时不仅仅看作品的构思立意,也要看语言表达是否规范,不要单纯追求“时髦”、“流行”。我自己从二十多年前就开始坚持阅读十月》、《当代》、《译林》等杂志,印象中十多年前的许多作品语言非常优美,而现在的作品已经很少见此类语言优美的作品了。

苑志强
第四期我推荐《日本遗孤》和《像天一样高》。
本期的《日本遗孤》、《像天一样高》是两部让人感动的作品。《日本遗孤》在抗战文学题材的拓展上值得称赞。表现战争环境下人性的善恶、道德的优劣、民族的大义似乎比直接描述战争的作品更具力度和震撼。中国太缺少《辛德勒名单》那样感动世界的文艺作品。关于那场战争还有哪些鲜为人知的轶事、史实需要文学添补表现的空白?《日本遗孤》题材的新颖性是它的成功之处。但记事成份过多,文学表现力不足也是它的缺憾所在。读《像天一样高》我并不把它单纯看成一部青春浪漫主义作品,它表现的也是一个亘古的文学命题,那就是文学理想和精神追求的实现将会让人付出怎样的代价?物质和精神、艺术和世俗是不是两个对立的矛盾体?康赛和小西的命运不仅仅是80年代人才具有的,一个被现实扼杀理想,一个依旧浪迹天涯,在悲剧性的结尾背后,充满现实人生和艺术本质的悖论。大段的心理叙述、琐事描写冲淡了对环境的表现。既然选择新疆这个地域神奇的地方,选择陶乐这个具有世外桃园品质的处所,为什么对那里的景色、风物不给予适当的更多的笔墨?情景交融下的意境营造不应忽视。
分享:
 
摘自:当代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