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春节记事


□ 齐明达

忘了一年的一件事

回老家过年之前,总好像忘了件什么事儿似的。究竟哪一件呢?想了若干个回合,也未想出个头绪,想不起来,偏偏又禁不住往下钻牛角尖儿。于是,心里边仿佛塞了团啥东西,堵攘攘地不舒服。最后,不得已采取迂回策略,求助于妻子:想想,咱们回家是不是落了啥事没办?!妻子听了先是发愣,继而反诘:你是说我准备得不够,舍不得为老人花钱?还是?紧接着,分门别类,如数家珍,从头到尾叨咕了一番次日要带往老家、孝敬父母的“年货”,吃的、穿的、用的……我慌忙打断,反复解释绝无这方面的意思,并且态度诚肯地表白,东西准备得足够了,考虑得也极尽周全了。一时间,妻子被我弄笑了,我反被妻子也被自己给搞糊涂了。
我最终不得不直接说出,是感觉上恍惚落了宗事,又说,估摸不是啥大不了的事,若是大事咋会忘那!消除了误会与疑虑的妻子立马点拨我,给老家打个电话问问,不就清楚了吗?
这一点,我原本也想到、想过了。但仔细思忖,问了也等于白问,不如不问的好。因为,平素当着母亲的面,抑或通过电话,询问家里缺啥吧,有啥需要我们办的,母亲的回答,几乎千篇一律,我们又不年老八十,手脚利利索索的,啥都不缺。如果这个时候,再打电话问她,她一定会等不及似的,催促我们:就差你们回来了。
我知道,为了过年,为了一年一度与自己的儿女们、孙男孙女们为数不多的一次短暂团聚,老家那边,母亲、父亲进了腊月门开始忙活,现在,一切早已准备停当,只等、只需我们带着一张会吃的嘴回去,就行了。
这天晚上,往老家的电话最终还是打了,且通了。这头拨电话的妻子,委婉地试探母亲:妈,我记性真的不好,你交代了一宗啥事来着?咋让我们就给忘了呢……只听那头接电话的母亲,口气略带惊疑,忙不迭地回了一句:没,没有啊!哪能、哪能呢……末了,仿佛猜着了妻子的用意与事情的原委,扑哧笑了一声,如我所意料地叮嘱妻子,明个儿都腊月二十九了,你们别下午回上午回吧!
妻子与母亲通话虽然无果,我心里却由此踏实了不少。看来,也许是我的潜意识出了点问题,多想了,想多了。我这样安慰与解脱着自己,可躺在床上,似睡非睡之中,脑子仍然过筛子一般,罗列着一件一件的事,又在一件一件地予以排除。
第二天早晨,宝贝女儿甜甜地喊我,差遣我替她从网上下载一份央视晚会的节目单,回老家拿着。
我听了不但愉快地应允,而且眼睛与心里抖地一亮、一颤。女儿经意又不经意的话,如汤沃雪,帮助我轻易想起了我冥思苦想了近一天的一桩事儿。我冥思苦想了近一天的事儿,不仅存在,恰恰跟电视有关。
老家收看电视,使用俗称“大锅”的卫星地面设施,接收信号,不用“大锅”,只能勉强收到一套本省的电视节目。去年正赶上年三十,“大锅”坏了,偏偏本省的那个频道,破天荒不转播央视春节晚会。几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为此不停嘟嘟囔嚷,毫无掩饰地流露出失望的情绪,甚至公开发泄不满,我们尽管没吭声,心里别扭别扭,也空落落地不痛快。母亲见此情形,像做错了天大的事情,一而再地唉声叹气,一会儿埋怨父亲,一会儿又检讨自己,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团团圆圆的时刻,因为“大锅”与电视,搞得一家人郁郁不欢,母亲心目中盼望与等待了已久的祥和与喜庆,被冲淡了一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