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别样戏剧的可能


□ 韩 博

  作为连续两届上海市大学生话剧节(强烈建议下一届应该正名作“戏剧节”,以容纳更多创造力、可能性与戏剧实验方向)评委,感触良多。一方面,如今驰骋于大学校园舞台的青年才俊们眼界之宽、心胸之大、领悟力之高委实令人钦佩,他们的作品选题折射着滋润他们的那些精神养分的构成:国际化的主流高雅艺术(《剧院魅影》)、中国传统民间文化与当下流行文化(鬼故事)、边缘群体亚文化(同性恋)、理性与非理性之辩(科学与人性之争),如此等等,的确呈现出一种心怀天下、纵贯古今的气度与格局;然而,另一方面,第三届大话节入围作品中,真正振聋发聩者实属凤毛麟角,尽管多数作品力图指向某一值得探讨的社会问题或文化倾向,但是,探讨能力的力不从心却只能将这些指向呈现为芜杂的罗列的信息——我们身处这一时代早已凭借各种媒体(大众传播媒体仅为其中一小部分)大量复制话题消费品、人云亦云的文化商品。如此一来,造就一种印象:今日青年才俊关注的问题浩如烟海,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对这些问题的独立的、深入的思考却是缺席的。
  当然,上述印象实为笔者苛求。大学生似乎不必承担如此责任,因为专业文艺工作者亦未必承担或能够承担如此责任,尤其是创作出与今日时代真正相称之作品。大话节决赛期间,笔者忙里偷闲,观赏了一部日本舞踏作品——著名舞者田中泯于下河迷仓的即兴演出。毫无疑问,如果现在是20世纪60年代,这一作品振聋发聩,然而,在今天,若不去考察作品背后的生活与艺术同一的故事以及创作者衰竭体力再登台演出的方法,单就作品效果而言,实属稀松平常。这一观感令我困惑——也许剧场实验已馈赠与我等过多可能,即便是倾尽毕生之力之作亦略显贫乏?也许资本或反对资本的机制皆注定艺术家螺狮壳里做道场的平庸?也许,也许艺术家或我等皆尚未掌握跳脱此刻但仍关注此刻的不二法门,乃至导致与21世纪当下现实相称之作品迟迟未能诞生?
  笔者杞人忧天。但如此一来,反倒更看出大学生沉浸于戏剧生活的意义。这是一群指东打西、指南打北、顾左右而言他的无所事事的份子。他们中间,绝少有人会在毕业之后真的走上职业化戏剧之路,不大会成为真正依靠舞台养家糊口、娶妻生子的心不在焉的演员或导演。所以,他们对于戏剧反倒更有一颗懵懂的真心。而且,演出条件的局促,没有钱,没有宏大的布景与高科技的道具,反倒逼迫他们将脑海中无限的想象力换作贫困戏剧或蒙太奇。他们尽可海阔天空,因为除了尽情游戏,他们不必承担任何旁的责任,戏演得不好也无所谓(像模像样、因循守旧地搬演一出《雷雨》或《图兰朵》才显得无聊),重要的是团结起大家尽情游戏。在这游戏中,肆意想象以及将这想象付诸虚拟或实践的能力才是真正指向未来生命道路的最重要的事。“诗是一生的事。”这里说的诗,不是诗篇,甚至不是戏剧,而是心无旁骛地挖掘生命能量的可能。戏剧只是手段,观察、思考、表达才是关键,貌似简单的行为,却集中着他们最大可能的能量,帮助他们由冷却的液体变成火热的气体,由浊及清。戏剧指向集体,却也是最好的自我提炼之物。无论校内或校外,理性原则及其代言者的经济生活早已力图指导一切,然而,作为手段的戏剧,却最有可能帮助他们在哪怕短暂之中跳脱出功利,重拾人之为人那非理性的尊严与魅力。
  平庸几乎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最有可能跳脱出平庸的,正是这象牙塔之内的一群,尽管今日之象牙塔亦不乏塑料或合成橡胶的材料,但只要有一个假设的前提,仍不妨设想他们足以走向别样的人生或戏剧。由是观之,大学生戏剧节仍需一届一届前行,不求同,仅存异,异者天赋异禀,推动历史之动力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2007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