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梦山


□ 阎志方

昨晚的梦似乎映现在火车站的候车大厅,就在对面那堵挂着巨幅电子屏的墙上。他很奇怪,在人群中挤来挤去,不像是去旅行,倒像穿过那座大山脚下的灌木丛。虽然走了很久,那座大山还是不远不近地耸立在他前面,像个巨大的剪影,后面是灰蓝色的天空,只能看见狭窄的边缘。
他背着借来的双肩旅行包,握着两张昨天买的车票,新婚妻子紧跟在后,一个手提着包,一个手拉着他的手。随人群挪向检票口时,他开始犹豫。
与妻子去度蜜月,已计划半年光景。每次他们在结伴回家的路上,就商量要去的地方,要花的钱,要带回的礼物。有时他们的交谈被身边经过的重型卡车打断,他们低头屏气,等到煤尘散去,忽然想去沙漠看看落日。要么拉着钢锭的火车经过他们的面前,他们一边大口呼吸充满焦糊的钢铁味道的空气,一边商量去海南晒晒太阳。说到要紧处时,话语里都带上了颤音,好像他们已踏上令人激动的旅途。
经过这么漫长艰难的讨论,现在后悔结果可想而知,再说他想来想去,也没有不走的理由。起先他希望有人打来电话,告诉他父母病了,或者家里的煤气没关,不管是什么急事都行,直到他把票交到检票员手里,还没死心。不过看看紧跟在后的妻子,他只是苦笑。检票员反复看着他和票,好像上面有他的照片似的。她的帽檐很低,遮住了眼睛,还给他时,嘴角露出隐秘的笑容。他们走出很远,还能感觉到检票员的目光在帽檐下跟随他。
登上火车,倒成了妻子拉着他去找座位,好不容易找到,妻子却拦住不让他坐,从包里掏出一块蓝色条纹的抹布,仔细擦过座位和桌子,才并排坐下。车厢里人来人往,分不清是要走的还是来送的,各自整理着行李,握手,拥抱,话别,哭泣。站台上还有很多人向里张望,踮着脚尖,伸长脖子。他有种可笑的感觉,他们假装找人,其实在偷偷窥视他们。
对面坐了两个小伙子,一个留着长发,披散到肩上,微微有点卷曲,另一个瘦得只剩下骨头架子,支撑着宽大的夹克,他们面对面谈着什么。靠窗坐的长头发,不时回头看看外面,顺便不易觉察地扫他们一眼。
“送的人比走的人都多,真奇怪呀。”妻子说。
“幸亏没人送咱们,要不站台都挤不下。”他说。
妻子笑了,他们从没离开过家乡,这趟旅行,她盼了许多年。正是风尘仆仆的季节,虽然看来看去只有人,却有熟悉的焦炉煤气味随风飘进车厢,格外亲切。火车长鸣盖过了人们的喧哗,猛地倒退一下,开动了,原来送行的人没有走的人多。
“还是走的人多。”妻子说。
“这么多人也不知道去哪,”他靠近妻子的耳朵,“要是跟咱们去度蜜月就糟了,咱们还得买票呢。”妻子脸绯红,使劲捶他的胸口。对面的两个人也忘了谈话,半张着嘴看他们。
火车出站不久,便离开城门,烟尘逐渐变淡了。
总算离开郊区,火车驶进黄昏里的平原。零星点缀着几棵树,还没长出叶子,枯干细瘦。再远处一条白亮的液体延伸到天际,也许是一条叫河的东西。过了许久,外面仍是那幅广阔的画面,如果不是车轮的声音,他还以为火车已经停在这里。回去和停下正是他期望的吧,他试图猜想可能发生的一切,但除了大山以及无法中断的旅行,他什么也想不起来。为什么呢,他忽然有些伤感,眼睛也模糊起来。这是怎么了,他搂住妻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