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扬州徽商与清代朴学述略


□ 方盛良

内容提要本文钩稽清代扬州徽商藏书、刻书之史实,并从文献准备、著名学者和徽商的学术研究以及对“扬州学派”的影响等方面,探讨了扬州徽商藏书、刻书与清代朴学的关系。这不仅能够深化我们对一个时代学术风气形成的诸多因素的理解,也可视为对当下徽商研究多局限于经济和历史领域的一项突破。
关键词 扬州徽商 藏书刻书 清代朴学

有清一代,以名物训诂、考实求真之法致力于古籍整理、经史研究,蔚成风气,形成中国学术发展史上的清代朴学①。同时期的扬州徽商倾力藏书、刻书,适应并呼应着这一风气,展现出这一群体于物质利益追求之外的精神境界。

1
明代末年,士林学风空疏,士子多束书不观,流弊无穷。有些读书人甚至随意改窜古书,致使古籍文献面目全非②。针对这一恶劣局面,以顾炎武为代表的一批学人,在明清之际提出经世致用和博学于文的思想,倡导并实践细密考订的治学方法,开清代朴学之先河。另一方面,清王朝在完成对中原的武力征服后,为寻求思想上的绝对控制,大兴古籍整理之风,使当时的文人学士毕生埋头于故纸旧典。朴学风气大开,学界对古籍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倚重和需求,这直接导致并促使了清代江浙地区藏书刻书的兴盛。袁同礼《清代私家藏书概略》有云:“有清一代藏书,几为江浙独占,考证之学盛于江南,盖以此也。”③扬州作为江浙乃至整个东南地区的经济、文化和交通重镇,其藏书、刻书更是首屈一指,具有雄厚经济实力和崇儒情怀的徽商在其中充当了重要角色。
就刻书而言,徽商曾资助官方雕刻《全唐诗》、《钦定佩文斋咏物诗选》、《御选历代诗余》、《佩文斋书画谱》、《御选宋金元明四朝诗》、《渊鉴类函》、《佩文韵府》、《钦定全金诗》等。此外,徽商又多私家刻书,所刻遍及经史子集。祁门籍盐商马曰琯、马曰璐昆仲刻书在徽商中更是独领风骚,其雕刻因精审而被誉为“马版”④。如《宋本韩柳二先生年谱》、《干禄字书》、《五经文字》、《九经字样》、《班马字类》、《困学纪闻》、《说文解字》、《玉篇》、《广韵》、《字鉴》、《宋诗纪事》等,不一而足。清代朱彝尊所著《经义考》,论述先秦至明代的经学著作及其师承传接,可资经学研究者稽考其中事实和诸家学说的异同,文献价值极高,其后半部也全凭马氏资助得以付梓传世。
与刻书比较,徽商藏书也毫不逊色,其时,扬州规模较大的藏书家多属徽商,如,程晋芳,号鱼门,歙县人,治盐于淮。《清稗类钞·义侠类》言:“时两淮殷富,程氏尤豪侈,多蓄声伎狗马。鱼门独愔愔好学,服行儒业,罄其资以购书,庋阁之富,至五六万卷,论一时藏书者莫不首屈一指。”⑤郑侠如之“丛桂堂”,藏书极富,黄宗羲晚年好聚书,搜抄稀有书籍,于鄞县范氏天一阁之外,多从郑氏“丛桂堂”借抄。江春的“随月读书楼”、江昉“紫玲珑山馆”也都藏有秘籍。但若论规模和影响,当首推马曰琯、马曰璐兄弟的“小玲珑山馆”所藏。这可从当时的藏书家言和地方志中得到说明,藏书家吴翌凤曰:“乾隆初,扬州殷富……秋玉(曰琯)尤富藏书,有稀见者,不惜千金购之。玲珑山馆中四部略备,与天一阁、传是楼相埒。”⑥《甘泉县续志》曰:“(马氏兄弟)酷嗜古书,海内奇文秘简,不惜重价购求,所藏书画碑版,甲于江南北。”⑦扬州徽商为藏书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全祖望曾在《丛书楼记》中细数自己亲历马氏执著于藏书之实:“小玲珑山馆,园亭明瑟,而岿然高出者,丛书楼也,迸叠十万余卷。予南北往还,道岀此间,苟有宿留,未尝不借其书。而嶰谷(曰琯)相见,寒暄之外,必问近来得未见之书几何,其有闻而未得者几何,随予所答,辄记其目,或借钞,或转购,穷年兀兀,不以为疲。”⑧六年后,全氏复为马氏编订的《丛书楼书目》作序,赞叹自明中叶以来,马氏兄弟储书之富在扬州已堪称第一⑨。可惜,《丛书楼书目》已经失传,经史子集的具体分布难以一一指认。但我们仍可通过对《四库全书总目》中收录的“两淮马裕家藏本”书目及存目的统计,来略窥马氏藏书之一隅。马裕即马曰璐之子、马曰琯养子。四库共收录马裕献书中的372种,其中经部56种、史部121种、子部43种、集部152种。这足见马氏藏书的规模和价值,而其时马氏兄弟已相继谢世,藏书也多有散失⑩。程晋芳的藏书也有名于时,《四库全书总目》中收录的“编修程晋芳家藏本”书目及存目共182种,其中经部11种、史部50种、子部88种、集部33种。
以上将徽商藏书和刻书分开复述,实际上二者互为一体,精善本的收藏通过雕刻得以流通,新刻的书籍又不断丰富着收藏。举凡经学、史学以及目录、校勘、版本、音韵、训诂等各门专学皆与朴学密切相关,扬州徽商这一文化行为的动因在相当程度上归于清代朴学的兴起。

2
浸润朴学气息的徽商藏书、刻书业,为清代朴学的发扬光大提供了有力的支撑。陈登原所言“吾人敢为一言,即吾人欲明清学之盛者,虽知其由多端,要不能与藏书之盛莫无相关”,完全可视为对扬州徽商藏书、刻书与清代朴学关系的一个总结。马氏、程氏凭借私家藏刻为清纂修《四库全书》提供了经史子集之大量精善本,这是对清代朴学的重大贡献。具体而论,马氏“小玲珑山馆”馆藏为当时学人的学术研究提供了宝贵的文献,《四库全书总目》对马氏所藏诸种珍贵典籍屡有称赞。下引史部、子部各一例:一为史部之《金石录》三十卷,系宋著名金石学家赵明诚所撰,赵以所藏三代彝器及汉唐以来石刻,仿欧阳修《集古录》例编排成帙,成就极高,但该书在锓板传抄过程中,多有讹误,虽经李清照、洪迈、焦竑、顾炎武等大家校雠考订,诸种版本仍存差异,四库馆臣以为:“今扬州刻本皆为采录,又于注中以《隶释》、《隶续》诸书增附按语,较为详核。别有范氏天一阁、惠氏红豆山房诸校本,皆稍不及。”可见马氏藏本具有极高的校勘价值。一为子部之《式古堂书画汇考》六十卷,为清卞永誉撰,卞氏精于字画收集鉴赏,王士禛《居易录》云:“卞中丞永誉贻《书画汇考》六十卷,凡诗文题跋悉载,上溯魏、晋,下迄元、明,所收最为详博。”该著书、画各三十卷,先纲后目,先总后分,先本文而后题跋,先本卷题跋而后引据他书,条理秩然,征引特详。诸如此类的珍贵文献在其他旅扬徽商手中也不在少数,它为一代学人的学术研究提供了巨大的便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