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阎华: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克勒门”的三位主创中,担任主持人的阎华是年纪最轻的,却自称最为“保守”。每期为了台上的几分钟呈现,台下都要做大量选题策划、采访沟通和资料查找,这个过程令她十分享受,因为在老人、旧司中,找到了一种打破、寻觅、沉淀、重新绽放的心心相印。

  阎华绝对符合张爱玲说的“出名要趁早”,1993年,15岁的她因在上海首届东亚运动会上出任点火的“东亚圣女”而名声大噪,大学毕业后做起了令人艳羡的新闻主播,却突然选择从大家都认为理所应当的荣光大道上下来,寻找内心的真实。

  2012年,以“克勒门”女主持身份出现的她,比之前在任何镜头前或者大型活动中都更显得游刃有余,气场契合。此时的她,角色已经发生转变:从文化艺术的爱好者、消费者,变成了整合者、传播者。克勒的魅力在于精神

  围绕克勒文化,近年挖掘渐多,有人致力于温故,有人专注于辨析,有人则试图恢复。在为”克勒门”走访过众多老人后,阎华将这个群体的核心魅力归纳为种精神:隐忍而顽强。

  “他们生活的那个年代的上海,号称‘东方巴黎’,可以接触到国际上最新的文化艺术潮流。而老克勒曾是那座国际化大都市里最灿烂、最洋化、最摩登的一群人。他们曾经那样生活,又在接下来的岁月经历那么大的变故。当一切被剥夺,人前的优雅却成为不可夺的尊严。”说起这些老人,阎华的语气中充满敬意,“时过境迁,在他们身上看不出火气与怨恨,磨难淬炼出的乃是平和与包容。”

  若非经历过特殊时代的动荡,克勒很可能与任何历史阶段的‘潮人’无异。正是那样的大起大落和时间沉淀,使得21世纪的今天,克勒得以能被抽离成一种实实在在的精神,而不只是浅层的生活方式。这样的观察点,与阎华一直揪心的另一个问题有关:“今天的上海,在硬件上已经逐步重新接近’东方巴黎’的水准,但人们的精神世界却远不及当年。”相比之下,玩过、灿烂过、失去过、劫后余生的老克勒们,倒比年轻一代包容与开明得多,所以她一再强调:“老克勒点不老!”

  和另两位主创一样,阎华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克勒门”并非怀旧:“老克勒不可复制,也不必复制。我们关心的是这种适应现代文明的精致文化,因其正是上海这座城市的文脉和精华。”令他们痛心的是,上海一直有着中西合璧的老克勒文化和老城厢的里弄市井文化,可当下几乎大多媒体和聚焦都放在市井这一块,以至于上海人和海派的形象都被歪曲了。“我们的群体里有这样最后的老克勒,所以希望用我们的力量把这种精神最起码记录下来,并期待传播与传承,”

  安全感只来自文化本身

  几个人的自娱自乐,在这么短时间里变成这么大场面。面对各种飞来横“福”,阎华也有自己清醒的思路:现在很难找到一群没有任何商业目的、单纯出于对美与文化的信仰而共同做事的人了。“每个人都在义务地贡献着自己的资源,相互间的配合也恰到好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上海艺术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