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刺槐


  ●马 车

  养儿孙守坟墩。父亲冷不丁吐出这么一句。

  俗话说故土难离么,握了一辈子的锄头转身进城,肯定是不习惯的,现在他肯定是想念千里之外的马垅村了——我对父亲那句感叹是这么理解的。我说,再过个把月房子装好了,那时毛毛也放假了.你们一道回老家呗。

  哦。父亲掐熄烟头,问若兰离大寒还有几天。见父亲问日子,我有点不高兴了,就顶了他一句,不是跟你说了么,顶多个把月,最慢最慢也就三十天出头一点点,房子装完,我送你回去.我晓得你放不下家里那几头猪、那几亩地,再说不是还有我娘在家么,急!有什么好急的?

  父亲瞪我一眼,抓抓后脑勺,“唉”地叹口气,他说,克儿,你不晓得你爷坟头长了棵刺槐.来的时候有大拇指那么粗了,我担心呀

  长根刺槐怎么了,长就长了呗,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打断父亲的话。

  你懂得个屁!父亲发火了,颈脖子爬出好几条蚓蚯,青里透着红。父亲大腿拍得啪啪响,你晓不晓得你大哥三秋天咋摔断腿的?你晓不晓得毛毛这段日子为么事老生病?

  我知道父亲老毛病窜上来了,不想惹他生气,语气软下来,应道:难道这些跟那棵刺槐树有关系?天要下雨,人要生病,这是谁拦也拦不住的事!

  父亲说:这先人坟上长刺槐有说头的,刺槐浑身长刺,多痛呀,那就是对后人也是个劫,说了你也不懂,唉!

  既然是那样,你为么事不拔了它呢,还让它长到拇指粗!

  那刺槐是你想拔就能拔的呀?父亲朝我剜了眼,这里头是有说法的,那刺槐非要在大寒那天才能拔,平常拔的话非把你爷伤了不可,要不然我早给拔了。

  若兰翻着台历,插了句,那我跟娘打个电话.告诉她日子让娘去拔吧!

  怎么能让你娘去做那事,不能的,一个女的做那事.咱家大门还能打得开?父亲那巴掌摆着跟面小白旗似的,手袖舞得呼呼响。若兰,那大寒是几号?

  下个礼拜一,还有六天。

  父亲点头.掐手指头。我们知道父亲在想什么,我跟若兰默不作声盯着电视。父亲坐立不安.若有所思地弹打中指头。给你哥打个电话吧.问他工地的事忙得怎么样了,大寒那天叫他回去一趟。父亲在我摁号码的时候又补了一句.告诉你哥,就是天上落刀子,大寒那天也要回去一趟.千万莫误了时辰。我哥在县城某个工地上做事.是个包工头。八月份不知道怎么弄的.一不小心从手脚架上摔下来,把右腿摔断了。事后,据大嫂说,出事头天晚上我哥搓了一宵的麻将,上工地时迷迷糊糊的。由此可见.我哥摔断脚并不是因为我爷坟头长了剌槐。可我父亲认死理,他说坟头长刺,坟前生祸.那是几百年传下来的老理,老理是什么?老理可以预见还没有发生的事,那些事也是板上钉钉的事!

  父亲见我合上手机的翻盖,把他嘱咐的话原原本本讲出来,他才心神安定,拧紧茶杯回房睡觉去了。若兰趁父亲离开,白了我一眼,埋怨我给哥添乱,老人迷信就算了,你跟着起什么哄呀。我知道若兰的意思。可要是不打电话,父亲这几天怕要睡不好吃不香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