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为东电撑腰


  日本核危机应对折射出纠结的日本战后政体

  口游岚清财新《中国改革》实习记者

   张新名财新《中国改革》记者

  继3月11日日本特大地震接踵而来的是一场更大的、前景不明的灾难——核危机,再一次把日本乃至全世界带入困境和恐慌中。面对福岛第一核电站严重的核泄漏,日本政府似乎已经陷入疲于应对的境地,主管福岛核电站的东京电力公司(下称东电),更是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4月12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原子能安全保安院决定,将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暂定评估等级上调至国际核能事件分级表(INES)中最严重的七级,在级别上等同于1986年的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后者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

  尴尬东电

  核事故处理行动迟缓、隐瞒核电站险情、接连误报核辐射程度、重要信息公开不及时、防范意识薄弱、限制供电措施又朝令夕改,丑闻频出的东电一次又一次触碰着日本国民的容忍底线,成为众矢之的。

  随着核泄漏事件的升级,东电的更多阴暗面,被日本媒体接连曝光。东电是日本最大、最著名的企业之一,供应着日本全国用电量的三分之一。截至2010年3月底的公司财务报表显示,东电包括下属企业在内的销售总额,为五万亿日元(约4000亿人民币)。目前,这家创建已有60年的电力公司运营着三个核电站共17座反应堆,在日本关东地区,任何人的生活都离不开东电。

  然而,在东电骄人的业绩背后,却隐藏着数笔不太光彩的记录。近年来,该公司曾多次被曝出有隐瞒事故和窜改记录的行为。2000年7月和11月,原日本通产省资源能源厅接到举报,称东电存在隐瞒事实和提交虚假报告的行为。为此,通产省迅速成立审查委员会展开调查。2002年,东电承认与29起编造虚假检查报告的事件有关,董事长、社长等高管被迫辞职。2007年1月31日,东电在向经济产业省提交的调查报告书中承认,从1977年起在对下属福岛第一核电站、福岛第二核电站和柏崎刈羽核电站的13座反应堆总计199次定期检查中,存在窜改数据、隐瞒安全隐患的行为,包括造成此次核事故中的“紧急堆芯冷却系统失灵”问题。

  除了擅自窜改数据、隐瞒安全隐患之外,东电下属福岛第一核电站还存在超期服役的问题。根据东电今年2月对福岛第一核电站一号机组的分析报告,该机组已经服役40年,出现了一系列老化的迹象。但是,在日本政府有关部门的斡旋下,第一核电站被批准继续运营20年。事实上,一号机组设计时考量的地震震级,在日本所有核电站中是最低的,是日本最不具备抗震能力的核电站。一场特大地震的到来,使东电鼓吹的核电“安全神话”瞬间破灭,也使其成为日本乃至全世界的众矢之的。

  东电何至于落到“千夫所指”的地步?监管部门为何一次又一次放任不管?又是谁给了它一路“闯关”的通行证?这恐怕与日本的官僚政治存在关联。

  政治家主导vs官僚政治

  日本政治家和官僚系统是分开的,是两套不同的体制。“政治家”主要指直接由国民选出的议员,而“官僚”指的是政府公务员,特别是那些对政策制定能够发挥重大影响的高级公务员。无论政争如何激烈,官僚系统一直在稳定运行,国家机器仍会按照既定的方式正常运转,不受影响。这也就造成了一个现象,在日本政坛上,政治家只能扮演配角,真正能够呼风唤雨的,是那些手握实权的官僚们。

  这一切的形成是有着悠久的历史背景。日本政治体制的突出特点就是日本政治舞台上行政官僚、政治家一政党和利益集团所形成的“铁三角”结构。在这一结构中,根深蒂固的各利益集团成为左右日本政治经济政策的主要力量,也成为改革的最大阻力。日本的现行政治体制是在“战后”确立起来的。在美军占领初期,占领军总部的民政局官员们原本希望在日本实施美国式的决策过程,即“三权分立”,确立国会是“惟一的立法机关”,形成以议员立法为主的决策过程。

  但是,行政官僚对国会的渗透以及一党长期执政的政党体制,使得决策过程复杂化,最终还是形成了日本独特的政治体制。“明治维新”以来,日本在国家主导下迅速实现了现代化,而政府官僚作为拥有较大权限的“天皇侍从”,在政治、经济、社会秩序等方面均起到重要作用。在天皇权力的支持下,政府官僚不仅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而且他们在从事决策活动时也具有较大的自由度,得以“超脱”政治家和公众的影响。在拥有强大决策权的基础上,官僚通过行政权控制了社会的各个方面。

  对于仕途顺利的官僚而言,当他按部就班升至省厅内主要局的领导职务时,年龄大约在50岁左右。高级职务毕竟有限,于是,根据惯例,如果在同期人省厅者中有人升任局长或更高职位而其他人注定升迁无望时,这些50岁左右的官僚就退出行政部门,各自寻找出路。退休后的去处无非三种:一是到地方自治体任职。二是进人民间企业(法律仅规定离职后两年内不得在盈利企业任职,五年内不得在人事院规定的与国家机关有密切关系的企业任职,但也可以通过申请而不受约束)。三是到日本道路公团、日本输出输入银行、日本开发银行等所谓的“公益法人”机构任职。对于退职的官僚而言,最理想的途径是先到公益法人机构过渡几年,然后进入民间企业。据统计,如果一个退职的事务次官沿着这样的道路干十年,收入可以达到5亿日元,超过他在行政机关从就业开始到退职的全部收入(包括退休金)。

分享:
 
更多关于“谁为东电撑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