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人皆可为国王


□ 梁 衡

人人皆可为国王
梁 衡

说到权力和享受,国王可算是一国之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国之财任其索用,一国之人任其役使。所以古往今来王位就成了一些人追求的目标,国王生活的样子也成为了一般人追求的最高标准。
但是不要忘了一句俗话:尺有所短,寸有所长。虽然大有大的好处,但它却不是能占尽全部的风光。就比如,同是长度单位,以“里”去量路程可以,去量房屋之大小则不成;以“尺”去量房间大小可以,去量一本书甚至一张纸的厚薄则难为了它。同是观察工具,望远镜可以观数里、数十里之外,看微生物则不行,这时挥洒自如的是显微镜。所以,就是镜中之最——天文望远镜也决不敢说有了它就不必再有显微镜,而显微镜也不必自卑自弃。以人而论,权大位显,如王如皇者亦有他的局限,比如他就不能享村夫之乐、平民之趣。就如望远镜永远不可能知道微生物王国是什么样子。《红楼梦》里凤姐说得好,“大有大的难处”。而《西游记》里孙悟空就懂得小有小的好处,钻到铁扇公主肚子里去成大事。就是在君主制度的社会里,王位也并不是所有人的选择。明代仁宗皇帝的第六世孙朱载,就曾七次上疏,终于辞掉了自己的爵位。他一生潜心研究音乐和数学,他发现的十二平均律传到西方后,对欧洲音乐产生了巨大影响。对量子理论作出贡献的法国人德布罗意也是出身公爵世家,但他不要锦衣美食,终于在科学史上占有一席之地。据说现在的荷兰女王也很为继承人发愁,因为她的三个子女对王位都不感兴趣。
在现代社会里,特别是在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则下,人们的利益取向、价值取向和实现途径都大大多元化了。每一个成功者都可以享受山呼万岁式的崇敬,享受鲜花和红地毯。社会有许许多多的“国王”在各自不同的王国里尽享着自已臣民的膜拜。你看歌星、球星是追星族的国王;作家、画家是他的读者的国王;学者、教授是他学术领域内的国王。幼儿园的阿姨、小学校的教师整天享受着孩子们的拥戴,也俨然如王——孩子王。就是牧羊人,在蓝天白云下长鞭一甩,引吭高歌,也有天地间惟我独尊的王感。
事物总是有两方面,有所不为才能有所为;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每个人只要努力都能得到一种王者的回报。当一个人壮志难酬或怀才不遇时,这大约是人生最低潮最无奈的吧。但就是在这种状态下,他仍然会有追随者,仍然可以反败为王。北宋时的柳永,宋仁宗不喜欢他,几次考试不第连个做臣子的资格也拿不到,他只好去当“民”,而且是个落魄之民。但是在歌馆妓楼、勾栏瓦肆这个王国里他是国王,是个词王。歌妓和市民这些歌者听者就是他的臣民,诚心诚意地拥戴他。他在艺术王国里与金銮殿上的皇帝分庭抗礼,互不相干。“凡有井水处都有柳词”,你看他这个王国有多大。林则徐因主张禁烟被清政府贬到新疆伊犁。但就是这样一个“钦犯”,沿途官民却拜迎宾馆,泪洒长亭,赠衣赠食,送马送车,纷纷争睹尊容。到住地后人们又去慰问,去求字。以至于待写的宣纸堆积如山。他比皇帝登朝上殿还忙。在人格王国里林则徐被推举为王。以他们这样身处逆境,生存空间已经很小的人都可为王,正常生活中更是人人可以为王。只是我们不必介意这王国的大小,王位的长久。我看过一场演唱会,那歌手也没有什么名,现在人们也早忘了他,但当时着实有王者风光,台下的女孩子毫不羞涩地高喊“我爱你”,演唱结束,有简短采访谈话,歌迷就冲到台上要签名,要拥抱,他迅即在工作人员护送下退场,那些不得一吻吾王的女孩子就去吻他刚坐过的椅子。我就想,这哪里是“王”,简直是个教皇了。一次爬香山,在山脚下草地旁一位年轻人用草编成蚂蚱、小鹿之类的小动物,插满一担,惹得小孩子和家长围成几层厚厚的圆圈,倒有拥兵自重的威风。等到登上半山时,又见许多人挤在一起围观什么,分开人群一看,一个老者在玩三节棍,他两手各持一节细棍,将那第三节不停地上下翻挑,做出各种花样,人们越是喝彩他越是得意,这时连头上山坡处也满是看热闹的人,他于紧张操作之余还肯分出眼睛的余光留心周围的反应,尽情享受投向他惊奇的目光,甚是得意。在这个山坡上临时组建的三节棒小王国里,他就是国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