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不近情理”到合乎情理


□ 于 晓


内容摘要:包豪斯在其短暂的历史中曾几度大胆“变脸”,与创办人格罗庇乌斯先生的几次思想转变密切相关,其中更是潜藏着一条情、理转换的线索。所以包豪斯并非事后人们所误读的“不近情理”、只为理性,而是情与理相辅相成,才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力量,让其历久弥新。这从中国传统符号——太极图中可见一斑。
关键词:包豪斯格罗庇乌斯太极图

由于积极推动了现代主义设计运动,人们记住了包豪斯强调功能的一面,而它早期的浪漫主义色彩似乎早已被遗忘。由此,理性成了它的招牌形象,也成了被后人或颂扬或质疑的焦点。但是,不管受到怎样的争议,包豪斯的影响仍在,并有可能衍生出新的内容来。本文尝试通过包豪斯的创始人格罗庇乌斯的思想转变,寻找其另外的可能。在这里,我们试图将艺术、理想、精神、人文、工艺、个性化、装饰、多样、形式等偏重感性的状态,整合在一个“情”字里,而将科学、技术、工业、标准化、功能、简洁、机器、数字等偏重理性的成分,包含在一个“理”字中,依照情理转换来看包豪斯的发展脉络究竟潜藏着怎样的奥秘。

一、格罗庇乌斯的思想转变

沃尔特·格罗庇乌斯,这位包豪斯的核心人物,对包豪斯被固定的某种形象并不接受,在不同场合、不同时期仍旧坚持自己的理想 :追求一种创造性的态度,目的是要造就多样性。
一战前,格罗庇乌斯设计的建筑表现出了对现代材料和现代形式的好感,这是其理性张扬的开始。然而亲历战争让他领教了机器的残暴,所以在创建包豪斯的时候,他试图建立一个比较人格化的、追求中世纪行会精神的理想社会,这是其情感的自然流露。为了有利于设计及设计教育的发展,他又果断调整了学校的发展方向,顺应了势头渐进的大工业批量化生产,再次回到了对理性的追求。这种顺应工业时代的情理转变给包豪斯注入了生机。

二、理想与现实的糅合

尽管包豪斯教师的主张不同、风格各异,甚至有些人看起来好像旁门左道一般,但他们与格罗庇乌斯有着共同的理想,他们改革艺术设计教育的探索都具有共同的时代特征。大名鼎鼎的康定斯基和保罗·克利一直坚守在风雨飘摇下的学校中,希望能在学校里成为一种制衡的力量,与理性主义思想所造成的压力相抗衡。
包豪斯的“变脸”与当时德国经济的改观几乎是同步的。1923年11月,德国货币改革,进入经济高度繁荣的阶段,包豪斯开始转向为大批量设计,生产一些廉价的、功能完好的产品,顺应了德国经济发展的潮流,一跃成为时代的佼佼者。
弗兰克·惠特福德在《包豪斯》一书中作了精彩的评价:包豪斯的思想起源于建筑和设计领域中的两个方面,这两个方面是大相径庭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前的制造联盟以及威廉·莫里斯所倡导的罗曼蒂克的中世纪风格,后者还有表现主义为它进一步推波助澜。从魏玛时期的纷争可以看出,这些手法在相互之间存在着何等巨大的矛盾,但正是由于存在着这种矛盾,包豪斯才为设计和建筑问题创造出了一种新的语言,从已达百年之久的历史主义的桎梏下彻底获得了解放。而这种解放,正是包豪斯最卓越的成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