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盾盾


□ [美国]丹尼斯·约翰逊

  我到盾盾的农舍去,是为了从他那儿搞点药用鸦片,但这回我打错算盘了。
  看到我他打了个招呼。他正从屋里出来,朝前院的水泵走去。他穿着新的牛仔靴,皮背心,法兰绒衬衫挂在牛仔裤外面。他嘴里嚼着口香糖。
  “麦卡因斯今天不太舒服。我刚才给了他一枪。”
  “你是说你杀了他?”
  “我没那么说。”
  “他死了?”
  “没死。只是躺下了。”
  “你是说他还活着。”
  “噢,当然,他活着,躺在后屋里。”
  盾盾走到水泵边,开始扳动把手。
  我绕过屋子从后面走进去。从后门口就能闻到屋里狗和狗崽的气味。贝托站在对门。她看着我走进去。靠墙站着的是贝露,她正在一边抽烟一边若有所思地挠着下巴。杰克·胡泰坐在一张旧桌子上点烟斗,烟斗口用锡纸包着。
  见只有我一个人,他们三个便转过去继续看麦卡因斯。麦卡因斯孤零零地坐在沙发床上,左手小心地搭在肚子上。
  “盾盾开枪打他?”我问。
  “反正是有人开枪打了人。”胡泰说。
  盾盾在我后面走进来,他一手拿着瓶啤酒,一手拿着只盛了水的中国茶杯,对麦卡因斯说:“给。”
  “我不想喝。”麦卡因斯说。
  “行。那,给你这个。”盾盾把手里剩下的啤酒递给他。
  “不要,谢谢。”
  我有点担心起来。“你们没送他去医院什么的?”
  “好主意。”贝托讥讽地说。
  “本来我们要去的。”胡泰解释道,“但车撞到外面棚屋的屋角上了。”
  我从侧窗望出去。这是蒂姆·毕晓普的农庄。我看见蒂姆的普利茅斯——一辆满不错的灰红色老爷车——侧面撞上了棚屋,车身取代了原先棚屋角柱的位置,那根角柱躺在地上,车头戳穿了棚顶。
  “前挡风玻璃全碎了。”胡泰说。
  “你怎么会把车开到那儿去?”
  “一切全乱套了。”胡泰说。
  “蒂姆呢,蒂姆在哪儿?”
  “他不在。”贝托说。
  胡泰把烟斗传给我。是大麻,不过已经快烧完了。
  “没事吧?”盾盾问麦卡因斯。
  “子弹嵌在肉里。能感觉到。”
  “还好。”盾盾说,“弹头没引爆,我想。”
  “哑弹。”
  “是啊,哑了那么一点。”
  胡泰问我,“你愿意用你的车送他去医院吗?”
  “行。”我说。
  “我也去。”盾盾说。
  “你还有鸦片吗?”我问他。
  “没了。”他说,“那是生日礼物。我已经全用掉了。”
  “哪天是你生日?”我问。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