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买媳妇


□ 鲁 人


作者自白:铸剑杀魔

时间自公元一九八九年春季的某一天早晨算起,当时我自京西某煤矿出发,怀揣一篇名叫《小小红石榴》的文稿,携带一份惊喜和神秘,走进了北京东四的《青年文学》编辑部。到今天,2001年的新年伊始,我所追求的文学之路,已有十多年的旅程。俗话说:十年磨一剑。可我这把艰难铸造的文学之剑,却仍是一把无锋无刃的钝铁。一夜夜的孤灯苦熬,一天天的冥思苦想。传世的作品难作,京城各大杂志社的门帘儿又挂在何方?送稿,送稿。一次次的送稿,伴随而来的却是一次次的退稿。希望,希望。一次次的希望,却又相继诞生了一次次的失望。十多年来,身为铁路某编组站调车工人的我,就在这希望、失望、送稿、退稿中度过了我所有的业余生活。无数次,我也曾发下再也不去写作的誓言。然而,无数次的誓言,也都同我每一次戒烟前说下的豪言壮语一样,不知不觉中,偷偷摸摸下,又叼上了烟屁,又拿起了秃笔。吸烟有害于身体健康!写作,又会给我带来什么呢?茫茫人海之中,追求文学的我,是否也和古希腊神话中的西西弗一样,在做一种徒劳无功的推圆石上山呢?
我怀疑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位天生的铸剑匠人。
一九九五年的冬天,我的一篇反映京西现实题材的作品,在从十万多字,修改到五万余字,又被六家刊物,七退其稿后,我心中本来就不多的一点自信心,终于荡然无存了。凄凄惨惨的心情下,忙忙碌碌的人流中,我不再有为写作而付出的辛劳,也不再有为退稿而产生的痛苦。芸芸众生之中的我,也和平常人一样,上班、下班、吃饭、睡觉。可是,没有痛苦的我,真的就欢乐了吗?
我曾读到过一位英国作家,未发表作品前的文稿堆在一起,有他身体一样高的文字。我也曾听人说起当前湖南的一位作家,未成功前的废稿能从地板垒到天花板的消息。
失望源自于希望,没有失望的痛苦,又怎会找到希望的欢乐。星转斗移,日月轮回。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
寂寞空虚的我,终于在罢笔半年之后抛弃了罢笔的誓言,又勇敢地做了一次言而无信的小人。
凛冽北风吹,人生苦短寒。在我十多年来的铸剑过程中,身旁众多的好心工友借书与我,为我添炭鼓风。还有我单位文协的众位师长帮我改稿,替我造型淬火。我要真的不写,我又怎能对得起那一双双真诚期待的目光。再一次踏上铸剑过程的我,发现自己的心态,竟和战国时期的英雄荆轲一模一样。
如果说荆轲刺秦王,最初的动机仅仅是受聘于燕太子丹,而随后好友田光,遵循于三人不能守密,两人谋事一人当殉的信条,自尽身亡。更有老将军樊於期为义,献出人头。秦国强大,前去成败必死。可就在为荆轲刺秦的饯行中,燕太子丹又对他产生了疑心。好可怜的荆轲,好勇敢的荆轲。布满血腥的刺杀道路上,义无反顾的荆轲,意志品德高尚的荆轲。他的行动,已超越了他刺杀秦王的这一本质目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