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告别刀耕火种(散文)


□ 彭荆风

  作者简介:彭荆风,1929年出生,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历任昆明军区宣传部副部长,成都军区创作室主任,第六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上世纪五十年代以短篇小说改编的电影《芦笙恋歌》、《边寨烽火》享誉文坛。改革开放以来又以《今夜月色好》获中国作家协会第八届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解放大西南》获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届“鲁迅文学奖”。

  ◎彭荆风

  一团团黑色的烟雾随着猛烈的山风旋转着,时而向东时而往西,几乎把周围的群山都笼罩住了。入夜后向四野张望,只见东一簇西一团的金红色火焰在跃动,像无数火红的金蛇在乱窜,山林痛苦地在风中发出了呻吟和呼喊……

  上世纪五十年代,居住在西盟佤山的佤族人、拉祜族人还处于刀耕火种的原始落后生产状态。每年雨季过后,都要砍倒大片山林,再经过冬春旱季的风吹日晒后,放起一把火烧个干净,本来青绿的坡地上只剩下一片厚厚的、满含钾肥的黑色灰烬。他们就在这满布灰烬的山地上点种旱谷。

  这当然不可能有多少收获,他们每年有一半以上时间处于饥饿中。但危害更大的是年年烧山不止,山林面积一年比一年缩小,一旦树林消失了’水源断绝了,人们的生活就会过得更艰难。

  我们部队(人民解放军步兵第一一五团二营)在1952年冬天进驻西盟佤山后,立即组成了许多个民族工作组分赴各个大村寨,担负起政权建立前的一切工作。如何改变这高山大岭上耕种的艰难,也是工作组要考虑的事。我们虽然叹息刀耕火种的落后,怎么来改变?也像面对从山谷间腾起的云雾一样,处于虚无缥缈不知所措的境地。

  经过几个月调查、思考,使我们想起了红河流域哈尼族人那从山脚一层层升到高处的梯田。那是经过多年耕作保养的肥沃田地,产量也高而稳定,佤山的人为什么不利用这山高水长的特点开垦水田呢?

  这里的佤族人、拉祜族人大多数没有去过山外,更不知道梯田是怎么一回事。这个说不懂,那个说困难!这事就一拖一两年没有解决。

  1954年冬天的一个早上,我与驻力索寨的民族工作组组长张玉廷带着几个战士去往附近的八嘎那寨。

  这是建筑于山腰上,有四十一户拉祜族人家的小寨子,几十座破烂的竹楼颤巍巍地在风中晃动,从枯朽的茅草顶和破烂的竹篾墙来看,已是多年没有修葺了,人们的衣衫也和他们的竹楼一样的破旧。我们深为感叹:这里的拉祜人太苦了!

  我们再一户一户走访,那贫困印象就更深刻了’不少人家没有一把好锄头,不是锄板破裂了,就是秃得不能再挖地。耕牛就更少,四十一户人家只有七条牛,而且多数聚集在善于做生意的扎老帕家。

  我问他们:“过了年就要春耕了,怎么还不修理农具?”

  他们黯然地摇头:“请不起铁匠呀!牛就更买不起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