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声名飞扬


□ 向 岛

  向岛 男,60年代生在陕西。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财经专业。做过公务员经过商。发表过中短篇小说若干,出版有长篇小说《碎影》,散文集《清朗的和混沌的》。
  
  吴繁繁从考场里出来。
  中学门外拉着一道隔离线,隔离线外面的那棵老槐树下已经站满了一堆先答完试卷出来的学生。班主任和几个代课老师被他们围在中间,正在询问各人考得如何。大家纷纷攘攘地核对答案,惊喜的叫声意味着答对了的庆幸,唉声叹气捶头顿足则分明是在表示答错了的遗憾。吴繁繁没有凑过去加入他们,她低着头加快了脚步,不声不响地走开了。
  吴繁繁知道,围在老师周围被老师关心的那一帮子同学,平常都是年级里成绩排在前面的好学生,考上大学不存在问题,有的肯定还会考入名牌重点院校。共济县高中七八百名毕业生的金字塔,托起的就是由他们这少许人构成的塔尖,学校、老师以及家长的荣耀也就靠他们谱写。吴繁繁清楚自己和塔尖的距离,她充其量只是一个属于中等的学生,考试发挥得好了,或许能进入二本分数线,发挥得不好,恐怕录取都成问题。而让吴繁繁泄气的是,她发挥得并不好。前一天的语文数学考得就不理想。上午的文科综合考试,她一开始在选择题上耗去的时间过多,到了后面的论述题,时间已经不够用了,后面几道大题才写了个头,考试结束的铃声就响了。下午刚刚考过的最后一门是英语,这更是吴繁繁的弱项……总之,都没考好。算了吧,谁也不怨,还是怪自己没有把工夫摊到,没有学好就是了。
  吴繁繁低头急急地走着,她感到脸上在发烧,心里却翻腾着冰凉的沮丧。多少年起早贪黑地学呀学,就是为了绽这一朵花,却绽得不好。她没看见同班同学冯亮是从哪里钻出来的,手插在裤兜里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冯亮说:“咋样,考得不错吧?”
  “不咋样。”吴繁繁摇摇头,淡淡地笑了笑。
  吴繁繁说完就想走自己的路,她没有心情跟冯亮多说话。冯亮又挡在她前面说:“这下解放了,还绷这么紧干啥?走,我请你吃沙锅去。”
  农村来的学生平日里住校念书大都吃馒头,喝白开水,在县城东门外面的农贸市场里吃一顿沙锅就算是很奢侈的享受了。吴繁繁知道冯亮他爸是建筑包工头,有钱。冯亮好像也不指望靠上学谋出路,纯粹是混,整天和一些不求上进的同学去外面吃饭,闲逛,还抽烟。冯亮过去就曾叫过吴繁繁一块儿去吃饭,吴繁繁从来都没去过。
  “我不去。”吴繁繁说。
  “唉,管它呢!”冯亮说,“这下考完了,就听天由命去。走吧走吧!”
  吴繁繁说:“我不去。我这几天都没睡好,想到我姐那儿好好睡上一觉。”说完就径直走了。
  留下冯亮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又想起什么似的从口袋掏出烟盒,从里面撕下一片锡纸垫在烟盒上,在锡纸背面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撵上去塞到吴繁繁的手里说:“这是我的手机号码,没事多联系。我这段都在县上,在我爸的工地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