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橘帽


□ 朱 雪

  天冷了,是年儿把天气数冷的。因年儿的爸妈说天冷了就回来,从爸妈离开家那天起,年儿就开始数,数了星星,又数月亮。他的爸妈走的时候,月亮是暖的,后来月亮越来越热,现在月亮好冷。年儿站在院边数着那轮冰月亮的时候,月亮就冰着他的脸,他的耳朵。

  大爹在屋里喊,你的作业做完没有?

  他爸的哥哥,他叫大爹,一直是这么叫的,挂在年儿嘴上抹不掉。爸妈不在家,家里只有他和大爹二人,他左一句是大爹,右一句也是大爹。

  我这不是在做作业?年儿很没劲儿地跟大爹犟着嘴。

  几天前,年儿跟大爹要个帽子。大爹说忙完这一阵子就去给他买。年儿盼呀盼的,可是大爹没有买给他。年儿又指指堂屋右墙。一根铁钉上挂了一只帽子。这只帽子的颜色跟刚刚剥出来的橘肉似的,嫩黄嫩黄的,很新鲜。年儿看到过好几次,大爹把这只橘帽摘下来擦了擦,又挂上去,所以帽子上面也没有灰尘。好几次,年儿想动一动这只帽子,大爹不让他动,不让他碰。大爹没有给他买帽子,他想戴这只帽子。大爹又说你不能戴!

  为什么哟?帽子对年儿充满了诱惑。大爹说不能戴,就像他看见了好吃的东西,大爹说你不能吃一样,让他欠巴巴的。年儿又问,我爸我妈哪天回来?大爹瞟一眼这只橘帽,说,快啦,快啦。年儿问了妤几次,大爹总是这么说,好像在敷衍他。但年儿想,等我爸我妈回来了,就好了。

  年儿在三公里以外的村小学读一年级。晚上,不仅大爹要催他做作业,还催他早点上床,早上又催他早起去上学。年儿留恋冬天的被窝,外面多冷啊。大爹比年儿起得更早,他起来要煮一锅红薯糊汤喂猪。年儿起来吃昨晚的热面条时,大爹在吃红薯糊汤。

  天麻麻亮了,年儿独自走在上学的路上。

  年儿出生在“九八抗洪”这一年腊月二十三晚上。这年夏收时阴雨不断,村里的麦子坏了,全家吃出芽面。黑面不能蒸馍,烙馍吃粘牙,面条也难吃。生他时,家里没有白生生的面给他妈做饭,借了别人家的。为此,他爸给他取下这个名字,说是希望今后年年丰收,日子红火。年儿不能理解自己的名字有什么意思,不好听,他想要个帽子也不能到手。不像他的同学飞儿,一到冬天就戴上了一只漂亮的小红帽,叫着我要飞哦,我要飞哦。人们见他了总是说,这马上又要过年儿了,要办年货了。就连飞儿也跟他开玩笑,我最喜欢过年儿,年儿,过年儿是过你。

  年几哈着冰冰的小手,又摸摸冻木了的耳朵。要是有一只帽子该多好,帽耳朵把我的耳朵裹得紧紧的就不冷了。只是他从家里走时多看了几眼堂屋那只橘帽,大爹就催他,你别磨蹭了,快走!

  路上有雾,年儿害怕起来,走过了一片麦地,又走过荒山。路从荒山的腰子上开凿出来,像一把正在收割庄稼的长镰刀.割着山的深处。白雾从山尖飞泻下来,罩住了年儿前方的路面。只有这个小小的身影,在路上一晃一晃的÷他踏死蚂蚁似的,不敢朝前走,又忽而紧跑几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