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要唱曲绕路来


□ 和四水(白族)

当父亲写完最后一个字,合上厚厚的书稿时,他说:“给我倒一杯酒来。”

  父亲已有七十四岁高龄,且患有高血压,平时只在早晚餐时喝点小酒,很有节制。今天,正当晚霞满天,一轮夕阳喷发出最有魅力的七彩之光时,他一笔一字写就的民歌集《山花烂漫》完成了。虽不到晚餐时间,但我还是腾地起来,毕恭毕敬地用双手给他敬上一杯酒,以示祝贺!

  父亲写书,我是意想不到的。一段时间以来,父亲常常问我这字那字的,而且借用民歌之类的书籍。在那伙他们经常一起玩条牌的老人中也不见父亲的身影,让我好纳闷。有一天,我终于问父亲:“爹,这几天您在悄悄地玩着什么呢?”父亲脸上现出一丝腼腆的微笑,然后低声说:“写书。”写书?!让我大吃一惊,古稀之人还写书!父亲说,人虽至古稀之年,但铭刻在心底的歌,是无法抹去的,他要把它写出来。

  父亲写的歌,是曾经响亮在家乡长涧山头的山歌;父亲写的歌,是曾经荡漾在家乡长涧河畔的情歌;父亲写的歌,是曾经萦绕在家乡长涧田野的民歌。当我抚摸着那一叠厚重的书稿,翻开每一页浸满父亲汗水的稿纸时,一行行黑色的字在我眼前跳跃着,响亮着,我仿佛听见父亲年轻时那略带鼻音的低沉的声音在歌唱,仿佛感受到父亲对家乡极具深情的脉搏在跳动。

  唱歌,是长涧白族支系那马人传情达意、抒发感情的一种表达方式。那马人就是爱唱歌,无论婚丧嫁娶之处,还是乡亲们劳作的田间地头,或是青年男女相约的河边树下,都能听见撩人心魄,或是催人泪下,或是引人遐思的歌。长涧的民歌丰富多彩,形式活泼多样。唱来,朗朗上口,悦耳动听。歌,作为一种精神,一种力量,一种寄托,一种向往,伴随着长涧人民一代又一代,唱到了今天。

  有人说,长涧无处不飞花,无处不生情。包产到户后,山歌若烂漫的野花,开遍满山满坡,绽放山里人的情怀。我曾经跟大人放过牧,一到山头,就听到这样的对唱:

  男:对面唱曲那一个,

  你要唱曲绕路来;

  女:小妹放羊唱山歌,

  阿哥爱唱找小妹;

  男: 找妹找到放羊处,

  不见小妹唱歌来;

  女:阿哥找我在哪山,

  阿哥要唱你过来。

  这样,两人就没完没了地唱了起来。

  我印象中,在大集体年代,人们是很少唱歌的。父亲在年轻时也很少唱歌。我家七个兄弟姐妹中,我排行老五,是小儿子。小时候,我常跟随父亲砍柴、犁田、开垦、种地,还有赶集等,父亲总是一脸深沉,不见半点欢愉之气。因为父亲是财粮(村干事),除白天劳作外,夜晚还要在煤油灯下写材料,做报表。深夜里,我陪着父亲,常常用双手托着腮帮,静静地看着父亲叭叭地咂着烟锅,沙沙地写着文字。有时听见父亲在叹气:“这个数字是完不成的,怎么可能呢?”我想父亲叹息的背后,一定藏着不能言传的苦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