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梁春雪:彻底被羊瘪打败



  我的吃胆儿很大,曾经当着一桌子人的面,把一条小油条那么大的虫子喀嚓喀嚓吃掉,然后把它那个长满獠牙的硬嘴壳咕嘟一声吐在桌面上,席间的几个大男人几乎掩面而逃。但我在贵州落荒而逃,因为屎是我绝对不会碰的食材。
  去贵州之前就听说他们有种妙物叫做羊瘪,或者牛瘪。瘪只是个音,其实是BIE的第三声,属于贵州土话。在黔南见人就问,有羊瘪没有?人人摇头,有些人甚至连听都没有听过。终于到了一个小镇有这东西,但是说这是“镇长才能吃到的东西,很补,如果你要吃,要提前预订”。
  终于到了我预订的傍晚。走进一个破得可以拿去拆迁的小房子,门外停满了豪华轿车。店主人默默地从柜子底下拿出一个塑料红桶,里面隐约可见摇摇晃晃地装了半桶液体。“这就是羊瘪吗?”我问。店主人又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凑近去看,只看半桶浓稠的黄绿色液体,有某种熟悉的恶臭。我使劲地在记忆里搜寻,还是找不到匹配项。但是湖南最臭的臭豆腐,江浙最臭的臭冬瓜臭苋菜梗合蒸我都敢吃了,这个……应该还好。
  不到十五分钟,主人就捧着一个小脸盆大的盘子过来,里面黄绿色的粘稠液体看起来更粘稠了,里面还煮进去了一些看起来找不到出处的肉块。那种恶臭被加热之后更加狰狞,大老远地就扑将过来。我屏住呼吸,盯着眼前那盆东西,突然反应过来,那种臭,就是屎味啊!一阵作呕,招呼店主人赶紧拿走。主人莫名其妙地看着我,吐出整晚的第一句话:“臭,补,吃惯了不臭。”
  “这怎么跟羊圈里的屎是一个味道的?”我强忍着反胃问。
  “还没拉出来,还在胃里和肠子里。挤出汁来,煮的羊肠子”
  这么说……是屎汁煮羊肠?天,我一阵头晕,逃出门外。之后那一个星期,我片肉不沾,只要看到肉,整个脑子里都是屎汁的味道,好像一生都掉在了羊圈里。
  羊瘪就是羊屎汁,牛瘪就是牛屎汁。都是消化道里没有最后排泄出来的东西,掏出来挤出汁液。但这的确是有讲究的东西,还有个名字叫做百草汤。说的是牛羊只吃草,如果喂它们吃药草,它们就会替人消化掉其中难消化的物质,然后在肠道里混合,发酵,成为清热下火的百草汤—但是这个世界上不是有种更理智的东西叫做牛黄解毒丸吗?
  一个贵州朋友听说了这个故事之后冲我鄙视地说:“那算什么,我们村里,把鸡肝切成小块,沾鸡屎,烤香,吃了,专门治拉夜尿的。”我至今不信,如果有人知道他所说真假,麻烦告诉我一声。
  (梁春雪,写过两三本美食散记后终于明白:世间所有好吃的东西都无法书写,读起来很好吃的东西吃起来都不过尔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