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冒险是我的职业


□ 张同道

冒险是我的职业
张同道

2002年4月法国真实电影节期间,84岁的让·鲁什接受了我们的采访。当时,他刚刚与一名年轻的黑人女子结婚,遭受了巨大的舆论压力,情绪比较激动。感谢帮助我完成这次采访的电影导演凌飞先生和张战庆先生。
张:您最近拍摄了一部名为《真理比死亡更强大有力》的电影,我们希望了解您在拍摄这部影片之前是如何构思的?您拍这部影片的主要目的何在?
让·鲁什:这个问题主要在于我属于怎样一个人的问题。我属于一个已经不存在的人种,我把他们叫做加泰朗(Catalogne),他们在西班牙进行了革命。所有的加泰朗都是无政府主义者,不幸的是他们决定要终上政府的一切权力,推翻所有的政府。那就是说我们是反对所有的政府的。我在法国就是这样做的,从而惹来了许许多多麻烦,直到今天。我料定到这种做法,今后仍然会给我惹来种种麻烦,这就是说,当今我们面对的政府都是建立在一些陈旧的、发挥不了任何职能的思想体系的基础之上的。
难道政府是个教堂,人们要到里面去信仰上帝吗?不!难道这就是宁可相信诗歌,也不相信斯大林的维尔托夫所谓的真理电影吗?是的,我受到过这一学派的培养、熏陶,这一学派中还有几位在世。至今只有极少数人考虑到应该学会组成我们自己的政府。然而,如果不可能组成我们自己的政府的话,我们没有别的力、法,只好撕碎我们的护照,把它扔掉!我们处于一个任何人都无权掩盖真相的重要时代,实在的事物是最强有力的。
张:您在拍片过程中的激情和感情是如何节制的?
让·鲁什:激情和感情比逻辑和政治更为重要。当我每天清晨醒来时,我不会为自己生活在世而感到羞耻。我错过了反抗德国人的战争,我曾为当时的贝当将军政府感到耻辱,我曾为自己是一个法国人而感到耻辱。
张:作为一名电影制作者,您在镜头前对人的存在问题真可谓充满了最深切的终极关怀——不是要单纯地寻求将演员的职业表演付诸于每个人物角色之上,而是要试图表现人物的内在本质,即存在的内核。在这里,我愿烦请您针对我的问题,追根溯源,探寻自己的思想。正如您所知,普多夫金(Pudovkin)曾经注意到那些业余演员在面对一些非同寻常的摄影器械(照相机、麦克风、灯光等)时,完全无法“演绎真我”;这就无可避免地造成了某种扭曲行为的矫揉造作之感,从而产生了一种隔阂。在这一点上,您的经验是什么?
让·鲁什:好的,我要先谈一下所谓隔阂的问题。你一定很清楚,如果你手持麦克风——像你手里拿着的这个,或者你端着一架摄影机对着别人,这时你会注意到有某种特别的现象会突然降临,原因是人们的一举一动将被记录或摄制下来:人们的举止言行与没有被记录或摄制时的表现大相径庭。然而,我一直对一件事情感到非常奇怪,即与许多人的想象相反,当人们正在接受记录和摄制的时候,他们的反应往往比平时更加真切。这种被记录和摄制的事实给了他们一种当众表现的冲动和豁达。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