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澳门历史城区:西方文化由此登陆


□ 姚 风

第三名
每次驱车跨越澳大桥,眼前的景物都会擦亮心情:友谊大桥和新建的西湾大桥飞架南北,伸展着优美的曲线,洁白如玉;海天相接,云抚摸着松山灯塔和西望洋山上的教堂;大海轻轻摇荡,翻卷的浪花像一朵朵灯盏;屹立在海面的观音铜像姿态飘逸,在阳光中闪耀着圣洁的光芒。此时,总会涌出在海天之间飞驰的感觉,视野辽阔,面积只有26平方公里的澳门好像一下子打开了许多门扉,不再狭小了。
当夜色点燃灯火,就会发现澳门的灯火并不是特别璀璨,那璀璨的霓虹之处,是人们称之为“东方蒙地卡罗”的澳门,在那些没有窗户也没有黑夜的地方,人总是让跳跃的骰子加速心跳,在戏剧化的狂喜和失落之中,忘掉了去探寻另一个澳门,一个卸去浮华、伫立在灯火阑珊处的澳门。
因此有朋友来到澳门,总是会带他们来老城区(也就是世界遗产委员会刚刚列入的世界文化遗产的‘澳门历史城区’)走一走。这里是历史的澳门,可以见到时间未老,但在一砖一石上已留下沧桑的容颜;这是和谐的澳门,中西文化和睦共存,携手孕育出一种特别的魅力,它含蓄、温和而又丰富多彩,令人在不经意之间迷恋其中。或许在中国的版图上,还没有哪一个城市能像澳门一样让人感受到如此浓厚的中西合璧的气息。
由于历史的因缘际会,澳门逐渐成为一个不同文化相遇和交融的地方,并且在中西文化交流史上扮演过重要的角色,但当人们赞颂澳门的这种文化特性之余,也不该忘记所谓的“文化交融”不过是西方的海外扩张在中国衍生的副产品。实际上,17世纪以来,澳门从来没有在中国的历史上缺席,中华帝国从“世界的中心”到走向夕阳的嬗变完全可以在澳门这面小小的镜子中折射出来。
漫步澳门历史城区,就是在穿越历史的时空。当脚步踏在议事亭前地(前地来自葡文的largo,即小广场之意)上,恍若凌波而行,这些铺成海浪形状的一块块碎石,凝聚着葡萄牙人对大海的情结,是大海引领他们来到东方,成就光荣和梦想,如今樯橹烟飞灰灭,只有金属的地球仪静止在广场的中央。圣保禄学院原是远东第一所西式大学,利玛窦、汤若望、南怀仁等“聪明特达之士”都是从这里启程前往中国传播基督教的,但他们未能把天子的臣民都改造成上帝的羔羊,空留下大三巴牌坊的残墙在石阶的尽头孤独,它的门前是天空,门后还是天空。融合中西建筑风格的郑家大屋气派不凡,其主人郑观应倡导维新变法,写下对孙中山、毛泽东产生过影响的《盛世危言》,发出“政治不改良,实万难兴盛”的呼吁,但曾御览此书的光绪皇帝却没有能力改变历史。妈阁庙香火鼎盛,上香求福的善男信女络绎不绝,据说妈阁庙是澳门最早的建筑,当初葡萄牙人在这里的海岸登陆,问本地人此地是何处?答曰:妈阁,从此葡萄牙人就把澳门叫做“MACAU”。闻一多在《七子之歌》中说,“妈港”(即MACAU)不是澳门的真姓名,确实不是,但澳门还有其他真实的名字,如“濠镜”、“境海”、“濠江”等,其中“境海”算是最动听的了,透着几分诗意和平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