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翻越高黎贡山的千年古道


□ 孙 敏
  沿着徐霞客的故道
  
  从保山出发,公路就与古道在同一方向延伸。沿路几乎可以找到《徐霞客游记》中提到的每一个地名。我细读了徐霞客从明崇祯十二年(1639年)四月十日至十三日的日记,那是他翻越高黎贡山到腾冲所走的4天路程这4天的旅程已被时间凝固了千百年。今天新的保腾公路全长168公里,吉普车要走3个小时。在两个相距几个世纪的时空里,3个小时和96个小时已无法相比。许多世纪以来,那些背井离乡远走异邦的行旅商客和西征将士,在这段旅途中要经历河谷的蛮烟瘴雨和高山的寒冷险恶,还要目睹那些因疲劳饥饿与寒冷死去的行人和骡马。我想就是他们在艰辛的旅程中攀爬的人们,对大山的敬畏之心,年年月月,沉淀在古道途中,时至今日,仍然与我们发生着心灵的感应。
    
  翻越高黎贡山的古道主要有3条:北斋公房道、南斋公房道和分水关古道。分水关古道是一条元代以来就使用的官道,当年徐霞客过高黎贡山进入腾冲就选择了这条路,半个世纪以前修筑的保腾公路也是沿古道开凿的。多年来,我不止一次乘车从这里经过,每一次都觉得山中有一股力量在冥冥中吸引着你,希望你停下来,到密林深处去。
  车过怒江只是一瞬间的事,从东岸到西岸跨过东风桥,不过20秒的时间。边防检查站的士兵招手停车检查的时候,心里甚觉失落,自古以来的拒敌天堑,原来就那么简单。既没有西征将士的悲壮,也不见毒瘴的险恶。凭窗北望,不远处是废弃的钢索吊桥,那是抗战期间滇西反攻胜利后重修的继承桥;继承桥往北两公里是惠人桥,早先的古道从那里过江。一切是那么平静,全然没有乾隆年间张翼《随将军果毅公出边》诗中所写的悲壮:“笳鼓声喧旭日红,绣旌晓发潞江东。秋生霜露先驱瘴,人到边关想立功。”
  崇祯十二年四月十一日的正午,徐霞客亦从这里渡江,因舟子吃午饭而在江边耽搁良久。他在日记中写道:“土人言瘴疠甚毒,必饮酒乃渡,夏秋不可行。余正当孟夏,亦但饭而不酒,坐舟中,擢流甚久,亦乌睹所云瘴母哉。”自古以来,炎热和瘴气成了潞江坝的特征。传言“瘴毒患者朝发夕死,万无一生”。
  汽车沿着高黎贡山的盘山公路,从闷热的河谷向高峻的山顶行进。当高黎贡山南段低海拔的新公路在2000年通车后,便很少有驾驶员愿意再走这条路了。一路停车打听磨盘山是件很费时的事。直到一位老者说:没有磨盘山,只有磨盘石,我才知我说错了。几百年来,这个地名居然没有改变,哪怕只是一个字。我想找到它,是因为这里曾是明末清初的古战场,此前徐霞客过山时也在此下榻。在他极少发感慨的日记里,磨盘石之夜是最有感情色彩的一段。他写道:“其夜倚峰而栖,月色当空,此即高黎贡山之东峰。忆诸葛武侯、王威宁骥之前后开疆,方威远政之独战身死,往事如看镜,浮生独倚岩,慨然者久之。”
  磨盘石一片荒芜,稀疏的树林间散布着零星的玉米地,早已无百家之居,只留一块“磨盘石”路碑在路边。徐霞客凭吊了在他之前的古人,但在他之后仅仅6年,大明王朝就寿终正寝了。又过了8年,永历皇帝朱由榔,就从他走过的这条官道出逃缅甸。在他夜宿的磨盘石山上,发生了著名的磨盘石之战。永历皇帝在吴三桂三路清军追击下,从广西、贵州逃到云南,又由昆明急奔腾冲。民间传说古道上留下他落难出奔的马蹄印,还说他饿着肚子逃到腾冲,吃了一碗百姓家常炒饵丝,顺口说了一句“救大驾也”,从此,腾冲传下了著名小吃“大救驾”。护驾的李定国就惨了,为阻击清军,他率6000兵士设伏于磨盘石绝岭之上,据险待敌,结果兵败磨盘石。阵亡者就葬在腾冲西山坝老草坡上。前人有诗曰:“老草坡前草树香,磨盘诸将墓堂堂,残碑读罢呼雄鬼,生死都从李晋王。”
  1661年,吴三桂率清军捉拿永历帝,缅人不得已将落难之君献出。这位没进入正史的皇帝被原路押送回国,心惊肉跳地走完了最后路程,被缢死在昆明。250年后,辛亥革命又革了清王朝的命,结束了中国两千年的君主制度。民国元年,有人记起了他,立了一块“永历皇帝殉国处”的石碑在逼死坡前,今天这块孤零零的石碑还立在闹市的中心。
  时隔近300年,在磨盘石悬崖下,一个叫禾木树的地方,又成了另一场大战的战场。车过坝湾,我拜访了乡里的抗日战争陈列室。附近村中居然有那么多枪弹被送到这里,陈列柜里有机枪子弹、枪榴弹、手榴弹、炮弹壳和未爆炸的炸弹,还有军用水壶、烟熏火燎的饭盒和军刀。询问还能找到钢盔否?答曰:你等着我们去拿,有一个日本头盔被看山人当煮饭的锅还在用着。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