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狗屁的老费


□ 宋长江
狗屁的老费
宋长江


  1
  
  晚上七点整,费吉道裹着传呼机的余音轻轻推开六楼女人家虚掩的门。这就是说,费吉道应该在推门之前得到女儿费丽在省城出事的消息。可他没有理会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来自北坡一带的号码。
  传呼机几乎被手机取代的今天,曾经挂过传呼机并得意洋洋过的酒友老鲁对费吉道还用传呼机不屑一顾,“闹闹闹,快扔了吧,狗戴的东西。”费吉道嘿嘿一笑,“你也狗过,才托生几天的人啊?”费吉道不能说不稀罕手机,一个五十出头的人,一个清扫垃圾的下等人,哪有闲钱养那玩意!六楼女人曾经说过:“我给你买个手机吧。” 费吉道忙摆手,“别,别,我这德性,不拿这玩意还好,拿了都对不起你们这些用手机的人。”六楼女人极开心地笑道:“没看出你还挺逗的。”当然,这是和六楼女人混熟后的对话。费吉道心说,给手机不如给钱呢。反过来又想,当初六楼女人为答谢他给他钱时他若拿了还会有今天吗?于是,费吉道常常露出以前从未有过的狎笑。老鲁发觉后说:“老费,你他妈怪了,这两个月总是皮笑肉不笑,掏垃圾还掏出喜鬼了咋的。”费吉道又是嘿嘿一笑,不答,心说,你懂个屁,酒包!
  费吉道来福园小区当垃圾清洁工后,每天都会看到六楼女人牵一条小狮子狗悠然自得地在小区内溜达,可能是六楼女人雍容华贵拒人千里的傲气或者是地位和身份上的差异所造成的距离感,费吉道对六楼女人从未产生过一丝男人对女人应有的想入非非,在他的心目中,六楼女人是一只飞翔的可望而不可及的白天鹅。此刻,躺在六楼女人舒适的床上,吃六楼女人可口的饭菜,喝六楼女人斟的酒,童话般的屋子里上演着童话般的故事情节,一种不真实感使他的心如同安了一台不知疲倦的小马达,突突突地过速跳着。
  传呼机又响了。费吉道随手将传呼机关掉。
  “ 谁?”六楼女人问。费吉道答:“不知道。”
  桔黄色宽大的落地窗帷后面传来阵阵雨水击打玻璃的声音。费吉道下意识望一眼近在咫尺的女人,这张已不算年轻的脸显露出少女般的迷离表情让他多少有些困惑。他已把欲望的渲泄溶入了女人的迷离之中,一时间热血沸腾。而此时的不真实感使原本热胀的身躯骤然间平添了一分凉意。他晃动着不安的眼神儿,揭开轻而柔软的薄被,立起身子。前两次来六楼女人家都是在白天,有白日做梦的感觉。此刻躺在雨夜中的女人床上,竟然有一种悬浮感,空荡荡的。夜的黑暗往往隐藏着不可预见的灾祸,费吉道动了一下身。
  “走?”六楼女人轻微而又懒散的声音。是下意识地询问还是有意留他过夜?费吉道倾向于留他。他不由自主地摇摇头。
  其实六楼女人的脸是背向费吉道的,并没看见他摇头,她无意地把自己贴在费吉道古铜色身上的白白的身子移开。费吉道就又有了女人无意留他过夜的想法。他动作迅速地穿好衣服,对静静躺在床上的女人不自然地笑笑。得到一个凄美的回笑后,蹑手蹑脚离开了宫殿般的房间。
  
  费吉道走到电梯门前,重新打开传呼机,想看一眼时间,猛然间传呼机连续不断地响起来,吓得费吉道浑身一哆嗦。又是北坡一带的电话号码。费吉道的心口立即堵噎了,不祥的预兆窜入大脑。他在电梯口站了片刻便折身幽灵般地溜进楼梯道。他不想乘坐电梯了,他怕撞见熟悉的电梯管理员和小区保安。他是小区里等级最低贱的垃圾工,如果让人看见他深更半夜从神秘的六楼女人家出来,无疑会成为重磅新闻制造出无限的带有色彩的想象空间。费吉道无力担当如此重量级的角色。六楼女人更不想。每一次的隐秘约会,和偶尔在小区内碰面,六楼女人看似麻木或视而不见的表情足以说明这一点。费吉道不想破坏这种隐秘的格局,破了自己就会失去奇异的生活状态甚至会卷入一场无形的杀机之中。因为他还不了解这个女人呵!一个中年而又富裕的独居女人的背后谁知隐藏着多大的秘密?
  雨小了。费吉道立在门洞下,搜肠刮肚想寻个理由,准备路经小区大门时回答门卫可能伸过来的脑袋。没有理由。他决定不骑自行车,他要从侧门翻墙出去。其实翻墙需要更充分的理由。但他更相信雨夜的隐蔽性。正当他的胯部浮过铁艺栅栏时,传呼机又突然疯狂起来,随着裤裆撕裂声,他狼狈不堪地跌落出去。他没敢停留,一瘸一拐躲进阴影里。
  一个女人怒吼的声音震荡着他的耳朵:“你死哪去啦?!”
  费吉道怯声问:“谁?”
  “我!你姐!”我的妈呀!费吉道心里惨叫道。
  “我都传你俩小时了,你怎么才回?你快回来!我在你家门口呐!”费吉道的姐姐带着哭腔喊道。
  费吉道预感大祸临头了。一个从不轻易走出家门的六十多岁的老姐姐,深更半夜冒雨跑北坡,一遍遍传他,绝不会是喜事。费吉道的腿立刻酥软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