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年他踏上当兵的路


□ 赵 翼

  原名赵茂云,20世纪80年代末生于彝良牛街镇甘家坝农村,2003年初中毕业于彝良二中,同年九月在四川泸州一所职业技术学校学习;2004年开始写一些自认为所谓诗歌的文字;2005年参加成人高考,并初涉网络,对网络情有独钟;2006年怀揣农民户口流浪中国的南方城市,无所作为而在餐厅做过服务员,在电子厂做过电器维修员,在电子维修部搞过制冷空调维修与安装。现栖身于杭州某电子厂。“ 寒风飘飘落叶,军队是一朵绿花,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深深我日夜呼唤,多少句心里话,不要离别时两眼泪花,军营是咱温暖的家……”
  这首《军中绿花》时常会在他的嘴边唱起,他说当兵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
  他是我一个要好的朋友,名叫袁冲,四川泸州人。
  那年,我在一家火锅店里勤工俭学,我认识了他,我们似乎很投缘,我和他成了朋友。我们的性格都差不多,只不过他长得比我帅一点,他的身旁总会有许多女孩子追随。
  那年,他高中毕业,他希望考一所好的大学,然而却只考上了成都的一所专科学校,他没有去读,他说他要当兵,他要上军校。我给他说,其实当兵也是我的梦想,因为我来自军事家罗炳辉、英雄徐洪刚的故乡云南彝良。可是我的身高太矮了,去当兵根本是不可能的,他听了只是为我感到惋惜。
  在火锅店里,我和他都很勤劳,重活全部被我们包掉了,其他的服务员总是对我们充满了感激。火锅店的老板时常会在开会的时候说我们怎样怎样的好?而我和他只是相视而笑。
  每天早上天还未亮,他就早早地起床。我正睡得舒服的时候,他总会把我叫醒,他叫我和他一起早跑。而我只有被动的听从,我们每天都要跑五公里的路程,然后一起去吃早点,一起去上班。
  我们一起谈理想、谈人生,他对他的未来充满了希望。而我却对他说,我不知道我的希望是什么?他总是安慰我说,给自己定一个目标,一步一步的去实现。
  九月份,我离开了那家火锅店。因为我要上学,而他还在努力的工作着,他说十月份他也要走了。偶尔一次周末,我会去火锅店找他,火锅店的生意很好,他总是忙得连喘气的机会都很少,他露出一脸高兴的表情,他说工作对他来说就是一种快乐。看到他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就会去帮他传菜和上菜等等。
  十月二十三日,他离开了那家火锅店,他邀请我去吃饭和去KTV唱歌,他说这可能是我们快要分别的日子了,我们相互说了些祝福的话。我希望他一路走好,梦想成真!而他却对我说:“赵翼,我相信你是一个干大事的人,我不是第一个对你这样说,很多人都是这样说的,从你的言行举止就可以看出你是一个不甘平淡的人,我也希望你心想事成……”
  在KTV里,他那副天生的好嗓子唱出了许多动听的歌曲,誓言的《求佛》是他最喜欢的一首歌曲,他总是反反复复的唱。他非得要我和他合唱一首歌曲,我想了想就选了一首军营歌曲《兄弟情深》。我想这首歌最适合表达我们之间的友谊了:
  “我们是兄弟兄弟兄弟情深,有难同当有福同享,这一句誓言你是否还记在心里,这一辈子我永远永远不会忘记……”
  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我读书那所学校的校门口。他穿着一身整整齐齐的迷彩服站在我的面前,背上还背着一个军旅包。他说他验上了,是在昆明的某部队,他要去部队了,我真的为他很高兴。他走了,迈着整齐的步伐在校门口消失。
  “当月光洒在我的脸上,我想我就快变了摸样,有一种叫做撕心裂肺的汤,喝了它有神奇的力量……”
  我不会忘记这首在他手机铃音里的歌曲,亦不会忘记他的梦想。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自从离开家乡,就难见到爹娘……”
   20007年8月杭州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