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动声色


□ 闫 刚

全县乡镇长会议定在周四,吴新来报到已是星期三下午五点。司机小苏把吴新送到宾馆大院,准备提行李送吴新上楼。吴新说,你回去吧,明天下午来接我。说着自个提着黑提包就向宾馆大门走去。
他刚进大厅,就见其他几个乡镇的乡镇长都来了。吴新也觉得自己的步点没人家快。坐在大厅的那一拨乡镇长脸上都起了笑容,个个拿吴新开涮。渔坪镇的赵镇长说,吴大镇长,你不是坐轿子来的,就是赶骡子来的,要不怎么会来这么晚呢?此话一出,其他乡镇长跟着哄地笑了起来。吴新早就听说过渔坪镇镇长赵红兴。三年前,组织部金部长到渔坪镇检查工作,赵红兴俯下身去给他系鞋带,金部长并不知道,竟一脚踩在他的手上,造成两根手指骨折。那时赵红兴还是镇组织委员。出面解围的是政府办公室刘主任。他拥着吴新的肩膀说,不要理他们,你住318房间。吴新对刘主任说,我的司机回去了,房里还可以安排一个人。老刘说,算了算了,这大的政府不在乎一两个床铺。吴新没有与大厅里的一拨乡镇长打招呼就上楼去了。找到318房间,原来这个房间在三楼的顶头上。吴新想,房间虽然离会议室远了点,但毕竟这里安静,没有人来打扰。他猜想这是政办的老刘特意为他安排的。
吴新放行李,从黑提包里拿了毛巾去卫生间洗脸。他拧开水龙头,放出来的水却是冰冷的。吴新想,这可能是水管里的积存水,放一会儿也许就热了。他开着水龙头哗哗地流着,就拉开裤口小便。结束后,他按下抽水马桶的开关,马桶就咕啦咕啦地响起来。收拾好裤口,再去用手试水,不料却还是冰冷的。这与吴新的预想有了很大的反差,他心里嘀咕道,这是什么鸡巴破宾馆,连一点热水都没有。他本想打电话到总台质问领班,想想自己又不会长住,将就一下就过去了。他到房里把开水瓶提来,准备用开水冲一下毛巾。他拧开瓶塞,往洗脸池一倒,不想跟水管里的水一个样,冷冰冰的。这下吴新就烦了,他烦的是今天怎么这样不顺。他带着情绪在走道里喊了几声服务员,一个女孩急匆匆地答应,来了来了。那个女孩一路小跑来到吴新面前。吴新本想劈头盖脸质问她为什么服务质量这么差,但还是忍住了。要了两瓶开水,洗了一把脸,他才觉得心情好了许多。
吴新出了卫生间,开了电视,但电视效果不太好,图像老是出雪花点子。吴新也没有认真去看,他在想其他乡镇的人为什么都在大厅里,难道一会有什么活动?正这么想着,就听到了敲门声。吴新起身去开门,见是政府办的刘主任。一见面刘主任就说,吴镇长你猜我把谁叫来了。吴新一看,发现李子发在走道的另一头打电话,就扯起喉咙喊了一声子发。李子发侧过身来向吴新做了一个手势。刘主任和吴新进了房间。吴新给刘主任沏了一杯茶。老刘说,我知道你的脾气,你也不愿和厅里的那帮子一起搅和,我就把子发叫来陪你。吴新听了刘主任这一番话,觉得刘主任还挺善解人意的。吴新与李子发在高中也是最好的同学。刘主任把话刚讲完,李子发就进来了。李子发说,吴大镇长当选我们还没来得及祝贺你就进城了。怕是上任后第一次进城吧?吴新在李子发的肩上擂了一拳。李子发说也是,吴新选上了镇长,虽然不像其他乡镇长那样风光,但毕竟是代表自发选上来的,也是我们这帮同学的骄傲嘛。刘主任见话题越扯越远,就起身告辞。刘主任说,子发,我把吴镇长交给你了,接待不好我可是要找责任的呀。李子发说,你放心吧,看我的。李子发和吴新把刘主任送出了门。他俩进屋后,李子发就说,政府院里数他最滑,老鲇鱼。吴新也知道老刘是陪了几届县长的人,人称不倒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