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催乳师


□ 于 卓

  快到下班时间,任雯雯接到了催乳师打来的电话。

  任雯雯是个职业经理人,目前在这家民营教育中介公司任职,主要打理国内中高学生出国读书的业务,也搞一些跨国教育项目的开发与合作。

  送走一个洽谈合作事宜的老外,她刚进办公室坐下,手机就响了。她一看来电显示——“摸乳大师”,不由得哧哧笑起来。可笑过之后,心里就咯噔一下,因为她记起了预约这码事。

  你好你好,任雯雯接了电话说,不好意思,你现在……

  对方说,再有三十分钟,可到你府上。

  任雯雯连忙说,好好好,一会见。

  收线后,任雯雯手忙脚乱地套上外衣,看看办公桌上没什么好收拾的,拎起包就往外走,路过大办公室时,找人简单交代了一下就赶紧出了门。

  任雯雯预约催乳师是前几天的事。

  那天公司里一名歇产假的员工,抱着宝贝儿子来看大家。小家伙很耐看,胖乎乎像个洋娃娃。任雯雯来这家公司主事时间不长,与这个正在休产假的产妇不熟,她夸了小宝宝几句就退到一边去当听客。

  几个女人围在一起七嘴八舌,后来三说两说,就说到了产妇的奶水上。产妇兴奋得不行,说自己一开始不下奶,后来朋友帮忙找了一个催乳师,做了几次奶水就上来了,宝宝吃不完,宝他爹就偷嘴吃剩下的。

  产妇眉飞色舞,喋喋不休,直说那个男催乳师特厉害,不光弄出了她的奶水,还保养美容了她的乳房,现在没有奶块了不说,乳腺都不怎么增生了,催奶健乳双受益。

  周围的几个女人,听到这里表情有点不自然了。其中一个问产妇是不是说走嘴了,催奶师,不会真是男的吧?

  有人搭腔道,男的,谁敢让他们乱摸呀?摸不好,有奶也得给他们摸没了。

  产妇说,催乳这活,男人怎么就不能干呢?你们的观念也太落后了。他百分之百是个男的,特规矩,特绅士,手法变化莫测,出神人化。那手活,就是一个强!人家在京城里有名号,“神手催乳师”。他服务收费比一般女催乳师还要贵好些倍呢,一个钟六百,外加车马费三环内五十,三环外一百,还价了您就拜拜。

  听得女人们直咋舌。

  物以稀为贵,我猜那家伙是在哗众取宠!有人发议论。

  产妇说,你们没试过,怎么跟你们说也没用。真是应了那句老话了,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你就得亲口去尝尝。

  听说催乳仪器也挺管用的。又有人说。

  产妇说,得了,快别说什么仪器了。我试过好几个牌子的产品,没一个好用的,有一个叫乳宝亲牌的才神经病呢,定时到点不停下,那天差点没把我乳房吸成面口袋!我一个同学才惨呢,让小老公牌催奶机,活活把一个乳头吸掉了,到这会儿还在打官司呢,都扔进去十几万了。

  女人们就又对催乳仪、吸奶机什么的大发感慨,觉得仪器之类的东西确实不靠谱,还是人手好控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