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瞬与一生


□ 小 娴

  这是真的。有个村庄的小康之家的女孩子,生得美,有许多人来做媒,但都没有说成。那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吧,是春天的晚上,她立在后门口,手扶着桃树。她记得她穿件月白的衫子。对门住的年轻人同她见过面,可是从来没有打过招呼的,他走了过来,离得不远,站定了,轻轻地说了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她没有说什么,他也没有再说什么,站了一会,各自走开了。就这样就完了。
  后来这女子被亲眷拐子卖到他乡外县去做妾,又几次三番地被转卖,经过无数惊险风波,老了的时候,她还记得从前那一回事,常常说起,在那春天的晚上,在后门口的桃树下,那年轻人。
  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
  “噢,你也在这里吗?”
  张爱玲的文字看过不少,却独爱上这篇344字的短文《爱》。文字虽淡,却三起三折,但折折起起之间,“对门住的年轻人”却在十五六岁遇见的那一瞬,成为了她一生的牵挂。一生与一瞬,就这么神奇巧妙地成为了她生命中的惟一色彩。而梅克夫人与柴可夫斯基的相知,那一瞬与一生,仿如张爱玲《爱》的仓皇再现。
  1876年的某个冬夜,俄国著名钢琴家尼古拉?鲁宾斯坦前往友人梅克夫人的寓所,梅克夫人非常酷爱音乐,她是一个富翁的遗孀,是一群儿女的母亲。当晚,鲁宾斯坦用钢琴演奏了柴可夫斯基的《暴风雨》序曲的钢琴改编曲。鲁宾斯坦的出色弹奏,引起了梅克夫人对柴可夫斯基的兴趣,当她得知柴可夫斯基此时正穷困潦倒时,决定每年资助他6000卢布。但有个前提是:两个人终生不见面。
  一曲钢琴《暴风雨》,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好就让穷困的柴可夫斯基和富有的梅克夫人这两个素不相识的男女邂逅了。从此,他们的一生就因为瞬间的钢琴曲牵牵绊绊地缠绕到了一起。他们在邂逅的日子,是那么的节制,只用书信连接着两个人的心。她说:“你的音乐就是我的气质,我的思想,我的悲哀,我感情的回声。”他说:“你的爱和同情,已经变成我的存在的基石。”虽然两颗心一天比一天接近,但是梅克夫人和柴可夫斯基恪守着最初“永不见面”的约定。这并不是因为他们天各一方,恰恰相反,两人的居住地只隔着一片草地。也许,在他们看来,心中那种朦胧的深情是弥足珍贵的。一旦见了面,某种物质的东西也许将会取而代之。他们宁愿自己永远是对方心中那个没有打过招呼却牵挂无比的纯美的“对门住的年轻人”。
  4700多个日子,1100封通信,起起折折间,这两个“对门住的年轻人”也曾经偶然地相遇,但依然是那种不曾打过任何招呼的让人心痛的纯净。
  有一天,他们偶然在街上相遇了。一辆双轮的敞篷马车驶过,车上坐着梅克夫人和她的女儿。柴可夫斯基鞠躬,梅克夫人也鞠躬,马车一下子就走远了,正如失散多年的爱人,在擦肩而过的两列火车上,一眼瞥见了对方熟悉的身影,而火车却往灯火迷离的前方奔远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