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无头猫


□ 额敦桑布(蒙古族)

◎ 额敦桑布 (蒙古族)◎ 查刻勤 (蒙古族)译

  高图布半夜从梦中惊醒后,睡意像被狗舔了似的,再也无法入睡。初十的月光从宾馆的窗户射了进来,房间显得格外宽敞,柜子、椅子、壁饰、吊灯都清楚地映入他的眼帘。邻床上的色博格正腆着大肚子鼾睡,此人在嘎鲁泰苏木供职,和高图布一起来参加这次蒙古象棋比赛,被安排在同一房间。

  真是糟糕的梦!就在刚才,我梦见一只黑猫卧在枕旁,弯曲的尾巴左右摇摆,鼻子呼哧呼哧地响着,却看不到脑袋。没有脑袋的猫?我惊奇地刚要伸手去摸,那只猫却跳下床,悠然地走出门去。这猫好像在哪儿见过,以前色迪家不是有这么一只猫吗?说来色迪现在咋样?不晓得。他这人有点轻飘,常常向后捋着头发,撅着嘴吹牛,而且什么事都喜欢拍板做主。自他搬到嘎鲁泰苏木后,我们已久未谋面,听说他平步青云,当上了苏木书记。能行吗?不是有句话叫处高临深嘛。今天听色博格的口风,有点儿不对劲啊,他没出什么事吧?高图布想着,扭头一看,只见邻床上的色博格短裤背心,仰面朝天,鼾声如雷,肚腩随着呼吸一起一伏,被子已被踢得老远。

  这次和色博格可谈得真欢啊,什么那达慕大会、快马、好跤手、象棋比赛,直至人生、世间轮回等等真可谓无话不谈。色博格中等身材,较胖,见多识广,随和易处,是位常常深思熟虑后再开口的稳重而有心机的人。今天提到色迪时,他却欲言又止。“嗨嗨,色迪嘛……”他定睛望了望我,想从我脸上读出点儿什么,接着便默不作声了。为何如此?大概知道我是色迪的老乡后,怀疑我们有亲属关系,所以把要讲的话咽进去了。如果色迪安安稳稳地当着书记,他的下属怎会是这个态度!即使不天花乱坠地说他好话,也可以说一些中肯的话吧。真奇怪!至于我,一个跟牲畜屁股的牧民,上面的事如何能打听到!更不用说还隔着这么远,可以说是又聋又瞎。这次来可不光是为了象棋比赛,色迪是我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明后天一定要从色博格口里挖出一些他的消息,唉,可怜的色迪,真希望你平安无事啊!男人有三关,钱、权、色,这家伙不会是栽在这上面了吧?……胡思乱想的高图布不禁心痛起来,他转过了身子。在这寂静的夜里,可以清晰地听到知了的叫声。梦里的那只无头猫,让一件诡异的往事闪入了他的脑海。那是十几年前的事了。

  秋日刚刚偏午,风和日丽,远处的戈壁连绵起伏,一片金黄。高图布的家就住在桦树、柳条杂生的那片平川深处。这天,高图布从野外驮回几车干牛粪,待他收拾妥帖,放好粪叉、背筐,脱去皮马甲抖搂上面尘土的时候,一眼看见从平川的小路上有个东西正朝这边赶来。是人还是牲畜?他仔细凝望,发现那东西在闪烁,就知道十有八九是个骑自行车的人了。这来的又是什么人?买死牲畜的,收铜钱瓶罐的,这种人一天能碰上好几回,真是受够了。把不准是个盗墓的!看他那瞎转悠的劲儿!还是给我滚远点儿好!他愤愤地朝屋走去,但因好奇,又转过头望了许久。他家这段路是上坡,那人骑着有点儿费劲,好不容易快到他家时,高图布才认出:“嗨!原来是他呀!”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