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序》、《说苑》之小说考辨


□ 马振方

  《新序》与《说苑》是汉代刘向辑校、编撰而成的两部集合了大量史料、传说和早期小说之书。由于将纪实的与虚构的、有意造作与无意虚拟的羼和一起,混为一书,长期以来模糊了三者的文体界限。本文着意考辨其中的有意虚拟之作,确定它们作为早期小说的文体定位,从而将这些作品与历史纪实或历史传说区分开来,在深入了解两书文体多样化的同时,识别早期小说形形色色的特征。
  
  引 言
  
  《新序》、《说苑》是刘向辑校与编撰的两部文类大致相同之作。前者仅存十卷,为原作三分之一;后者二十卷,同于原作卷数。据刘向《说苑•叙录》,其所校皇家“中书”名《说苑杂事》,在此基础上,又从“向书、民间书”取材,“更以造新事”,自然“事类繁多”,杂而又杂。《新序》之《叙录》已佚,所存十卷,竟有五卷题作《杂事》。叙事广而杂确是两作的共同点。其大量内容是由原书编者和刘向从众多的书籍、资料中集合起来的,在保存先秦史料、传说方面与西汉前期的《韩诗外传》堪称伯仲。不同的是,两作没有《韩诗》那样近乎一半之多的论议之文,除去《说苑》之《谈丛》、《杂言》、《修文》几篇议论与解说为多,两书绝大多数都是叙事,而且多叙先秦之事。所含文体也类乎《韩诗》:既有史书摘录,又有传闻记述,还有“好事者”有意虚造的小说。本文着重考察其中的小说。
  小说是传写虚拟人生的文字语言艺术。便是它的童年时代,也以自觉虚构的人生状况为其内容的根本特点。童年的小说,篇幅大多短小,场景也很单纯,或只有不多的人物对话,称对话体,缺少曲折的故事情节,但这都无碍于其为小说。即使在小说盛况空前的现代,只写对话的小说也不乏其例。除去神话与寓言,只要传写出有意虚构的人生状况,都有资格被称为小说,而且也只能称之为小说。《新序》与《说苑》正有不少这样的作品,正如屈守元在为向宗鲁《说苑校证》写的《序言》中所说,“可以认为其中有些作品属于古代短篇小说”。
  然而,《新序》与《说苑》大都是传写先秦各国君臣大夫的言行事迹,只有部分内容见诸尚存的史书典籍,更多内容的真实与否较难确定,自觉的虚构之作就更难辨明。几种古代小说选本虽多选入两者的某些作品,却并未说明其为小说的缘由,有些也未必是小说。笔者就此课题对两书可考为小说之章依其次序予以考辨,以就教于大方之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