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鞍的影子落地即溶(组诗)


□ 蒋 蓝

  马半闭眼睑
  像穿过风暴的处女
  把尾随而来的风挡在耳廓
  脚下是废弃的驼峰机场与黄草
  腰后是绿茵
  眼睑之上青石耸动
  鬃毛纷飞间,玉龙雪山倾斜插入
  一面泪水浸泡出来的静蓝
  
  缰绳如梦
  成为马永远无法逾越的边界
  背上的牛皮鞍流淌暗火
  像一面鼓被蹄铁敲打
  断然哑灭
  
  马低头而立
  鞍的影子落地即溶
  山岳平躺于马脊之上
  每一个细微的凸凹
  在深入咬合
  就像刀与仇恨
  也可以形成
  只进不出的和睦
  
  为此,马一动不动
  像个处女
  
  玫瑰倒退着隐于刺丛
  
  玫瑰倒退着隐于刺丛
  在阴影里把盛满的阳光哗哗倾翻
  用最低的方式活着,但不排除
  它如孔雀举起苦胆
  
  乌鸦倒飞,天就塌下来
  向日葵一样抵达黄昏
  它用钉子的叫声去穿透雨幕
  像一个投河的失业者
  
  一个女人退缩着步入荒年
  不用背影来同我告别
  而是向我敞开
  落花的全部过程
  
  当菊花倒退着碰翻桌上的墨水
  颠覆了我写下的文字
  墨香浓郁时分,那些挣扎的气泡
  使我想起涂满生漆的侠客豫让
  
  袭击
  
  一个冬夜
  突降的雨将影子和岑寂
  全部抹去,再浮起来
  我听见一双皮鞋踢破水洼
  在身后,马蹄和喘息
  汹涌而至
  一根棍子,打中我的肩背
  听到木头折断的声音
  跳起的一头
  碰巧击中它面部
  这时,冬季罕见的闪电
  照亮它掩面的手
  和指缝间的空洞——
  
  它不过是一个孩子
  
  他蹚水而逃的脚步
  从拐角的路灯下摔入黑暗
  像泼出去的水
  我想,也许穷疯了,要铤而走险
  或是一个梦游者,在施展自卫
  或者,把我错认成仇敌
  
  我没有受伤
  我视之为黑暗与我
  撞了一个满怀
  
  宫殿的走马
  
  如同骆驼不但穿过了针眼
  临走时,还没忘记用蹄子
  磨钝针尖
  马在铺满花岗石的甬道
  渐渐靠拢尽头
  就像一根火柴在擦皮上磨
  
  蹄声是“提升”的暗喻
  如履碎冰的肌肉,在寻找冰下哑散的铜铃
  墙头,没有出墙的花和逾越的大鸟
  墙楼反而被啼声越托越高
  它用斜影铺出来的草原
  黄昏时分,马蹄发出的鸣响
  如同蟋蟀挥舞破铁
  
  马立在阴影中跺脚、交换重心
  黑夜顺鬃毛直挂中天
  星斗泛着白光
  将天空跑成了弯曲的滑地
  上天没有为马留下一丝火星
  甚至没有忘记拿走
  最后的勒肚带
  
  失去了草地和柬腰
  马立在暗地睡了
  连梦也没有
  像个孕妇
  把肚皮卸往旷野
  
  雪地蟾蜍
  
  漫天的时光
  用雪花的方式在大河间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3期  
更多关于“鞍的影子落地即溶(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