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滩地


□ 召 唤

  ●召 唤

  悠来一阵风。滩地越发显得阔野起来。

  风,是斜着身子来的,徐而轻,蹑了手脚,在棉地里穿行,棉叶就翻卷起一片片的阳光,在玉叶心头渐次泛亮。

  一片阴凉罩下来,遮住了毒辣的日头。风再悠来时,玉叶心头的枝呀蔓的就往绿地里曳了几下。

  阴凉像长了脚,往前挪移开去。

  有阴凉护着多好啊,就像男人厚实的胸膛,枕上去,特别的踏实受用。可是,阴凉到底是走了,就跟男人走了一样。

  玉叶看着远去的阴凉,心里陡生一抹惆怅。

  玉叶在剪枝。棉叶密实得针也漏不下,枝桠上开满了红的白的花,花有实花,也有谎花。实花结桃儿,终究要吐出一朵朵雪白的棉花;而谎花呢,光会抢实花的养料,只开花不结果。这样,就得把多余的枝蔓剪掉,谎花抹去,保证地力和养料,一门心思地让棉棵子和实花,吃饱喝足,然后攒了劲儿地开花结桃。没了那些枝蔓和谎花抢食,棉棵子自然就会往旺里蹿,实花呢,也会往鲜里开,几场透雨过后,再去看,枝枝桠桠的,尽是了一嘟噜一嘟噜的棉桃哩。

  风似乎打了结,不肯散去。玉叶冷不丁在右手腕上捏了一把,咦,怎么就没感到一丝异样呢?她纳闷儿,刚才自己明明使了猛劲的这一捏,怎么就……毫无知觉呢?而那个人轻轻地一捏,至今却还在手腕上电着,心里头酥着哩!

  玉叶一剪刀下去,剪断了枝蔓,也剪断了风,可心头的枝蔓,仍盘根错节地往旺势里蹿。唉,要是心头的枝蔓,也能咔嚓一下剪掉就好了。玉叶这么想着,不由手搭凉棚,瞭了一眼滩地。

  滩地其实就在东荆河堤脚下,是带了沙性的那种滩田,有了庄稼的覆盖,风一吹,滩地就阔了,野了。前些年,滩地上,零星地种着一些花生、黄豆,或芝麻,稀稀拉拉的,东一块,西一地,像癞痢头,不成体统,更谈不上规模,结果产量上不去,效益也不好。去年,村上实行了“农户+公司”的集约化规模经营模式,就是农户出土地,公司出种子和技术,统产统销。这样一来,效益明显上升,比各家各户单打独敲翻了好几番。

  去年冬播前夕,村上通知开会,各家各户去一位当家理事的,说是要按指印。分责任田都三十年了,这是村上头一回开会呢。男人不在家,玉叶就顶上,去了村部,作为当家的按了指印。在玉叶的心目中,按指印是最神圣的事,就跟上了铜版册一样,不得更改。玉叶活了三十岁,一共按了两次指印。头一次是跟男人到镇上的民政办,在那红得要多喜气就有多喜气的结婚证上按了一下指印。拿上证,准备离开的当儿,进来了一对中年夫妇,脸上都写着忧悒。原来中年夫妇是来打离婚的。当那女人在绿本本上按指印的一刹那,一颗晶莹的泪珠“叭”地落在了红红的指印上,玉叶的心也跟着揪了一下。返回的路上,玉叶对男人说,不是当初两人都按了指印么,还兴反悔呀?男人一笑,说都这个年代了,离婚很正常的。玉叶一惊,离婚还正常呀?要是你……男人回头,掐断了她的话头子,要是往后你敢背叛我.我就要……玉叶立马伸出一个巴掌,结结实实地堵住了男人的嘴巴,怨道:看你嚼蛆,看你嚼蛆!捂得男人透不过气儿来。再一次,就是这回在合同上按指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