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牛喜光之恋


□ 勒永强

十年前,牛喜光进城卖桃,横穿马路,被一辆轿车刮倒了。幸好车速不是很快,他倒下去的动作多少带有夸张成分,就像足球场上的一个假摔,裁判看见是要吃牌的。司机探出头大喊一声:找死呀。
牛喜光趴着不动弹,哎哟哎哟地乱叫。车上下来个年轻人过来扶他,态度和蔼,问他:大哥伤哪了?不要紧吧,去医院查查?牛喜光说我的腿不行了,痛啊痛,痛死啦。年轻人说那要去医院。来,大哥我搀你上车。司机一边恶狠狠地说,不要管他,牛秘书,我只碰了他的篮子,他自己倒下去的,想耍赖。
两个姓牛的又交谈了几句,牛喜光“腾”地一跃而起,摆摆手,别耽误你的公务,你走吧大侄子。牛秘书说,四叔真的没事?那我走了。论起来,牛喜光跟牛秘书还是本家叔侄。牛秘书的老爹是南下干部,现在住干休所,叔侄俩未曾谋面。
牛喜光不卖桃了,进城做了环卫工,原来那辆轿车是环卫局长的坐骑。局长家大白天起了内讧,两个女人打架,局长弹压不住,招来秘书司机两员大将火速驰援,当真十万火急。秘书没想到半路碰个叔,叔也没想到遇上个当官的侄儿。官不大,却从此改变了牛喜光的命运。
城里五光十色的生活拓宽了牛喜光的眼界,他的思想慢慢地起了变化,开始羡慕城里人的生活。他把城里人大体分做两类:有钱的和没钱的。他不敢羡慕有钱人,他们在天堂里过着神仙一样的生活。牛喜光气馁地认为自己今生今世没有升仙的希望了。他实实在在地羡慕城里的穷人,他们穷,但至少有个家。老婆孩子热热乎乎,要么上班下班,要么做做小生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像他这个年纪,孩子该上初中了吧,可他呢,碰都还没碰到女人一下。他觉得自己很亏。
街上的女人那么漂亮,花枝招展,晃得他眼球一阵阵发亮。他就想,是该找个女人了。女人的身子是个啥样子,牛喜光知道一个大概。夏天的女人格外鲜亮,袒露肩膀到后背,大腿到脚丫,甚至还露肚脐眼儿,让人看了真是心惊肉跳。女人身上遮蔽的部分,他只能凭想象自由发挥。有一点可以肯定,那是女人的精华部分,美妙无比的部分。牛喜光对这个问题没有答案,心里老是琢磨。
有一年回家过年,牛喜光在车站候车,鬼使神差地钻进了一家镭射厅。不得了,他亲眼看见女人生孩子的部位。是一个外国娘们,牛高马大,金发碧眼,一身白生生的肉,他立马觉得浑身热血奔腾,呼吸急促,一颗心就要从胸膛蹦出来。
他才激动了不大一会,警察来了。警察对他们逐个盘查,看了他的身份证。于是,他带回家过年的钱就交了罚款。牛喜光咬咬牙,自己宽慰自己,终于解开了一个过去难以破解之谜,现在女人的秘密他已经全部掌握了,二百块钱,就他娘当交了学费吧。

牛喜光如果现实一点,在老家找个女人也不是不可以。他在城里工作,还是事业单位,国家拨款,收入稳定,不同于普通打工仔。他的眼界高了,瞧不起乡下女人了。他觉得他们一点也没意思,土头土脑,傻里傻气,俗不可耐。一句话,他跟他们缺乏共同语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