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清文人心态与唐侠女形象的嬗变


□ 陆学莉

  在中国文学史上,侠女形象第一次大量出现并且绽放异彩是在唐朝。到了明清,侠女形象又再度兴盛起来,文人掀起改编唐侠女作品的热潮。从作品数量看,明清戏曲小说关于唐侠女形象的改编作品至少在二十五篇之上。从作家数量看,据不完全统计,有近二十位作家对唐侠女形象进行过改编。其中既有著名文人学者,如蒲松龄、王士稹、王夫之等;也有名不见经传的作者如写《卫女》之汤用中。从文体来看,明清时期各种叙事文学样式都有以唐侠女为原型的改编之作,白话小说如《蔡瑞虹忍辱报仇》、《侯官县烈女歼仇》、《李公佐巧解梦中言谢小娥智擒船上盗》、《二奇合传》第八回《谢小娥智擒群盗》等;文言小说如明冯梦龙《情史》中的《申屠氏》、《红拂妓》、《荆十三娘》,蒲松龄的《侠女》、《庚娘》、《商三官》;戏曲明杂剧如凌濛初的《北红拂》、冯梦龙的《女丈夫》、明传奇如张凤翼的《红拂记》以及清杂剧如王夫之的《龙舟会》、尤侗的《黑白卫》等,均为有关唐传奇的改编作品。
  中国古代文学批评一向强调文学的社会功能,纵览中国古代文学作品,无论诗歌、散文,还是小说、戏曲,都不同程度地体现着教化的意图。教化思想深深扎根于古代文人、学者的心灵深处。随着封建礼教意识的逐步强化,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统治最后时期的明清时代,是推进儒家文化最成熟的时期。明清统治者注重文学教化手段,以程朱理学作为控制国人的根本思想。明代统治者独尊朱熹学说,明确钦定以伦理纲常为根本特点的程朱理学作为官方哲学,为封建专制制度的合理性、永恒性寻找理论依据。清统治者在统治思想方面与明代一脉相承,竭力推行教化观念。康熙在《学校论》中谈道,治天下之道“尚教化以先之”。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明清两代都大肆倡导女教,女教即妇教——要求妇女必须遵守的行为道德规范。明太祖就命儒臣修《女戒》,而后永乐、洪熙、宣德诸朝都非常重视弘扬女教。各级地方政府都积极地向朝廷呈报本地女子的奇节异行,大树贞节牌坊,当作美德大肆宣扬。在这种社会环境熏陶下,文人形成了强烈的教化心理,就成为传播与实践教化思想的主力军。理想型侠女嬗变模式以“慧眼+妇德+英雄”为特点,体现出明清文人实践教化思想的积极探索,即在和平岁月里,女侠则回归传统女性特点。文人极力塑造侠女貌美如仙、女红伶俐,且有智慧才能,即重点刻画“慧眼+女德”;当自身有冤仇尤其是国难当头时,女侠则一改柔弱本性,要么手刃仇人、报仇雪恨,要么冲锋陷阵、杀敌报国。所以,明清时期侠女形象总体上要么柔情似水,与传统女性极为相仿;要么豪气冲天,凸显其阳刚之气。
  张凤翼《红拂记》是“慧眼+妇德”的代表之作。一方面通过红拂女的念白和唱曲,抒发其怀春、恋情、闺怨之感,凸显红拂柔情似水的女性情怀;另一方面重墨渲染红拂支持并鼓励丈夫追求功名利禄,尽显其贤惠、善于理事的精神气质。无论是春愁别恨,还是居家过日,都是我国传统女性形象的理想特征——鲜明的妇德意识,这与唐传奇《虬髯客传》中红拂女性格迥异。唐传奇中的红拂女更多的是大胆执著,敢爱敢恨,脂粉气少,英雄气盛,呈现出一种生机勃勃、洒脱豪迈的气派。
  冯梦龙辑的传奇《女丈夫》则是“慧眼+英雄”的代表之作。《女丈夫》同样本事于唐传奇《虬髯客传》,在内容上许多出是原封不动地套用张凤翼《红拂记》,但与张笔下的红拂形象差异较大。以夫妻离别以及“教婿觅封”之后的场戏为例,张凤翼《红拂记》第二十二出中这样写道:“我欲言还止,转教人心折临歧。无奈燕西飞,更生憎影茕茕伯劳东去。只怕萧条虚绣户,禁不得门掩梨花夜雨时。纵不然化做了忘夫石,也难免瘦了腰肢。”这些寻常分手情话,缠绵悱恻,表达了情思不断、恋人难见、美人独守的凄苦之情。“教婿觅封”之后的场戏仍然是渲染过着颠沛流离的凄惨生活。《女丈夫》在第十九出中的临别之戏非常理智地向丈夫提出两点要求:一是“滚滚征尘,滚滚征尘,迢迢驿路……干戈扰攘纵横豺虎”,希望丈夫慎重选择投奔对象;二是“休得为陌头柳色,系挂丝丝……豪杰从来不顾私”,鼓励丈夫应以国事为重,颇有“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的英雄豪迈气慨。“教婿觅封”之后的情节,则以侠女的具体行动来突出豪迈气质。天下大乱,红拂女携带虬髯翁所赠财物,投奔大唐公主,并且亲自奋勇杀敌,然后将虬髯翁所赠财物再次抛却,可见,红拂女不仅是一位慧眼识人的才女,更是一位冲锋陷阵的巾帼豪杰。
  天然智叟《侯官县烈女歼仇》、心远主人《申屠氏报仇死节》和长篇小说《儿女英雄传》则是“慧眼+妇德+英雄”模式的典范之作:不过,三篇的妇德内涵稍有差异,前两篇小说侠女“妇德”的重点落在“贞”上,后者则表现在“贤”上。
  《侯官县烈女歼仇》、《申屠氏报仇死节》两篇拟话本都本事于唐传奇《谢小娥传》。申屠氏依靠自己,深入虎穴,手刃仇人,改编者竭力颂其智、勇、忍的个性。申屠氏的精神气质与唐传奇中的谢小娥有相通之处,但也有其鲜明的特色。一是突出侠女才貌双全的特点:两篇文中主人公既拥有沉鱼落雁之容,又有超凡之才,这是唐代小说中所没有的。二是渲染其贞妇气概:如《侯官县烈女歼仇》中写侠女复仇之后,来到丈夫坟前“放声一号,泪如泉涌,万木铮铮,众山环响”,然后解下红罗,自尽于坟前。《申屠氏报仇死节》中的申屠氏,则对着丈夫坟前拜了又拜,“自己就一刀也勒死”。两位侠女都以自尽终结,刚烈中透出辛酸,令人回肠荡气。这样的结局与唐代小说出家当尼姑的收尾迥然不同。三是凸显其慈母情怀:两篇小说都写到侠女离开董家前对死者、老小的妥善安排,尤其是申屠氏与儿子生死离别一节,令人感动。显示了女主人公宽广的慈母情怀,这也是唐代小说中所没有的。由此可见,复仇侠女集才女、贞妇、慈母于一体,成为明清文人弘扬女才、宣扬节孝的榜样。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