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丽歌舞团


□ 彭兴凯

1
去美丽歌舞团当歌手那一年,我二十一岁、如果向后推三年,我十八岁。我十八岁的那一年念完高中,并且在这一年的高考中名落孙山,接下来我又连考了两年,还是没考上。我知道自己不是上大学的料,我就是这么一年年考下去,考到七老八十,也不会跨进大学的门槛儿。我不准备再考了。我决定与那些所谓的大学来一个彻底的拜拜。
告别校门的我,可不想跟着爹去侍弄庄稼地。我的理想是到镇上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体面地在这个地球上活着。我对爹娘说,拜拜,我到镇上找工作去!我说着就跨上一辆山地自行车,撅着屁股蹬踏着去镇子。出了村口就是一条柏油路,沿着柏油路走十八里路,就是镇子。在镇子上,我并不急于找什么狗屁工作。我懒得找,我想如果有造化,工作可能会主动地来找我,我只需学习春秋时候宋国那个幸运的农夫,守着那株老桑树,就会待到一只肥美的兔子。我眼下最迫切的任务是,好好利用精力充沛的这个年龄段,玩。
镇子虽是个镇子,可也有了城市的面孔,楼竖得老高,街拓得贼宽,成日人来车往地喧躁。这里有舞厅、有麻将桌、有滑冰场,还有影院、酒吧、桑拿浴什么的。时不时地你就会见一些洗头女在街上招摇。她们喜欢将头发染成黄色与红色,乐于把小奶子挺得高高的,牛仔裤包裹的屁股蛋高兴地左扭右摆,扭摆出许多韵味和风情。我就喜欢在这些如乐场所里消遣。
我的如意算盘没打错,后来,还真是工作主动地找到了我。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就是那只撞死在宋国人面前的兔子,肥美得不行。那天我又来镇上消遣。我在滑冰场溜了一阵冰,又去桑拿池洗了个桑拿,浑身轻松松的好舒泰。我就晃到镇中心部位的十字路口。那儿有个街头卡啦OK桌,我每天都喜欢到这里唱上几嗓子,我的大脑皮层里没有多少读书的神经组织,但音乐细胞却不少,能唱一口很不错的歌。而且模仿性能极佳。唱《弯弯的月亮》,我会把天上的月亮与河中的小船,唱得像刘欢一样弯弯;唱《我是一只北方的很》.我会把那只走在旷野中的狼,唱得像齐秦一样凄厉;若唱《冬天里的一把火》,我就会把那团燃烧的爱情之火,唱得像费翔一样熊熊,把所有女人的心都溶化。这是通俗的、下里巴人的,高雅的,阳春白雪的,我也能对付。不是吹,就连意大利的那首著名民歌《我的太阳》,我也能唱得非常帕瓦罗蒂。
我就是在那个十字街头唱歌的时候,那只肥美的兔子撞死在我面前的。
那天我唱的什么歌,忘了。只记得等我把一支歌唱完的时候,周围响起一阵零乱的巴掌声。我已习惯于这种巴掌声,我在这种巴掌声里是一种无动于衷的表情。我无动于衷地将麦克风一丢正要走开,有人喊住了我。我转眼望那人,四十来岁的样子,生得肥肥大大的,骑着一辆摩托车,喊我时也没有从车上跳下来。他只是摘下头盔,就这么骑在车上跟我说话。
他说:刚才这歌是你唱的吧?
我说:没错。
他说:能告诉我,你在哪里高就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