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丽歌舞团


□ 彭兴凯

1
去美丽歌舞团当歌手那一年,我二十一岁、如果向后推三年,我十八岁。我十八岁的那一年念完高中,并且在这一年的高考中名落孙山,接下来我又连考了两年,还是没考上。我知道自己不是上大学的料,我就是这么一年年考下去,考到七老八十,也不会跨进大学的门槛儿。我不准备再考了。我决定与那些所谓的大学来一个彻底的拜拜。
告别校门的我,可不想跟着爹去侍弄庄稼地。我的理想是到镇上找一份体面的工作,体面地在这个地球上活着。我对爹娘说,拜拜,我到镇上找工作去!我说着就跨上一辆山地自行车,撅着屁股蹬踏着去镇子。出了村口就是一条柏油路,沿着柏油路走十八里路,就是镇子。在镇子上,我并不急于找什么狗屁工作。我懒得找,我想如果有造化,工作可能会主动地来找我,我只需学习春秋时候宋国那个幸运的农夫,守着那株老桑树,就会待到一只肥美的兔子。我眼下最迫切的任务是,好好利用精力充沛的这个年龄段,玩。
镇子虽是个镇子,可也有了城市的面孔,楼竖得老高,街拓得贼宽,成日人来车往地喧躁。这里有舞厅、有麻将桌、有滑冰场,还有影院、酒吧、桑拿浴什么的。时不时地你就会见一些洗头女在街上招摇。她们喜欢将头发染成黄色与红色,乐于把小奶子挺得高高的,牛仔裤包裹的屁股蛋高兴地左扭右摆,扭摆出许多韵味和风情。我就喜欢在这些如乐场所里消遣。
我的如意算盘没打错,后来,还真是工作主动地找到了我。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就是那只撞死在宋国人面前的兔子,肥美得不行。那天我又来镇上消遣。我在滑冰场溜了一阵冰,又去桑拿池洗了个桑拿,浑身轻松松的好舒泰。我就晃到镇中心部位的十字路口。那儿有个街头卡啦OK桌,我每天都喜欢到这里唱上几嗓子,我的大脑皮层里没有多少读书的神经组织,但音乐细胞却不少,能唱一口很不错的歌。而且模仿性能极佳。唱《弯弯的月亮》,我会把天上的月亮与河中的小船,唱得像刘欢一样弯弯;唱《我是一只北方的很》.我会把那只走在旷野中的狼,唱得像齐秦一样凄厉;若唱《冬天里的一把火》,我就会把那团燃烧的爱情之火,唱得像费翔一样熊熊,把所有女人的心都溶化。这是通俗的、下里巴人的,高雅的,阳春白雪的,我也能对付。不是吹,就连意大利的那首著名民歌《我的太阳》,我也能唱得非常帕瓦罗蒂。
我就是在那个十字街头唱歌的时候,那只肥美的兔子撞死在我面前的。
那天我唱的什么歌,忘了。只记得等我把一支歌唱完的时候,周围响起一阵零乱的巴掌声。我已习惯于这种巴掌声,我在这种巴掌声里是一种无动于衷的表情。我无动于衷地将麦克风一丢正要走开,有人喊住了我。我转眼望那人,四十来岁的样子,生得肥肥大大的,骑着一辆摩托车,喊我时也没有从车上跳下来。他只是摘下头盔,就这么骑在车上跟我说话。
他说:刚才这歌是你唱的吧?
我说:没错。
他说:能告诉我,你在哪里高就吗?
我说:本人无业。
他的眼里突然闪出了光。他说:你能不能跟着我干呢?他说着从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我。他接着告诉我他姓张,叫张志中,手下有一个歌舞团,叫美丽歌舞团。他就是这家歌舞团的团长、他说他的歌舞团正需要添一个男歌手,问我肯不肯去。如果肯去的话,他可以接收我。他说罢之后就用一种期待的眼神望着我,等待着我回答。
我一开始是发怔。我不相信这陌生男人说的话。这纯粹就是天上掉馅饼。天上掉馅饼的事又是根本没有的。可我马上就明白,这的确就是天上掉下的一块馅饼儿。这馅饼儿还冒着热腾腾的香味儿,让我忍不住馋狗似的要抽鼻子、咂舌头,我点头答应了他。
二天之后我又来到镇子上。但这次我没有在镇子上逗留,我坐着一辆个体户经营的破中巴车,徐徐地穿过镇街,来到距镇子一百八十里外的县城,在县城下了车,我哪儿也没左,沿着一条宽宽的马路,一直来到县城东南部的一片沙滩上。
沙滩上正逢山会,为期五天的时间。张志中的驮舞团就在山会上演出。他与我事先约好了,要我在山会这天来报到。才中午九点来钟,山会上已人满为患了,南来北往的人像起群的蚂蚁聚拢在一起,弄得世界一片纷乱与喧噪。在山会的西北角,扯着好几顶圆圆的帐篷,那便是在山会上演出的歌舞团了。我数了一下,一共无家。我背着行囊大步走过去,一眼就看见了我要找的歌舞闭。它处在五家歌舞团的中心位置,帐篷前边扯着一个巨大的条幅,上面大书着五个红色的变体仿宋字,正是美丽歌舞团。帐篷门口搭着一个小台子,台子上有一位女孩正在大声招徕着观众。她穿着一身缀着金色饰物的演出服,胸前一对奶子特别山类拔萃-不知她的叫喊还是她的美丽,招来一大群观众围拢过来,把一束束热热的目光盯向她,有不少人已掏出腰包购票入场了。
张志中不在,负责接收我的是他的夫人李美丽。
李美丽挺美丽。这是我初次看见她时的感觉。不过她年龄略略老了点,有四十三岁了,眼角有一些淡淡的鱼尾纹。但这样的年龄对她的美丽非但没有造成多么不好的影响,反而让她更具有一种成熟的魅力。只是这位美丽的团长夫人对我的到来并没有露出多少欢迎的神色。她一面在打了粉底的脸上涂着鲜艳的口红,一面跟我说话,显得极其冷淡和漠然。她甚至没有正儿八经地看我一眼。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