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两笼鹧鸪


□ 蔡伟璇

蔡伟璇

秀玉家的鹧鸪要卖了!

阴雨连绵之后,终于迎来一个晴好的早晨。金灿灿的阳光,照在秀玉家院子里一架绿意盎然的葡萄上,把葡萄阔大的叶子,照得通体透明,像个绿莹莹的翡翠盘子,葡萄叶上的雨点,则像翡翠盘子里晶莹的水晶。透过葡萄叶和藤蔓斑斑驳驳洒落在地上和秀玉身上的阳光,则如大大小小的蝴蝶,随着秀玉进进出出地忙碌,纷纷飞舞起来,秀玉冬瓜一般虚胖笨拙的身体,也变得有些灵动了。

秀玉4点半就起床,做早饭,侍弄那一群鹧鸪,一口气忙到7点,看着老头子马根生挑了两笼子鹧鸪,走出家门,上城里卖去,才直起腰,撩起围裙,潦草地揩了揩手。隔个院墙的村医马发家,马发的老婆才起床。马发老婆边拢着散乱的短发,边走到院子,探头从开着的院门,瞥了眼刚挑了鹧鸪出院门的马根生,然后隔着院墙对秀玉说:“秀玉啊,一眨眼,鹧鸪就能卖钱了,这下可好了!”马发老婆的话,又勾起秀玉心中的“气”:“嗨,这死老头子,成天就只是睡不够,说好5点起床,睡到6点还起不来。你看这时候去,要8点多才能到得城里。”秀玉嘴里虽骂着,却并没有真的太生气——那两笼鹧鸪,在这个晴朗的上午,就要卖回来一大笔的钱呢!秀玉的心情,少有的好着哩。“咳,男人都那鬼样!”马发老婆宽慰道,隔着院墙,递过来两朵新鲜的玉兰花。秀玉伸过手去,凹着掌心,接过犹带着昨夜雨水的玉兰花来。看着掌心中白玉无瑕的玉兰花,秀玉忍不住低了头,在掌心里使劲儿嗅了嗅,顿时,一股清凛凛的香,直冲脑门来,秀玉欣喜地往两边耳朵上,各夹上一朵玉兰花。

秀玉打葡萄架下穿过,走回厅堂时,又往院门外望了一眼,远远看见老头子马根生,挑着两笼鹧鸪,正打村口那棵高大的凤凰木下走过。5月底了,高大的凤凰木,枝干虬劲,如云冠盖几乎看不见青绿的枝叶,披满的是艳丽无边的凤凰花,红彤彤如漫天云霞!秀玉看着这绚丽红火的花,又想起了她的儿子秋鸿。秋鸿在城里一中上学——那是一所一级达标学校,每年都有参加中考的学生,因比它的录取线少个1分2分的,就要交2万元才能上它的高中。那2万元叫什么“择校费”。儿子争气,虽在乡下的中学读初中,却一下就考上了城里一中的高中,并且还一分钱都不用交哩。儿子现在已经读高三了,成绩一直都在年段理科前50名内。那天去开家长会,班主任老师说,他们学校理科的学生,在年段前300名都能上重点大学。照这么说,儿子考上的,将是重点中的重点。秀玉幸福地想着,满意的笑容,涟漪般一圈一圈地往外扩散,把她虚胖的脸,撑得更圆满了。

远处,马根生的背影已经成了越来越远的一小团黑影。看着那一小团黑影,秀玉不禁有些心酸,老头子心脏不好,可是,为了这个家,为了给秋鸿筹上大学的费用,自己差不多是把他当牲口使唤,一分零花钱都不肯多给他。给他抽点烟,喝点酒,都是撵最便宜的买。秀玉又想起出去打工的女儿春美,咳,这鬼丫头,放着诚义家那么富有,偏偏不肯。要是嫁了诚义,秋鸿读大学的费用都不用愁了,自己哪会这样苛待老头子。诚义的爸妈是那么喜欢春美,一再允诺,若春美嫁了诚义,他们要供秋鸿读到大学毕业哩。这死丫头,偏偏要穷得叮当响的德顺那傻小子,要像自己,穷一辈子!嗨,秀玉转念又想,只要一茬一茬顺顺利利地把鹧鸪养大卖出去,秋鸿上大学的学费也可以不用愁了。到那时,春美愿意嫁德顺,也就由着她去吧!

春美凌晨1点才洗去一身的烟酒气,浑身酸痛地一头倒下睡觉。3点不到,春美做了个梦,一个好梦,仿佛是端午节,自己从外面喜洋洋地回到阔别已久的家。刚到家门口,就远远看到德顺坐在客厅里!家里的客厅,在两层楼的底层,宽大而明亮。妈呢,正笑吟吟地在给德顺解开自己包的香喷喷的大肉粽!原来,德顺从深圳回来了,正提了大堆的礼物,到家里向妈来求亲了。这德顺,回来了也不先说一声,就冒冒失失地到家里来求亲。我要不答应呢?春美在心里喜滋滋地嗔怪着德顺。就在这时,春美醒了。醒来的春美,心口咚咚地跳。春美仰面躺在床上,瞅着黑暗中的天花板,那里有外面折射进来的一抹浑浊的灯光。春美黑葡萄般的眸子,在黑暗中,对着那光,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春美又想起上次去小芹家,看到她家养鹧鸪致富,盖起新崭崭的二层楼房的情景,想:妈勤快,能干,把自己千辛万苦积攒下的那1万多块钱交给妈,让她去养鹧鸪,也许要不了多久,梦中的情景,就会成为现实!

千万要把鹧鸪养好啊,为那1万多块养鹧鸪的启动资金,自己手上、身上,不知留下过多少咸猪手的印迹。那些印迹,就像身上一块块重重叠叠的癣。

春美最怕向澳佳公司总务课长推销啤酒,他那连手指头背上都有很重汗毛的胖手,每次都要搂着自己穿薄薄雪纺绸衣裙的肩膀先灌下一杯啤酒。每次想到那胖手里湿漉漉的汗液,透过薄薄雪纺绸浸湿自己皮肤的感觉,春美都会浑身起鸡皮疙瘩。可是,没办法,他是酒店的签单客户,他每次来都要春美的啤酒。而最危险的一次,是向那个秃了顶的区财政局农财科长推销啤酒,被逼着喝得八分醉的自己,软软晕晕地被喝到半醉的农财科长,一路揉搓裹挟着,带到酒店楼上的房间门口,才碰巧被往客房送东西的小芹看到。小芹忙叫来另一个姐妹,半哄半骗地把农财科长半拉半架到歌厅K歌。春美后来每每想起这一次,都会心惊胆战地后怕。

分享:
 
更多关于“两笼鹧鸪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