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采阴采阳


□ 张 静

张静:女,1979年生于山东,现在北京,本文为其处女作。

是的,你猜的没错,今年我二十五了,属羊的,去年过了本命年。大家都说,本命年冲撞太岁,诸事不顺。年纪轻轻,我是不迷信的。可去年还真是不幸。去年叶子远走加拿大,我和小熊也分开了。他们这两个年轻人再也不会推开房门,来到我的身边,伸出手来抱住我了。就像两条奇怪的地理现象上没有出现过的河流,他们冲出河岸流到我这里,可又在一个地方分开,向着各自的方向冲刷而去。
想想这些,对于爱情我就有了点残酷的认识,不能对那些卿卿我我的电视剧太信以为真,爱情这个东西拿捏起清白无辜的生命来和死亡一样是毫不留情的,甚至比死还残忍。叶子说关键是我不应该那样去爱,把自己看成一盆水然后兜头向一个男人泼去,那是可怕的,是让人望而退却的。她遇见了不少的男人,她说也就是因为她遇见这一类男人太多了,她感觉不到有和这种人每天早晨从同一张床上爬起来的愿望,她想走开。所以她走开了,我认识她的时候,她没和哪一个男人建立长久稳定的关系。
她比我小一岁,前年我二十三,她二十二,两个异性恋的妙龄女郎在一起同居,真是对充满生命力的娇躯非常不公啊。初次见面,叶子这样说。她说,多想拥有一张因为纵欲过度而提前衰老的脸啊,你知道,那时候,她太漂亮,太年轻了,那时候,我们自信要过迅猛充实的一生,身上每一寸平滑的肌肤都要痛快地揉搓掉,每天有二十四个小时,我们有点等不及看自己的结局了。
故事发生的那天,我看上去并没有一张神经质的脸,和小熊在电话里约好见面,出门的时候我照了照镜子。阳光照耀,我成了一个年轻可爱的女人,除了鼻梁上的雀斑五官还应该让人满意。一个晴朗的夏日清晨,我起床很早,给叶子留了一张纸条,告诉她我出门了。对于这次会面,我从没有跟叶子提到过,和一个比你小三岁的男孩子约会,你疯了吗。我能够猜到她的态度,她支持我去和男人约会,但不赞成我去见一个二十岁的小孩。
大概八点,我站在一辆开往小熊住处的公共汽车上。我到得太早了,他还没有起床,地下室旅馆的管理员,一个老太太很不情愿的用扩音器喊他来接电话,熊熊熊……黑暗的,不管日夜都亮着灯的地下室走廊充满回音。他说,你来了,好的。我拿着一本诗集在车站等你。他站在车站,我站在车上,我看见他了。一个穿着腈纶料子衬衣的男孩子,昂着头,一只手臂别在背后,那是一件白衬衣吗,不,是一件灰色细方格的衬衣。白衬衣如果不是衬托在西装里面就会很普通,很土气,化纤料子更是不能要。他很穷,衬衣的下摆有很多皱折,有时候他把衬衣扎到裤子里面,有时候他把衬衣放在裤子外面,衬衣上就有了很多的皱折。他没有办法,他只有一件衬衣。但他有点不以为然,或者说生活太过悲惨痛苦,你不得不别过头去,假装没看见。他的眼睛细长,不太容易看清他的内心。他的嘴唇很厚,嘴巴宽阔。我描写他那时的样子,心中的确荡起柔情,因为后来那嘴唇印到我的身上,我感受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