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白《中篇小说)


□ 王鸿达

  一

  离婚之后第59天,我接到矮胖子叔叔去世的消息,终于控制不住汹涌的泪水,一个人坐在藤椅上嚎啕大哭。一只硕大的老鼠快快乐乐越过门槛进屋来,被我的哭声吓了一跳,退了回去。第二天,我买了一瓶糯米酒和一盒高丽参,坐上西宠去往东州的火车。一路上山丘和电线杆交替出现在窗口,重复的风景与我刚好隔了一层玻璃。

  “你会弹吉他吧?”我这才发现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女孩子,大学生模样,脖子上挂着耳塞,她笑吟吟望着我。

  我想礼貌地笑一下,但却发现脸上僵住了,于是用手抹了一下脸,重新挤出一个笑容。

  “我看你手指那么长,适合弹吉他,左手的手指还有茧,没猜错吧?”她看起来有很强的交流欲望,也难怪,这么闷的火车,时间显得多余,此时有个聊天的人,再好不过。

  我看了看自己的左手,是的,茧还在,只是那把吉他已经被撂在墙角落满灰尘,已经很久没摸了。

  “你好酷,不爱说话?喜欢汪峰的歌吗?《春天里》,很好听!”她扬起手里的耳塞,俯过身来,似乎我如果不拒绝,她就决定塞到我耳朵里来。

  “不好意思,我是在菜市场卖猪肉的。”我淡定地说。

  “哇,你的声音真的很有磁性,可惜是卖猪肉的……”看来这一招奏效,她应该不再说什么了吧,“如果是卖牛肉的就好了,我喜欢吃牛肉,牛肉火锅,牛腩炖萝卜,都是我喜欢的……”没办法,看来遇到一个话痨。

  “我话是不是很多?”

  “不是。”怎么不是呢,吵死了。

  “你不用骗我,她们都嫌我太吵,不愿意跟我一起走。哦,她们是指我的朋友,她们都挺好的……”

  我的耳朵嗡嗡作Ⅱ向,眼前只看到她嘴唇开合不停说着,但已经完全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了。窗口的玻璃L划过几滴雨,似乎想将玻璃斜斜切开,但很快便被冷风吹干了。

  “你猜我多大?”她问了两遍,我才听清楚。

  “我猜不到,你又不是一棵树,如果是一棵树,倒可以切开看看年轮,跟切猪肉一样。”我本意是吓唬一下她,没想到她鼓起掌来,说终于听到我说了这么长的话,而且又这么幽默。

  受不了,我假装上洗手间,躲到过道里抽烟。天空依旧是阴沉的,我深深地呼出两口气,但胸口依旧闷着,这样下去会折寿的。突然听到背后有咔嚓的快门声,转过脸去,那个耳塞女孩正拿着手机给我拍照——

  “别动,我再拍一张,”应该承认她身材不错,虽然长相平平,“你继续抽烟啊,很酷啊这样。”

  我继续抽烟。她又问:“你去东州干什么呀?”

  “你有完没完!”我猛吼了一声。许多人都往这边看过来。

  她的笑容僵住了。眼神开始暗淡了下去,慢慢低头,眨了眨眼睛,转身走了。

  我也为我刚才的怒火感到不安,但现在是不可能回座位了,面对面坐着,多难堪。我在过道里又连抽了三支烟,胸口依然闷着。她也没有什么恶意,大概是火车太枯燥,大概是我凌乱的头发和邋遢的外表吸引了她,实在不应该对她发火。想起座位上还有糯米酒和高丽参,虽不贵重,但是带给矮胖子叔叔的,丢了那就更郁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