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再现“东学”


□ 王 进

  亚洲的近代,可说是一个“西学”的时代。然而,在向西方学习的过程中,亚洲各国的主体态度、接受方式及由此而决定的遭遇和经历是大不相同的。无疑,明治维新以后的日本成了“西学”的“优等生”(竹内好语),并因此而在亚洲以至世界崛起。这一事件对近代中国的影响是:与日本在地理、文化与人种上的亲缘性,使得中国在“师法西方”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折——以日本为中介,向西方学习;并由是而在近代中国出现了影响持久的“东学”之潮——一种被“日本化”了的西方思想。
  然而,由于受长久以来占主导地位的“中国——西方”的思想构架和视野之局限,“东学”的意义及其内涵在近代思想界并没有得到相应的重视。近年来,随着国内学者与日本学界的交往,以及一批日本学者,如竹内好、丸山真男、沟口雄三等有关中国、日本和亚洲近代的研究专著在中国的出版,“东学”及其与亚洲的关系才作为问题逐渐进入人们的视野。《梁启超启蒙思想的东学背景》可说是中国学者在这一研究领域中的一部切实之作。
  该著首先对日本启蒙思想家的思想及日本近代思潮变迁作了系统剖析,较好地揭示了决定日本近代走向的思想渊源。作者梳理了“脱亚入欧”论的创始者福泽谕吉在接触“西学”以后思想变化、发展的过程。详细描述了福泽谕吉在历游欧美初遇西方文化时的震惊,并将这种与异质文化相遇的震惊归结为后来作为福泽谕吉思想原点的“文明”思想的契机。其后,作者在简略论证福氏《文明论之概略》、《劝学篇》与“西学”的渊源之后,将重点放在了对其独特的“文明主义”思想的内涵剖析和最终形成“文明三阶段论”及其现实的实践性,即,日本当时的主要任务,就是“以西洋文明为目标,赶超西洋文明”上。作者更进一步强调福泽谕吉对“西学”在精神上的具体把握:“东洋儒教主义与西洋文明主义相比较,为东洋所无者有二,有形者为数理学,无形者为独立心”,从而提出在摄取西方文明上,先摄取“文明之精神”的主张,并由此引申出福氏关于民族国家的思想:“一人独立,方能一国独立。”正是在这种展示“东洋”思想精神脉络的叙述框架中,梁启超的《文野三界之别》中所表现的以“文明”之尺量度中国在文明进程中的位置的思想趋向,及其“新民”思想的萌发等,都呈现出渊源的意义。
  如果说,福泽谕吉对梁启超还只是一种思想路向上的影响,那么,中村正直的思想就有着更为具体的指导性了。中村正直是一位于阳明心学极有造诣的儒者,无论是面对民族危机还是西方文化,都能持以一种难得的理性态度。对“西学”精神的把握,更是深入到基督教文明的根底上去了,认为正是基督教精神所培养出的国民之敬天爱人之心,而非议会、学校、通信、技术等,才造就了西方的富强,并由此从东洋儒家文明出发,提出了独特的敬天爱人之说,从而得出了“古今中西道德一致”的著名论断。在中村正直看来,东西文明不存在对立;在培养君子人格上,西方基督教与东方儒学有着同等的功效。最终,和当时的明治启蒙家一样,中村正直认为,“人民之一新”而非“政治之一新”者才是维新之根本。正是在这种思想的支撑下,中村正直翻译了英国斯迈尔斯的《自助论》(日文名为《西国立志篇》)和穆勒的《自由论》(日文名为《自由之理》),前者成为闻名遐迩的“明治三书”,在日本近代化过程中产生了不可低估的作用。显然,这是一种非常可贵的思想创见,为中国近代启蒙思想家所少有。然而,让人遗憾的是,梁启超汲取中村正直的“自助论”、“人民之一新”等思想从而形成自己的“新民”思想,却将其作为西学精神的有关基督教文明的思想完全去除了。这种文化的隔膜与排斥感,也可说是一种周作人先生所曾说的“东洋人的悲哀”吧。
  当然,该著还有另外两个值得珍视的特点。一是在分析日本近代启蒙思想家的思想时,尽可能地追根溯源到思想原发地的“西学”,以厘清这些思想家对“西学”的扬弃情况及其所造成的后果。作者对书中所引用的许多日译著作,都在思想甚至字句上与西方原著进行了尽可能详尽的对比分析。突出的例子是中村正直对穆勒《自由论》的严重误译,如将“社会(society)”译成“同伙们”,将“个人(individual)”译成“人民”,导致对原著所强调的“多数的专制”的忽视,并进而失去了对“自由”概念中真正的“个”的意识的接受的机遇。二是将梁启超受“东学”影响的著作与影响者的原著进行了更为仔细的“校勘”式对比分析,为后人研究梁启超的“东学”影响作了极其重要的史料性工作。
  然而,不能不提到《梁启超启蒙思想的东学背景》一书中的一个重要缺失,即,作为思想家的梁启超,其主体性几乎消失于这种复杂“影响”之下的阴影之中了。事实上,日本学者野村浩一在为该著所作的序言中,已经做出如下评述:“……如何在梁启超研究中确定该课题的位置,并从中国近现代思想史的整体来进行俯瞰考察等,也留下一些问题。”
  这种缺失现象使笔者生出一些感发:相比日本思想界,我们为什么近些年来才开始思考“东学”及亚洲近代的问题?同是处理类似的近现代思想史问题,日本学者的著作为什么少有这方面的缺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2005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