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斯德哥尔摩的图书馆


□ 李建纲

斯德哥尔摩的图书馆
李建纲

  我爱斯德哥尔摩的理由之一,是爱它的图书馆众多。据说是北欧之最,而北欧城市图书馆之多,又在世界名列前茅。在斯德哥尔摩的市街上游走,常常无意中就碰到了图书馆。它可以在繁华的闹市,也可以在一条街道的偏僻之处;可以在一个街区的中心,也可以在远郊的一个小火车站上。而且所有的图书馆都可以随意出入,随意阅读,既不需要任何证件,也不索取任何费用,还不管你是哪国人。
  离国王大街不远,著名的有四根镀金圆顶立柱的诺尔斯托利广场,连着一条十分豪华的步行街。它上盖着雕花水晶玻璃的顶棚,两旁的店铺门面竞相辉煌,以金银珠宝首饰为主,还有价格高昂的最新潮流的时装手表等,国王的两位女儿常在这里选购她们的时装和皮靴。人们叫它贵族街。然而它的真正名字叫图书馆街,因为在街的尽头,就坐落着举世闻名的皇家图书馆。这座建于中世纪的哥特式建筑,历经五十年始建成,两代国王均把它作为重点工程。它古老宏大华美而庄严,外表是皇家的黄色。它独立于一座广大的花园草坪的中间,草坪上生长着百年以上的高大的橡树,每棵树都是浓阴数亩。我每次去,总有许多的青年男女读者或非读者,躺在树阴下草坪上,看书兼晒太阳。它大门前那座庞大的现代派的复杂机械组合的青铜雕塑,是上世纪瑞典著名雕塑家米勒斯的杰作。
  我第一次去的时候,不敢贸然进入,因为既没有证件又没有带多少钱。但是当我下决心推门而入的时候,门口虽有一位面目可亲的老太太坐着,却只要我把带着的已经喝了一半的一瓶矿泉水到存包处存了,然后就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放我进去了。大门两旁,各站立一位正在阅读的青年的大理石雕像。进门迎面是一长列的服务台,工作人员主动招呼每一个进来的人,有什么需要帮助。我便问:“有中文书刊吗?”因为我知道,瑞典的伟大作家施特林堡,年轻的时候,曾经在这里担任管理员,他的工作,主要就是编辑中文图书目录,他被誉为是瑞典的第一位汉学家。那位工作人员很负责任地把我领到另一位大概是管理中文书刊的工作人员身边,说了我的要求,而这位工作人员就详细地给我解释了半天。我基本没有听懂,但从“对不起”、“没有”这些关键词上,我明白了中文阅览室现在不开放。我道了谢,然后走进阅览大厅,仰头观看两排铜柱高高撑起的彩绘辉煌的天花板,观看读者们怎样盘旋走上空中走廊,从顶天立地书籍万千的书柜里,自由取阅三四百年前的皇家古籍。这皇家图书馆可不是徒有其名,它的书全部是从王宫里搬迁而来,书上都有着皇家三王冠的印记。大厅里有一排排令人愉悦的天蓝色的书桌,每个桌上有台灯和电器插座,几乎是座无虚席。人们在宽松的座位上,摊开资料,打开自己带来的电脑,插上电源,静心阅读、摘录或写作。这情景让我联想到一百年前,我们的列宁同志以及历来许多著名的政治家哲学家文学家在这里阅读和写作的情形,而此刻在座的这些可爱的青年中,又将会出现怎样的伟人和名人,我不禁肃然起敬!冷不防看见一位青年,两条赤裸着的粗壮的胳膊上,刺满了青色的图纹,不知是什么动物,张牙舞爪,看上去有点吓人。这种文身的青年,在我们那个城市,也曾见到,不过见到的场合,都是在电视上,不是在被警察抓住的现场,就是在牢房里,从没有在图书馆里见到过这样有特色的青年。而此刻这一位瑞典青年,却正坐在赫赫有名的皇家图书馆里,说不定正是当年列宁坐过的位子上,面对着一本大书和一桌资料,苦苦思索。同样的青年,为什么在这里就是橘,在俺们那儿,就成了枳?我一时想不明白,但我不禁向这位正在钻研学问的刺青青年,投去格外崇敬的目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