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和莲芬小小说三篇(小小说)


□ 和莲芬

玉米地

玉米自从跟满炕把婚期定下来,肚里的歌儿老想从嗓眼儿里往外蹦,憋都憋不住,一不小心就溜出口。有时玉米都会被自己的歌声吓一跳,下意识用手捂住嘴,慌慌张张四处张望,生怕有人听到,笑话自己没羞没臊,像猫叫春。
那天玉米去打玉米叶。种玉米时娘说过,秋后粜了玉米给玉米办嫁妆。玉米就往玉米地跑得勤了,从间苗到锄地,从浇水到追肥,哪样活儿玉米都没马虎过。就连可打可不打的玉米叶儿,也是听爹说了一句“玉米地里卧下狗,一亩能打好几斗”。玉米才跑到玉米地里打玉米叶儿。
玉米地里的闷热溻湿了玉米的衣衫,玉米叶的锋利剌伤了玉米裸露的皮肤,玉米似乎都没感觉到,只有欢乐的歌声从玉米地里向空中传送。
玉米被人摁到玉米地里的时候,玉米知道自己遇到了坏人。玉米开始拼命反抗。
玉米的辫子散乱了,衣服被撕开了,双奶被抓伤了,玉米还在反抗。有几次那坏人压在玉米身上就要得手了,玉米听到压折玉米秸的断裂声,想到了要粜的玉米,要办的嫁妆,已订的婚期,要嫁的心上人满炕,就唤起了她体内的潜力,一次次挣脱坏人的魔爪。
直到有人听到喊声赶来,玉米才身子一软,瘫在地上。
玉米用一身伤痕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当她看到满炕用爱怜的目光看着自己,玉米也说不清自己咋能战胜那五大三粗的坏人,也闹不明白自己的力气咋那么大。
玉米家的玉米粜了,玉米的嫁妆办了,玉米的婚期到了。
玉米坐在土炕上,等着满炕来娶。从日升到日落,玉米没等来满炕的花轿。
玉米跑到满炕家,看到满炕的炕头上坐着一个新娘。
玉米也坐到满炕的炕头上,对新娘说,满炕今天娶的是俺。
村里出了这样的稀罕事儿,人们都跑来看热闹。
玉米说,聘礼也下了,嫁妆也办了,亲戚也请了,满炕你咋能说变就变呢?
满炕说,俺想娶个干净人。
玉米咬咬嘴唇说,俺是干净人啊,那个坏人就是强奸未遂进了监狱啊。难道说俺在玉米地里拼命拼错了?
满炕低下了头。
后来,再有人到玉米家相看玉米,玉米就死死拽住来人说,俺是干净人,俺是在玉米地里拼了命的……
上门相亲的人就一个一个摇头走了。

麦子地

麦子听到娘扯着沙哑的嗓子喊:掐死我吧,掐死我是孝顺。麦子就扒火燎灶去烧炕,娘有风湿病瘫在炕上,常因浑身难受寻死觅活。爹死得早,麦子除了下地干活,还要伺候瘫在炕上的娘,拉扯三个挨肩的弟弟。
麦子找到队长,请求队长让大弟大黑看麦子挣工分,大黑那年虚岁十三,按队里的规定可顶半个劳力。
队长说,麦子你不能太过分,大黑脑子少根弦,咋能去看麦子?
麦子说,大黑会轰鸟赶鸡,你给他一条活路吧。麦子说着就给队长跪下了。
大黑就拿着一根长竹竿,极认真地在麦子地里轰鸟赶鸡。麦子不放心大黑,收了工常在麦子地里帮大黑。队长也不放心大黑,抽时间也到麦子地里转悠。
那天收工,队长又转悠到麦子地里,放眼四望,看不到大黑的影子,就信步走进麦田里。队长走着走着,忽然就住了脚,队长发现麦子蹲在麦子地里,正在一穗一穗揉麦穗,那刚刚灌满浆的麦粒,被麦子装进贴身的口袋里。
等麦子发现队长,麦子真不知说啥好了。
直到队长扭身要走,麦子才知事情不妙。她一把抱住队长的腿不放,便哭诉着,千万别说出去,千万别换了大黑。
队长想拔出自己的腿,麦子死抓着队长的裤子不放,结果把队长的裤子扯了下来。队长一怔,麦子也一怔。
队长跟麦子要裤子,麦子不给,只说不能换大黑,不能说出去,要不我……麦子一闭眼,撕开了自己的小褂,我告你……
大黑还天天拿着长竹竿在麦子地里轰鸟赶鸡。只是这年收麦子的时候,人家发现麦子地里许多麦秆上的麦穗都空了,就摇头叹息:看来大黑还真是脑子少根弦,连这点简单的活儿也干不了,让鸟雀把麦子喝去不少。
麦子还一年一年伺候着娘,拉扯着弟弟,都成了老姑娘了还不嫁。
那年,队长的老婆死了,有人给队长和麦子牵线。牵线的人说,人家麦子是黄花大闺女,还配不上你个死了老婆的二婚头?队长摇了头,又摇头。
队长娶了邻村的寡妇过日子。麦子还当她的老闺女,没一点要嫁的意思。

芝麻地

芝麻娘生了六个光头小子才生了闺女芝麻,娘一辈子同庄稼打交道,芝麻在粮食中最金贵,芝麻就叫芝麻了。
芝麻叫芝麻,芝麻也爱吃芝麻,不管是裹在青芝麻蒴里的嫩芝麻,还是用锅炒的老芝麻,芝麻都能吃得津津有味,特别是芝麻榨出来的香油,闻一下,芝麻就能流出哈喇子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