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绘画的自觉——由《为方力钧辩护》一文引发的思考


□ 姚 波

  《中国油画》杂志2004年第五期所刊发的杜志刚《为方力钧辩护》一文(以下简称杜文),从艺术本体有效性的角度对郎绍君的“从油画的角度上看,方力钧的画什么也不是!”一语进行了批驳,文中还以契里柯的作品《一条街道的忧郁与神秘》作为 “油画作为一个画种的规定性应该服从艺术的规定性”的例证,来说明方力钧的作品算是艺术,进而抒发了“我希望,在中国有一天艺术不得不是艺术惟一的表述和命名”的心愿。
  我认为艺术的本体有效性对艺术种类之规定性的超越是一种思辨意义上的超越,而非经验(视觉)意义上的超越。由艺术活动引发的形而上的哲学思考与阐发是以经验思考为基本出发点的,那种直逼物质形式的审美判断几乎不可能受控于先验的思辨原则,除非这些抽象的思辨原则成功地化为一种洞察力。否则,所谓超越和纯思将无所依凭——或者说,将失去其物化和表现的形质。对于视知觉而言,所有的概念必须像费尔巴哈所说的那样去符合事物而不是相反。如此才能获得真正的知识,真理才不致成为玄虚的海市蜃楼。因此,不顾具体作品的表现而只是生硬、教条地说“一切一切都应该被本体的有效性所超越”,不仅毫无意义,而且对切实、生动的视觉感受无疑是一种貌似理性的粗暴践踏。艺术创作正如阿恩海姆认为的那样:“对于艺术家所要达到的目的来说,那种纯粹由学问和知识所把握到的意义,充其量也不过是第二流的东西。作为一个艺术家,他必须依靠那些直接的和不言而喻的知觉力来影响和打动人们的心灵。”(阿恩海姆《艺术与视知觉》)基于此,杜文的“不论你是何种身份,用何种材料,采用何种方法,只要自身圆满,只要表达得有智慧,只要自然而然地从自身的结构中培养出意味,培养出叫人有感受能思索的感性经验,都是值得尊敬的好艺术”之说法显然犯有逻辑错误。请问,倘若真如他以上所说的这些“不论”,那么它的“结构中的意味”以及“叫人有感受能思索的感性经验”将如何称之为好?难道二流的东西也算“好艺术”?另外,连艺术赖以存在的物质与技术条件都抛开不论了,又将何以显示“智慧”与“自身圆满”?
  艺术形式作为艺术自律的基础,它必须依靠具体的、符合要求的材料来实现,艺术形式必然是具体艺术种类的具体材料形态的特殊表现。因此,材料的个性和表现方式本身必然地成为具体艺术表现需要探索的重要内容,并在种类的规定性与不同艺术家的个性气质、学识修养、生活感悟和艺术追求的自然磨合中产生出丰富的表现手法与风格。马克思曾敏锐地认识到“颜色和大理石的物质特性不是在绘画和雕刻领域之外”(转引自《美术》2004年第10期),可见艺术种类的规定性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应是其本体规定性(有效性)的具体体现而非阻碍和伤害。换言之,要在艺术创作中获得本体有效性——即杜文中所提到的“艺术本体的自身圆满”——就必须努力做到充分满足具体艺术手段自身特有的规定性,即在表现中充分彰显种类的特质。
  是不是获得本体有效性的作品就一定是好作品,即艺术的规定性可以作为艺术的价值尺度吗?显然不可以。艺术的规定性是某种表现形式在本体论上的基本把握,而非具体艺术的艺术质量高下的判断标准。就像一幅油画虽然符合其画种的规定性,但并不一定是一幅好画一样。同理,基于艺术本体的有效性推论方力钧的画算是艺术并无多少实际意义,因为它并不能作为使方力钧的画成为好画的充分理由。所以杜文中“而本体的有效性才是艺术的最高境界”的说法显然有混淆“艺术判断”和“艺术的价值判断”之嫌。如前所论,就艺术表现本身而言,艺术本体的有效性恰恰要由某种具体可感的物质以及技术手段在作品中的具体表现来决定,是一个自下而上的,由形式感受逐渐向纯粹思维升华的过程。因此,抽象的艺术本体圆满的要求是要依赖于每一个个别艺术手段的充分而又合乎本性的发挥方可达到。不能脱离具体画种的自身规定性去抽象地讨论艺术的本体有效性,更不能用抽象的艺术本体有效性去强迫或助长一个画种作出有违自己的本性的表现,因为这样做的结果必然在削弱画种个性表现的同时,不同程度地损害着艺术本体的圆满。由此说来,“从油画的角度上看,方力钧的画什么也不是”这句话虽然情绪化了点儿,但却不无道理。在这里,郎绍君的视角很明确,就是从油画作为一个画种的规定性去看问题。况且方力钧不也是把他的画作为油画来看待、来展示的吗?一幅味同嚼蜡的油画肯定不是一幅好油画,但却可以是杰出的艺术,这在逻辑上通吗?当然,若只从艺术本体有效性的角度上看,像方力钧的那类作品的评价又可另当别论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