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属丝的花季


□ 范小青

  第一季 从冬天开始

  听说那个事情的时候,我可是一点也没往心上去,只是在耳边刮了一下而已!也不会有人专门来告诉我这种消息:单位要选派一个同志参加民调队。民调队是个简称,它的全名叫做“贫困落后地区农村和农民状况调查队”。这事跟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据说他们还贴了告示,要求同志们主动报名,一个月内确定人选,二个月后出发,时间一年。我也没有看见那个告示贴在哪里。年前的那一段时间,我什么东西也看不进去,基本上就是目空一切。那时候我眼睛里有什么呢,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我的婚礼。

  你说,一苦B女青年,家境一般,工作底层,两眼茫然,前途渺渺,除了婚礼,我还有什么梦可做的呢。

  三个月很快就过去了,这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关于我的事情。稍后再说,先说那个和我没有关系的事情,我们的那个民调队员,他应该出发了。

  其实我一点也没有想起他来,只是那天在走廊上,我无意中注意到我们的不管部部长的脸色,他本来是个笑弥陀,这会儿却满面愁容,像被坑了爹似的。我其实心里有事,但为了表现自己没事,我故作镇定地“嗨”了他一下。他的目光只是在我脸上扫了一扫,好像我根本就不是他单位里的一个同志。我有点扫兴。本来我兴致也不高,就走开去了。不料他却在背后“嗨”了我一下,我回头一看,他正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朝我招手,

  我就这样稀里糊涂被招进去了。

  我还稀里糊涂地被他请着坐下了。

  原来,那个本应该马上就出发的民调队员一直没有产生,今天已经是最后的期限了。不管部长无缘无故地把一件和我完全不相干的事情告诉我,我听了,也不知道他是为什么,摸不着头脑,只好干笑一声,说,嗨,这件小事三个月你都没管好,所以叫你不管部长是对的。他那个不管部,其实叫做行管部,因为管的事情太多,结果什么也不行了,什么也管不了了,大家干脆就叫他不管部,也算是叫得准了。这么大的一个单位,混饭吃的年轻人比苍蝇还多,找三个月还找不出一个队员来。

  不管部长盯着我问,你说怎么办?我从嗓子眼里憋出一点笑声,笑得很难听,嘻嘻,我说,你跟上头汇报没人去就得了呗,难道他还敢来绑了人去。那部长说,他们不会绑人去,他们会到老板那儿告我的状。我说,那你就恶人先告状,你先去跟老板摊牌。那部长又叹气说,老板才不管谁告状呢,老板只要我完成任务,可这任务我恐怕是完不成了,完不成你知道我会怎么样吗?我说,我不知道,该不会叫你下岗吧?那部长说,你想得美。那就得本人亲自去了。我幸灾乐祸说,你上有小下有老,怎么走得掉哇。那部长的思维却和我不一样,他说,不是走得掉走不掉的问题。我脑子不够用了,问道,那是什么问题呢?那部长说,你想想,老板要是知道我连个搞民调的人也找不到,还得我自己亲自上前线,说明什么?说明我能力不行,我会死得很惨。他确实想得远,想得复杂,所以他是部长我不是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