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阳江的散文


□ 向阳江

  观天露天电影的日子
  
  那天晚上,我们一家四口看电影频道上的一部电影,片名叫《地雷战》。不知咋的,看了一会儿,小儿子突然站起来走到门口,伸手就把吊灯关了。屋里除了荧屏上反照的光外,可以说是太黑暗了。但小儿子天真地说:“看电影,就这样嘛。”还做了个可爱调皮的动作。妻子笑。而我心里却哦了声,灵犀地想起来,几个月前,我带他们到县影剧院看过一场电影,他肯定是模仿了那里放电影关房灯的情形。可是,他根本不知道他爸爸儿时要看一场电影是多么的困难啊!于是,我灵机一动,讲起了四十多年前我在农村看电影的一些小事。然而,与其说讲看电影的事,不如说我在讲当时怒江大峡谷农村的一段历史。
  当年,怒江农村傈僳族群众最幸福的有两种情况,一是看电影,二是每年过傈僳阔时节(即傈僳族过年)。不过,阔时节的热闹远不如看电影热闹。
  我认为,那时候放映员很辛苦,宣传也十分到位。放映员今晚上在这村放电影给社员们观看,明天又到另一个村子放映,不知后天要到到哪个村。反正这个电影小组,他们用一年的时间就转完全县57个大队248个自然村社。尽管电影的各种机器零件都是社员们背送,但放映员每天都需要跋山涉水,夜晚还睡不够,他们真是挺辛苦的。有一天,我和爸爸去犁田,放映员路过我们犁地的地方。父亲说:“兄弟们,你们为社员们看一场电影,丢下妻儿们到这么高的农村来,太辛苦了。”有个叫阿南柱的放映员说:“大哥,这是革命。要把毛泽东思想宣传到群众中去,又能让他们看电影,这是我们的职责,很幸福啊!”他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金沙江”递给父亲一支。父亲也把为自己备好的茶水递给阿南柱喝。然后就坐在一起聊了起来。
  “今晚上要放什么一部电影?”
  “放一部《南征北战》,外加一部《地道战》。”
  “真是过瘾,今晚要看那么两部电影。明天到哪个大队?”
  “在俄科罗大队各村社放完后,再到南安建大队?”
  “年内,还来不来一次?”
  “一定还来,需要宣传党的新政策嘛。”
  ……
  那天,我身子尚未回到家,心却早已飞到学校球场看电影的地方了。
  我和父亲是傍晚时分才到家的。这时,村里的人有的向学校走去,有的在屋里找电筒,没有电筒的人家就划松明,用麻皮捆起来,让孩子背上,以便看完电影回来时照明用;有的把孩子领到门前的水沟边洗脸,有的在屋里换衣服、换鞋子,没有可换衣服鞋子的人家,也把孩子的脚洗得干干净净。那天下着毛毛细雨,离家近的就带好小木凳,带上棕皮缝制的蓑衣,竹篾制成的斗笠,塑料布,离家远的人就就近搬块石头当板凳坐坐。我也洗了把脸,再换衣服,准备去看电影。父亲说:“先吃饭,饭后我们一起去。”那时,我是很乖的孩子,父母怎么说,我就怎么听。我端起一碗稀饭——苞谷面和野菜搅糊的饭。当时的生活实在太困难了,现在想它也不敢想。我吃了两碗,父亲连一碗都没吃完。我划好一大把松明,等着父亲吃完饭。我时儿跑出门看看天空,时儿又进屋看看父亲有没有吃完饭。西天的晚霞实在太美丽了,好像一群绵羊舒缓地走在大草原上。父亲终于吃完饭,我们各自拿着一把松明,向学校球场走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博南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博南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