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也来说说评职称


□ 韩小蕙

  评职称其实也是一种官本位的物化,因为它跟工资、待遇、住房、公积金以及社会地位、学术评价、脸上有光无光、混好没混好等等都紧密相连呢。
  
  我愿意来参加《北京文学》发起的这场“职称问题讨论”,是因为中国社会改革已经走到今天,万事万物局面都已是“病树前头万木春”了,可是这万荒唐万破绽的“职称评定”却还洋洋得意地横亘在我们面前,桎梏着一代又一代知识分子的心灵!
  记得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吧,有一天我看到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的一位先生,吓了一大跳。仅仅一个多月不见,他突然瘦得脱了形,浑身上下细了两三圈不说,更可怕的是,人的精气神儿都被抽干了,仿佛整个儿一行尸走肉(不带贬意的)似的! 我悄悄问了别人才知道,他是因为正高落选,不由觉得惊心动魄——原来,一个职称竟能把人折磨成如此鬼样! 不过,我也深深同情他,我知道他正直、纯真、善良,不会吹牛拍马,所以一直没当上官,如今,连最后一道心理防线——学术职称也不给他,那不足以说明他人生的大失败吗?
  后来就听说他病了。读者诸君,你可以指责他软弱、心不宽、计较等等,可当时,评职称还是一件相当相当严肃的大事,为此,全国各地还很死过一些人呢。所以如果让我说的话,这也是一把伤人的软刀子啊!
  当然,你也可以足够坚强,或者把自己装扮得足够坚强,那你就万幸能少受伤害。比如说我自己,人生定位比较准确,从来都是把本职工作全力做好之后,脑子里琢磨的就是读书写作和父母女儿了。至于官位、级别、名誉、地位什么的,给我当然好,不给,也实在没心思、没工夫、没能力去跟领导泡。所以说出来不怕读者诸君笑话,我的评上副高,是单位里“七八级”具有申报资格的最后一个,给甩到“七九级”里面评的,幸亏我心理素质比较好,不然我不也得形亦销哉骨亦立了哈!
  后来申评正高就更是上了蜀道。曾有好心同事提醒我:“小蕙你也不能老是工作和写作,平时得拿出时间和大家多聊聊天呀。”我非常非常感谢他的知心话,可最终还是没有那样去做,倒不是我多么视名誉于浮云,而是觉得太……虚假了吧?而且,要是五年、十年都评不上呢,那我不就把五年十年的大好时光都搭进去了,不值,不值啊。最后的审判结果,还好,第三个年头上,搭了荣获“韬奋新闻奖”的顺风车,评上了。
  哎呀你不知道,幸亏评上了,评上了就有了副局级待遇,后来我们单位出售中直机关经济适用房,我就拿到了三居——把我庆幸的呀直后怕,不然你说我年过半百,还得自个儿每月背房贷,还不得把我压死?就这,还晚了呢,医疗蓝本没拿上,从某年某月开始,国家已经严格规定,无论您是什么国际知名的大师还是国内著名的专家,无论您为国家为人民作出了什么惊天大贡献,只要您没有副局级官员位,对不起,医疗绿卡呀,坚决不给您!
  一个大师比不上一个副局长,这种“中国特色”的话,我们说了多少年啦?有什么用?死心塌地的官本位,谁能撼得动官僚阶层的既得利益!
  评职称其实也是一种官本位的物化,因为它跟工资、待遇、住房、公积金以及社会地位、学术评价、脸上有光无光、混好没混好等等都紧密相连呢。说它是没当官的白丁知识分子的身家性命也行。可是在当下,官员们拥有了官位和级别,也一定不会放过职称这张荣誉牌牌……我听说一单位有一贪心官员,但凡荣誉无所不要,连“计生模范”都要归入囊中,诸位别笑,这是真事。
  所以呢,白丁的知识分子,要想评上正高,难! 各单位都难,差不多已成为现代神话。当然,除非你有本事,有财力,有魄力,还要有比城墙拐弯还厚的脸皮和不怕千夫所指的心理素质。对一般人来说是过不去的火焰山,对你来说还是小菜一碟,如鱼得水哇。
  不好意思揭露黑暗,也不好意思地自我标榜一回: 像我这样被虚饰为“单位名片”的人,评个正高千难万难的。可是也有玩一样容易的,三十多岁,请客吃饭送礼,就把评委们绕糊涂了,第一次申报就当选了; 还有走官路的,上级大官一开口,谁敢不听,头上还顶着乌纱哪。凡此种种,各单位都不少见,不一而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也来说说评职称”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