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背影的魅力(外三篇)


□ 马卡丹


总是记起父亲的背影。
成年后与父亲似乎少有话说,四目相对之际,那眼神不知怎的总有一丝游移。父亲是中学政治教师,“文革”前夕我正分在他的班上。印象中慈爱的他,上起课来竟是一脸严肃,让人心生畏意,几堂课下来,我就基本埋头书本,尽量不与他照面了。当然,当他转身板书的时节,我是勇于盯着他的背影的,一来二去,竟觉着那背影反倒有一种莫名的亲切。
少年时的记忆不会是那么恒久的吧?渐长,与父亲面对面的交流好像越来越少,偶有话说,常是三句两句说完便默然了。沉默中父亲与我都有些不自然,都有些没话找话。代沟么?我早已理解了父亲当年,理解了一个教师为人师表的需要。但记忆的惯性总推着我追寻他的背影,追寻那个微胖的、在一笔一划一丝不苟的板书间晃动的、落满粉笔灰的背影。甚至一起散步的时候,我也常常习惯地落在后头,对着那个熟得不能再熟的背影,心头升腾起的是一种遥远的温馨。
每每这时,我就不由想起朱自清的《背影》,那个同样微胖的、抱着橘子蹒跚穿越铁道的背影,恍惚间竟与眼前父亲的背影有些重叠。
从晚清的风雨中晃晃悠悠走来的外婆,如今号称百岁。微瘪的嘴、一脸的皱纹和老年斑、一双迎风流泪的眼,总爱逮着我絮絮叨叨说些陈年谷子旧芝麻。百岁其实等同三岁,说着说着她就泪流满面,奇怪的是我对她的记忆也多是背影。那一日扶她公园走走,赶上内急,让她靠在古樟树边等我。待我回来,见她手撑拐杖,身依古树,正痴痴地望着将落未落的夕阳,满头银丝亮亮地晃在风中。夕阳、古树、老人、背影……天地人共同组成了那般和谐、那般默契的经典场景。这样的背影让我感动莫名,一时竟然看得呆了。
或许是人世间磕磕碰碰太多的缘故,这些年与人交往,总不自觉地多了些揣摩。满面笑容的背后,会不会是闪着寒光的刀子呢?一脸真诚的表象下,会不会早已咬碎了嫉妒乃至仇恨的牙呢?人自告别婴儿就有了面具,越向成人靠拢,那面具越发五颜六色、运转自如。每个所谓“成熟”的男女,都堪与川剧中那个变脸大师比美,什么场合用什么表情,那都是无师自通、周到妥帖、变幻无穷的,就是孙悟空的“火眼金睛”,恐怕也难以看穿面具包裹着的真实。老古话“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正是对人世间扑朔迷离的慨叹。相形之下,背影就让人放心多了,你见过谁在后脑勺上套过面具呢?
不记得哪本书上有这么一段,大意是通过背影识人方为上策。背影是不会做假的,无论善与恶它展示的都是真实,因为一个人的背影有一个人的味道,这样的味道是无法掩饰无法作伪的。你要想真正了解一个人么?不要光听他慷慨激昂,不要光看他一副真诚的脸,找个机会转到他的身后吧,背影会泄露他的一切。李汝珍《镜花缘》中有个两面国,那里的人生就两副嘴脸,一前一后,前伪后真,当人们对眼前的笑脸疑疑惑惑的时节,转个身到后背掀开头巾,那可就立刻“露峥嵘”了。背影或许不像两面国人的“后脸”那般直露,但只要静得下心细细品味,哪一种背影的味道会识别不出来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Tags:背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