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向当代文坛进言之十八


□ 杨献平等


请您向当代文坛进言

这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年代,这也是一个期待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年代。然而,在当今、在中华民族期待全面复兴的这个伟大时代,中国的文学又将如何复兴?我们的读者到底需要什么样的文学呢?我们想请广大读者思考这样的一些问题:您如何评价当今作家的创作现状乃至文坛的现状?您真的从来就不喜欢文学吗?这些年来是您疏远了文学还是文学疏远了您?什么样的文学、什么样的作品、什么样的作家才是您所喜欢与期待的?什么样的作品、什么样的作家才能真正无愧于我们的时代并将成为伟大的作品?您对当今的中国文坛满意吗?您对当代的中国文坛有什么忠告和建议?
2003年第9期,我刊联合新浪网、《北京娱乐信报》诚邀全国读者“向当代文坛进言”。从2003年第10期开始直至今,我刊特开辟专版,每期都将陆续发表读者进言。需要特别说明的是,这些读者进言并不代表编辑部的观点,我们之所以刊发,是为了使本次进言活动真正畅所欲言,进而形成健康良好的文学批评氛围。希望读者和作家都能以坦诚、善意、理性和建设性的姿态面对本次活动,欢迎大家踊跃参加。请在信封注明“向当代文坛进言”字样,寄至:100031北京前门西大街97号 《北京文学》(精彩阅读)编辑部。征稿结束之后,我们将从所有来稿中评出一、二、三等奖,颁发荣誉证书并同时在上述3家媒体公布。
毋庸讳言,当前中国散文界的真实情况是:我们的散文写作基本上已成为了“消闲”“做作”“假饰”的复制品和代名词,我们的写作显然已经坠入到了一种自我消费和自我欺骗的境地。

散文的四个非散文问题
杨献平

长期以来,我们的散文写作处在某种盲目的自信、不自觉的自虐和无知的败坏之中———在写作中,我们更多地关注了散文写作的形式、语言、题材和物象,而忽略了一些根本的问题。下面将要谈到的问题应当是致命的,而其又在散文中长期、大量、霸道地存在着、反复着和高扬着。令我感到奇怪的是:这么多年来,没有一个人发现和提出。就我本人而言,也是在偶尔之间,在向往甚至崇敬的阅读当中,突然发现,我才猛然惊醒:我们的散文中竟然存在着这么多的非散文因素。
如若仅仅是非散文因素倒也无可厚非———我们永远都不可能从文章当中剔除那些无关紧要、可有可无的词句。而散文的非散文因素,它们显然已经成了“问题”。它们在文字当中,明显或者隐藏,自觉或者无知,都在一定程度上削弱着,也毒害着散文写作。
我所要说的第一个问题,应当是散文中的官僚主义了。这种传统的根深蒂固的东西一直在我们的散文中出现。据我的阅读,它们大都彰显在一些老散文家和官僚文人的文字之间。譬如,2003年在《十月》杂志开辟专栏的河南散文作家郑彦英,其散文《熊耳考水》中说:卢氏县有关领导得知他要去该县,便派人带车来接。这是一个明显的官僚主义特征。我从下面的文字当中没有读到相应的羞愧之感,并且获得了一种理所当然,甚至沾沾自喜,自认为应当和高贵的词语颜色。这一点,我蓦然感到了悲哀———我们的文人是什么呢?谁可以剔除他们的骨子里面的阴暗的有毒的部分呢?这种官僚的,传统士者的思想意识,在文字当中复活,成为一种身价的标榜和身份的象征,这是不是一种悲哀呢?起码也是散文和散文家的一种肿瘤和恶疾。第二个例子是周涛和他的大部分散文作品,我在翻阅其由解放军文艺出版的散文集《天似穹庐》时,看到了令许多人拍手叫好的《半坡村》。这个文章的开头,也是这样一副姿态和语调,说某人的巡洋舰(好像是一款轿车的名字),载着他出了太原城,心情和风景如何如何。不仅此篇,在周涛先生几乎所有涉及出行和军人的文字当中,理所当然的,自以为高贵的迎来送往、亲自陪同、推杯换盏场景比比皆是。我在想:一个作家,他究竟有什么资格和理由来享受额外的高于己身的优厚待遇,他的这些待遇由何而来……对此,我们当然可以往深的地方说……但我只能缄口,虽然我心有不甘。但也只能引用一下马丁·路德·金的话,他说:“对此我并不满足,除非正义和公正有如江海之波涛,汹涌澎湃,连绵而来”。(《我有一个梦想》中央编译出版社2001年11月第一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