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崖:幻觉之岸(散文诗·外三章)


□ 耿林莽

  ●耿林莽

鸟在树间的巢穴,露在地上的浅草

树与草之间,便是那起伏跌宕的崖

遥远,远自青铜时代燃起的,火成岩的光辉

近呢,仿佛骑士跨在马上,或是:拳击手坦示

高耸入云,直薄遥远的崖,似—支傲岸凌厉的剑

岁月蹉跎

孤独感伴你千年

有一少女自远方来

伫立崖前,目不转睛地看着,看着……

幻觉的迷雾渐渐升起迷漫,她向往着

  一种肉体的柔韧,日出的暖

少女的脚步一点点前移,她以面孔相贴:

不是石壁的冷,而是

  火焰灼烫,热浪的摇滚。

饥渴千年的,小小男子汉

那崖,因喜悦而晕眩

  孤军深入的马

孤军深入的马,敲醒岁月的苍苔

走下去,走下去,前面是弯弯曲曲的小径

树木隐居深山,一道道幽幽的峡谷

孤军深入的马,走下去,走下去

别无选择

不再回首了吗?

没有骑士,没有英雄的驰越,没有斯巴达克斯

没有项羽

没有草原,没有一片海

甚至于没有沙漠

倾塌的马厩,一根朽木撑住碎瓦的斜坡

冷雨缝隙处悄悄而来,补充那肮脏马槽里的水

房梁上悬半截草绳,像一条蛇

孤军深入的马,向崖奔去

落日在西,喧腾着一轮铜鼓的辉煌

你放开脚步,听见了蹄声敲击石壁的回声——

生命力释放

悬崖上走马,狂奔,启动了。加速度

纵起全身之力,一跃——

地壳震颤,绝壁为之闪光

有风自峡谷穿过

马蹄声响彻千古

  无雪的夜晚

阴暗的苍穹,是酝雪的黄昏,浑浑噩噩的雾

充塞都市的街头,烟囱之树繁殖着烟

雪灾远山之外,在寥廓的狂野,飞旋

我在这里,已感到它彻骨的寒

这样的夜晚,你是不会来了

看不见你的海蓝色的眸子,那是一汪澄澈的湖

摇晃我的灵魂之舟的

  海蓝色的雾呵

如同处子皮肤般的雪,是飘渺无边洁白的诗笺。

(凡是洁白的东西,都是有些寒的)

巨人的树,狂放地伸开粗野的枝条

舞乱了灰色的黄昏

古墙缩在一角,显得矮小

但是,雪却未来

寒冷月暖,都来得这样艰难

唯孤独伴我,四季同眠

  雾满黄昏

落日光在沉没。这时候,谁吹起呜咽的螺号

一种原始的苍茫感,布满黄昏

湿漉漉的风,吹送着流动的雾,卧成低岸的迷离

沉重是一种声音,也是一种颜色

呜呜的螺号在悲鸣

那雾.仿佛也是被他吹出来的

  揭不去的面纱,一层层覆盖

  如影子,如山,如沉重的古堡,却又飘飘然

魔鬼之谷,降落又升起,升起再降落

(我听见铁索哗然而响的声音

地狱之门,打开了吗?)

是幽灵,一群群屈死的孤魂

摇摇晃晃地,结伴而来

没有身体也没有面孔,没有名字更没有个性

他们已被历史幻化成为一种迷茫,一派朦胧

在苍茫无边的海上,流窜

在烟尘滚滚的人间,流动

夜已远,岸已远,梦已远

—切都隐到历史的深处去了

只有雾,像鸟儿又像船,还在悠悠地晃动着漂浮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 崖:幻觉之岸(散文诗·外三章)”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