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拗相公的后裔


  清代诗人鄂西林曾说:“行年四十犹如此,便到百年已可知。”其意是一个人到了四十岁仍然碌碌无为,即使活足一百岁也可对他的前程未卜先知了。古人有“大器晚成”的说法,但晚成的大器恐怕也要历经早年的积累和熔铸才行,如果半生如同一根潮湿的引线,到了向晚之年又岂能突然爆发?开林年届不惑,从就读北大的试笔到今日驰骋文坛二十余年,他已出版了二十部散文、随笔专集和一部长篇小说,将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的一些文学奖项笑纳囊中,进入了近三百种散文、随笔选本的幽深庭院,他的名字和创作在《中华文学通史》、《中国当代散文史》等皇皇大著里被反复提及。一介书生却爱好体育,身心两健而百岁可期,在不惑之年开林即已如成语所云之“功成名遂”,何况来日方长,其建树着实未可限量。可惜我年长他二十八岁,早已日过中天,无法久候而欣赏他那定当绚丽的晚霞。

  一九八二年,青青子衿的开林考取北京大学中文系,“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早年,我毕业于中等师范,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乍现于眼前,准予我们报考大学,继续深造。尽管本人对北京大学心怀敬慕,但上面硬性规定的选择范围只局限于湖南省、华中地区和北京的高等师范院校,于是我绝不它顾,三栏志愿悉数填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幸蒙录取,却总以未能忝列北大门墙为平生憾事。开林的经历并非一帆风顺,垂髫之龄他随父母上山下乡,从省会长沙贬落到湘北的苦寒之地——华容县东山公社。他饱尝世态炎凉,历经人间忧患,慈母积劳成疾,一瞑而不复视,早早的他就失去了几乎是惟一的遮风挡雨的保护伞,小小年纪即独自咀嚼人生的孤独和哀戚,这种内心的极度苦楚被他那篇早期散文《慈母在天堂》刻画得催人泪下。真可谓祸不单行,他在田间拾稻穗时不幸遭遇两条恶狗的撕咬,遍体鳞伤,昏迷数日,在鬼门关盘桓了一大圈。多年后,他谈及那次无妄之灾,依然心有余悸。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亚圣孟子的教言箴语对古往今来的志士仁人具有永不失灵的远程效应,少年早识愁滋味的开林也深受其磁力影响,十年寒窗苦读,以优异的成绩使一所并非名牌的中学大爆冷门,也将自己的名字书写在中国最高学府的花名册上。这个小小的传奇,让忘年之交的我听来一半是快慰;让望洋兴叹的我听来呢,则一半是羡慕了。

  当今文坛鱼目混珠,风气日下,开林出淤泥而不染,实属不可多得的正人,可与肝胆相照的君子。曾有人说,他身上的傲劲咄咄逼人,少数朋友则清楚,他的傲劲是超然和澹然,并非其傲在表,而是其傲在骨。有些文人平素标榜高尚,自诩澹泊,但在炙手可热的权贵面前立刻就会暴露奴颜与媚态,为了博取蝇头小利蜗角虚名甚至不惜出卖灵魂,典当人格。然而开林偏不信“直如弦死道边,弯如钩反封侯”这个邪,他正道直行,刚肠疾恶,颇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太白遗风。有一位“上司”多次暗示和明示,希望获赠他的一本新著,他却道不同不相与书,当面回绝了对方的要求,绝不像有些人那样心非口是而虚与委蛇。新世纪以来,虽然文坛被滔天商潮推向边缘,但它不可避免地沾染了名利场的迷乱色彩,散发出官本位的腐恶气息。有一个混迹文坛多年的官痴身不满五尺而心雄万夫,溜须拍马,跑上蹿下,冀求权贵恩赏他胡萝卜缨子一把,原以为某某席位非他莫属,视之为禁脔,却迟迟不能如愿。其人心胸狭小,既无周公之奇能,又无谢公之雅量,直如梁山上的白衣秀士王伦,容不下林冲,复容不下杨志。真可谓“冰炭不同炉,薰莸不同器”,当其人气焰高张之时,门庭若市,开林却咫尺天涯,从不趋奉于左右,视之蔑如,形同陌路,一旦忍无可忍,当众面斥其非。有一位朋友遭到小人的恶意攻击和人身威胁,同单位的某些同事或冷眼旁观,或假意安慰,或表示“晚年惟好静,万事不关心”,开林却义形于色,挺身而出,颇有燕赵古侠士之风,令他的朋友感念无已。知其人而想见其书,开林的文章和著作绝非空言谎话,即使读者与他悭缘,素无一面之雅,也可以领略他腹笥的丰厚、视野的开阔、文采的章华、思想的深刻,更可以感受到他未冷的热血、未钝的锐气,以及未被世俗与俗世所消磨损耗的正义感和担待感。许多人言不由衷,行不及义,人与文二元分裂,但开林知行合一,文格与人格适相匹配。我从近距离读其文,复从近距离观其人,始信“文如其人,人如其文”乃千古至言,不欺童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