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瑞士拉沃梯田,为命运而战的葡萄王国


  撰文/秦昭

  在瑞士西南部,新月形的日内瓦湖和巍峨的阿尔卑斯山之间,延展着一片近千公顷的壮美葡萄园,这便是世界文化遗产拉沃梯田。在其近千年的漫长历史中,这片“世外桃源”展示了人与自然的“完美对话”。面对近几十年来势汹汹的城市化进程和旅游开发,它奇迹般的“独善其身”更是令人惊奇。拉沃梯田究竟走出了一条怎样的命运轨迹呢?

  与濒危的菲律宾巴纳韦梯田群相比,欧洲几处展示梯田别样之美的世界遗产看起来要养尊处优得多。它们头顶耀眼的“遗产”桂冠,在山地、河湖或海洋的温柔环抱之下,风光旖旎,人民富裕,生态良好,游人如织。意大利的五渔村梯田有着“如诗如画”的美誉,奥地利瓦豪河谷梯田和葡萄牙的杜罗河梯田也是著名的旅游胜地,而最有代表性的,莫过于瑞士日内瓦湖畔的世界文化遗产——拉沃梯田。

  领略过巴纳韦梯田的挫败和悲伤,连接着传统和现代的欧洲梯田又是如何完成它们的身份转换的呢?带着疑问,我来到了这片被曰内瓦湖环抱着的神奇土地。

  “三个太阳”眷顾的福地

  第一眼见到拉沃梯田的时候,几乎让我“惊艳”到无法呼吸。这“慷”来自于它特别的“亮相”——从苏黎世到洛桑,列车向南飞驰了3个小时,快到目的地时,列车扎进了长长的穿山隧道,几分钟的黑暗后,当它再次冲入热烈的阳光世界时,一幅壮丽的画卷也拉开了大幕——一面烟波浩渺的大湖从天而降般出现在脚下,远处的阿尔卑斯山雪峰则闪烁着耀眼的银光,下方的山坡上,大片的葡萄梯田如一层层绿浪,倾泻到蔚蓝的湖水中,童话般的红顶村落散落其间。这种突变的美,好似是悠扬的田园牧歌后突然奏起的交响乐,令人难以忘怀。

  与葡萄农舒雷见面是在一家典型的拉沃小酒馆里,从阳光下走进室内,看到他正和几位当地人热烈地交谈着。舒雷是拉沃梯田地区颇有些名气的人物,天生热情豪爽,谈起葡萄和梯田来更是滔滔不绝。他告诉我,梯田中流传着一个故事,说是在铁路下面的葡萄园里经常可以捡到从洛桑回瑞士北部的火车票。人们都说那是一些对梯田“一见钟情”的游客扔的——由于再也不想离开,干脆把回程票从车窗里扔出去了。

  日内瓦湖是古代罗纳大冰川留下来的新月形大湖,海拔375米,其北岸地势迅速抬升,融入阿尔卑斯山的主脉。在沿湖三十多公里的山坡上,梯田从湖畔一直绵延到海拔六百多米的高处,整个梯田群约900公顷,散布着大小14座村庄。

  考古发现证明,早在古罗马时期,这里便已经开始种植葡萄。大约在10世纪时,当地的贵族陆续将大片的湖畔山坡交给修道院经营葡萄种植。修道士们与当地的百姓一起凿石砌墙、修筑梯田,用了数百年的时间一点点地开辟出大规模的葡萄园,奠定了今天拉沃梯田的基础,也积淀了浓郁的葡萄种植文化。

  这里是优质葡萄的完美故乡——由于辽阔的湖面和群山的围绕,这里有着宜人的局部暖湿气候,全年日照充沛,降雨充足,特别适合葡萄生长。当地农夫爱用“三个太阳”来形容拉沃的地理和气候条件:一是天上太阳洒下的充沛阳光,二是日内瓦湖水对阳光的反射,三是石头垒就的梯田对热量的保存。为了加强地热的保存作用,有时候葡萄农还会特意在梯田表层铺上一层碎石。

  葡萄不像水稻,梯田内无需蓄水,依靠降雨便可满足灌溉。所以拉沃梯田不需修筑保水的堤堰,重点是防止水土流失。人们修筑了不少纵贯山坡的导水渠道,将梯田上方各处流下来的水引导到水渠中汇集起来,送到山下的湖里去,避免直接冲刷土壤。在每层梯田的下沿则专门修建了阻挡土石滑落的小石坎。各层梯田之间的高差随山势的陡缓而不同,在平缓的地方可能只有几十厘米,而陡峭处则会有巨石砌成十来米的高崖。为了方便葡萄农上下,每层梯田间修有窄小的石台阶。

  拉沃村庄的分布较为随意,湖畔、山腰和山顶都有。为了村庄之间的联络交通,人们修建了迂回穿行在梯田间的石头小径,上世纪60年代则建成了贯穿于梯田群间的小公路,不仅方便了葡萄农的生产生活,也是旅游观光的最佳方式。

  被“瑞士精神”捍卫的世界遗产

  与深山中的巴纳韦梯田截然不同,拉沃梯田是被大都市和旅游胜地包围着的。它的西侧是奥林匹克之都洛桑,距离日内瓦只有不到一小时车程。它的东边是阿尔卑斯旅游胜地蒙特勒,被称为“欧洲最美的古堡”的希永古堡就伫立在这里。在拉沃山坡的背后,还有被誉为“滑雪天堂”的瓦莱州。这一系列大名鼎鼎的胜地每年从世界各地吸引着数百万游人,而在这环绕的喧嚣中,拉沃梯田却依然保留着世外桃源般的气韵,可谓奇迹。

  走在梯田中,头上是暖暖的阳光,身边是层叠的田地,架上挂满了珍珠般晶莹的葡萄。放眼望去,烟波浩渺的日内瓦湖和阿尔卑斯山尽收眼底。没有噪音、汽车和人潮,宁静中,让人体验到梦幻般的美感。这一切,不得不感谢拉沃梯田的主人——那些热情智慧的葡萄农们。瑞士国土小,自然资源贫乏,壮丽的湖光山色所成就的旅游业是国家的经济支柱。因此,瑞士人的环保意识极高,这在拉沃体现得最为典型。面对“过度繁华”的挑战,城市和旅游业扩张发展的威胁,当地人对梯田的爱如坚固的城墙,阻挡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波。舒雷先生告诉我,梯田保护从一开始就建立在普通民众强烈意愿的基础之上。不管是围绕着“保护”所发生的各种事件和立法,还是后来的申遗,几乎每次都出自民众自下而上的推动。1977年,一位叫韦伯的当地人发起了“拯救拉沃”运动,以征集公民签名的方式,两次促成了拉沃地区保护法的全民公投,推动了新法规的不断产生。几十年来,拉沃梯田一直在国家、州和地区三级法规下受到妥帖的保护。尽管附近的城市发展和旅游开发日新月异,但梯田面积却一直没有减少,葡萄园也充满着生命力。21世纪初,拉沃梯田荣列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对它的保护也达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梯田区里原则上不再允许新建房屋和道路,即便是与葡萄种植有直接关系的新建筑,其面积、高度、颜色、建材来源等都有特别规定。一个生动的小案例是,某个夏初有人发现一块梯田被围上了奇怪的白网,这很快成为了一个公众事件。经调查,原来是某位葡萄农引进的一种育秧法,尽管这种方法不仅能防风、防雹,还能提高葡萄质量,可由于没有按规定得到批准,且明显影响了梯田群的整体景观。最后,园主心服口服地进行了拆除。

  拉沃人如母亲照顾婴孩般呵护着他们的梯田,为了保证它的宁静,专门制定了一种“温和旅游休闲”模式。即游人只能以“路过”的形式游览——或乘小型专用游览车走马观花,或步行于葡萄小道饱览湖光山色,也可以乘船在日内瓦湖上观赏梯田。但梯田区内的所有村庄都不接待游客住宿。一个令人吃惊的数据是,旅游业发展的三十多年来,拉沃梯田区没有新建一座旅游饭店。为游览方便而修建的铁路和高速公路也都谨慎地修筑在梯田的边缘地带——湖滨或更高的山上。

  在这片“世外桃源”停留的日子里,我慢慢发现,其实这片梯田神奇生命力的最大谜底便隐藏在我的朋友舒雷先生身上——这位皮肤黑红、手指粗大的葡萄农其实有着著名大学的文凭、拥有过自己的建筑设计公司。可在多年前,他放弃了大城市的一切,回归到家族经营了三代的梯田中,心甘情愿地当起了葡萄农。只要一谈到这片土地,那双因年纪略显浑浊的眼睛便放出了光彩。他称自己是艺术家,“葡萄是有生命的精灵”。他不无自豪地告诉我,在瑞士,因为拉沃梯田的美与价值,这里的葡萄农也受到了社会的特殊尊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瑞士拉沃梯田,为命运而战的葡萄王国”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