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旅游与卧游的两种乐趣


□ 果子离

  位于伦敦的希斯罗国际机场突发奇想,要邀请作家驻站一周,在现场写作。这个人选,除了艾伦·狄波顿,不作第二人想。
  依据希斯罗机场的构想,作家坐在出境大厅特别座位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写作。这场景或许让我们想到推理小说家西孟农。据说,西孟农曾应一家报馆之邀,住进一家玻璃屋一个礼拜,奋笔疾书,让巴黎人见识他一周写出一本小说的才分。但创作主题似乎和玻璃屋这个地点没什么关联,就如我们常见的驻市驻校作家,期满发表作品,有时却和驻地关系不大。
  艾伦·狄波顿虽未被要求于现场限期完稿,写出这份书稿仍非易事。机场邀请的是作家,不是记者,因此不要现场动态报导;也不是以机场为题的考证研究,那只需学者,且不必身历其境的临场感。作家以希斯罗机场为主题,形式不拘,题材不限,看似自由,然而如何呈现主题?机场作为离别/相聚、逃避/回归的地方,可取材的故事无数,但采访旅客,取得感人事迹,那没意思;凭想象虚构精彩故事,也没意义。艾伦·狄波顿选择正面切入,直接写机场,而且就是他所进驻的希斯罗机场,如假包换。他展开所思所想,记录所见所闻,在《机场里的小旅行:狄波顿第五航站日记》一书,读者再度和自己熟悉的艾伦·狄波顿相遇:他对建筑物的描绘与意义剖析,让我们看到《幸福建筑》的狄波顿;他写情侣凄恻离情,让我们想起《我谈的那场恋爱》的狄波顿;他把眼前现象哲学化,那是《哲学的慰藉》的狄波顿;而剖析旅行的表象与里层,则是《旅行的艺术》的狄波顿。这本《机场里的小旅行》等于集他个人风格之大成。
  短短七天,可供发挥的情节不多,也不可能坐等奇迹,期待机场出现戏剧性的事件。大多时候,狄波顿望着眼前的浮光掠影,听着工作人员或旅客片言絮语,揣测联想,辅之以知识,赋之以意义。这些正是他的一贯风格,也是他最为读者迷恋之处。
  有“英伦才子”之誉的狄波顿,行文引经据典,却能妙趣横生,融叙述和论述为一体,无缝接轨,不掉书袋。他的多数作品都用文学来包装美学、哲学的知识,解析出话题背后所代表的问题根源,评论者说他“用做学问的态度来写随笔”,此说颇有见地。而这种写作风格也源于阅读的习性。狄波顿自承喜欢阅读:“我特别喜欢散文随笔,既不同于学术论文,也不是小说,而是对日常生活中重要问题的个人化论述。”因为这类作品,能够帮助自己更了解这个世界以及自我。比如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迷人之处不在于写出什么微言大义,而是把日常体验和体验的哲学化思索结合起来。
  狄波顿写作此书,文笔更加轻松散意,学问的痕迹较过去作品淡化许多,以烘托旅游的心情,但仍展现出过人才华、敏锐心思和丰富学养。有时扮演偷窥者(同时被窥探)、采访者,有时又是沉思者、解析者。他拿出游走于文学、艺术、哲学、评论各领域的本领,文笔散发着贵族气息,风流蕴藉,时而不忘嘲讽,却非愤世嫉俗、睥睨傲慢般令人生厌。他的嘲讽对象主要是常人生活,往往穿越事物表面的冠冕堂皇,透视底层的真正本质,其中当然不乏武断偏见。如他笔下在机场服务达三十年的擦鞋匠,发表心得,说一般人擦鞋之意不在鞋,只是想和过去划清界线。咦!是这样吗?狄波顿不时来几句这类主观臆测多于客观陈述,却又有趣隽永的说词,读者不用太认真计较每个观点的是是非非,否则太煞风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书香两岸》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书香两岸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