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吃饭


□ 何世华

  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

  ——毛泽东

  孙小中将他装饭的瓷缸从马宏伟的手里接过来,然后,很认真地向瓷缸里面望了望,他发现自己的稀饭比其他同学的浅一点。于是,孙小中没有立即喝稀饭,他将瓷缸放在饭桶边,然后用眼睛看着马宏伟。

  这是1979年10月末的一个早晨,星期一,男生宿舍门口。

  此时,正是合肥市郊区七十里镇中学吃早饭的时间。按照学校的规定,学生们进入高一之后,就必须住校,吃饭以小组为单位。孙小中是高-(2)班的学生,属于这个班的第二小组。学校吃饭的形式叫做吃桶饭,就是吃饭前由小组长到食堂领回一桶饭,再由小组长分到每个同学的碗里。由于分饭的人是第二小组的组长马宏伟,大家都习惯称呼这个分饭的人叫做“桶长”。所以,孙小中用眼睛看着马宏伟。

  孙小中说,马宏伟,为什么我的稀饭比别人的少?

  听到孙小中这么说,孙小中所在的第二小组的余卫东、张胜利、刘光明几个男生都笑了起来。他们知道,孙小中所说的“别人”,是指这个小组里的三个女生,她们是江彩娟、许美芳和方镜子。马宏伟没有什么办法制止别人的笑,他开始很用力地喝稀饭。而孙小中一直没有动他的稀饭,他的稀饭还摆在饭桶边,上面结了一层硬硬的皮。

  按照惯例,星期一的早晨要缴齐一周的饭票。张胜利总是最后一个缴,他从来不将饭票带在身上。每个星期一缴饭票的时候,张胜利总是很快地走进宿舍里,之后,他会捏着一把饭票走出来。张胜利一定是把饭票藏在宿舍里的某一个地方。

  然而,马宏伟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有等来张胜利。

  当马宏伟走进宿舍的时候,他看到张胜利趴在床上,正在那里寻找着。所谓的床,实际是一个大通铺,是用土坯沿着墙壁砌起来的一个巨大的长方体。通铺上垫着一层稻草。稻草的上面,是五个男生的被子。这些被子以各种形状呈现在那里。

  此时,清晨的阳光从窗子里扫射进来,在这个大通铺上形成一片栅栏似的光斑。张胜利埋着头在那层稻草里面翻寻着,搅动的灰尘在阳光里像一团金属的亮片,把张胜利包裹起来。张胜利找了很长时间之后,突然停止了,说,我的饭票没有了。

  马宏伟看着张胜利,然后笑了起来,说,张胜利,你现在不想笑了吧?

  大家看到,张胜利不仅没有笑,相反,张胜利坐在那里哭了起来。张胜利哭起来的声音很凝滞,像一把锯子锯着潮湿的木头。

  第二天,张胜利的妈妈来到了学校。当张胜利的妈妈来到七十里镇中学的时候,高一(2)班的同学们正在上体育课。孙小中认识张胜利的妈妈,他轻轻地对身边的几个同学说,你们看,张胜利的妈妈。

  几个同学向张胜利的妈妈看过去。这是一个高大肥胖的女人,她的屁股大得像一只稻箩,那只稻箩仿佛挂在她的腰上,随着她的行走甩来甩去。孙小中他们看到张胜利的妈妈从操场上穿过,她很快地走进班主任老师的办公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清明》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 战事
  • 吃饭
  •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清明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