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芬芳如水


□ 王 甜

  水芬可真是个好女子。
  在农村里,这样的“好”是“好”得很具体、很实在的,像磨得细细的玉米面,可以调成糊,可以团成饼,可以蒸、煮、烤、炸,随着人口味来的。
  人们私下里议论屠广福家三个女儿的时候,以前都把重心放在一心要读大学的水英和长得漂亮的水芹身上,水芬倒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很长时间没有引起旁人关注。看起来这个老二是两不搭边:既没有大姐水英读书的脑子与劲头,又没有妹妹水芹的脸蛋与身段,她的存在本身就很中庸,很平凡。平凡是不怕的,只要你甘于平凡。这个水芬,真把平凡发挥到极致了,她和杨家湾大多数女子一样,早早退了学,又和大多数女子一样,劳动,持家,等着嫁人。收割时她可以一口气挑上一百三十来斤的稻子稳稳当当走在硬实的田埂上;在大清早她和男人们一起赶着把新鲜的时令蔬菜装进筐子里挑到镇上去卖;傍晚她伙在姑娘姨婶堆里纳鞋垫、听笑话。笑话都是风过无痕,纳在鞋垫上的针脚却是密密匀匀,一针一线、一板一眼的。没结婚也没对象,所以不和男人们笑骂调情,眉眼顺着,山高水长的,让人一看就舒坦,忽然就觉得应该把她娶来移到自己家中的院落里。这样,水芬终于脱颖而出,被发现了。她的被发现也是情理之中的。每个村子都有许多个水芬,每个水芬都有一份大致相同的心思,她们后来嫁的也都是高高矮矮胖胖瘦瘦却又差不多的男人。
  水芬本来可以把她平凡的命运进行到底的。已经有一两家的女长辈借着嗑闲话的机会探听过水芬妈的口气了;还有,三组杨才康的妈妈只要一出现,动不动就把眼珠盯在水芬身上,带着相当程度的考察意味。这几户人家还在权衡,还在考虑,等到时机成熟了就会委派一个中间人身份的婆子媳妇前来提亲。过不了多久,水芬后半生的情形也就大致定下来了:她那爱吃酱肉就白干的丈夫,她那天天相互拌嘴怄气的公公婆婆,她那拖着长鼻涕要糖吃的男娃或女子……都会从模糊中一点一点走到青天白日下。谁不是这么过过来的?
  水芬是认命的。
  有一年外出打工的屠广福为省路费没回家过年,托人带回了几斤孔雀蓝的毛线——也真是会动心思,自家三个女儿,直接送衣服吧,只送一件的话,送谁呢?比着任何一个的身材买都会让另两个有想法,送三件又花费大了点,干脆送毛线,囫囫囵囵的,好像每个人都沾点情分似的。屠广福的女人倒是利索,拿着毛线毫不含糊地给大女儿打了件毛衣。倒不是她格外心疼水英,而是家里的传统历来如此,大的穿了二的穿,二的穿了三的穿,这样才算物尽其用,丝毫不浪费。还剩一点毛线,她给男人织了双毛线袜子,又给强烈抗议的水芹织了双手套。织手套已经很勉强了,左手有三个手指头是拿另一种颜色的旧线补上去的,看上去非常显眼。水芹很生气,把手套扔给水英:“你戴!你戴!家里啥玩艺儿不是你先用?”引起了一场不小的纠纷。
  风波过去以后,有一天水芬打扫屋子,扫出角落里扔下的一双手套,带三个另类的手指头的。她捡起来,就着昏黯的光线看了又看,忽然有种别样的亲切,那三根手指头像伸出来,挠她的心。她把手套掸掸灰,戴上了。水芬看看戴上手套的手,这双手好像文雅了许多,没有那么粗糙了。她把手捂在脸上,感觉到毛线特有的痒痒的温暖。她只有躲在这里悄悄地珍爱自己一下。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独自拥有一样崭新的东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